新聞 > 體育 > 正文

拜金中國玩不起足球 一座球場賠3.6億

假設在北京,一塊住宅用地,容積率為3,樓面地價為2萬元/平方米,每平方米的成交價格就高達6萬元。也就是說,一個100×60的標準足球場,造成不能蓋房子的「損失」將達3.6億元。即使是一個面積大約為800平方米的五人制足球場,「損失」也將近5000萬元。

巴西世界盃上,總人口不及北京常住人口的小國荷蘭,正向自己第一個世界冠軍發起衝擊。

當全球的目光都齊聚巴西世界盃時,足球小國中國與馬其頓將會進行一場友誼賽,這是一種諷刺還是一種心酸?中國球迷也許是世界上最容易滿足的人,伴隨著國足的屢戰屢敗,友誼賽時一次小小的勝利也能慰藉人心,當邁進亞洲杯的門檻都步履蹣跚時,無論是罵聲還是嘆息姑且都能算作一份支持,因為哀莫大於心死,其實在球迷的心中,真正渴望的還是在有生之年能夠看著自己的球隊參加世界盃。

人們都能看到羅本、范佩西在世界盃上的風光無限,可誰又知道其背後龐大的草根足球體系靜悄悄地生長。

荷蘭足協發布的數字顯示,荷蘭共有俱樂部超過3300個,其中超過90%都是基於社區的業餘俱樂部,註冊會員則超過了120萬人,也就是說,常住人口1600多萬的「風車之國」,不到15個人就有一個是俱樂部的會員。

在荷蘭,每個業餘足球俱樂部都有可供自己使用的場地,由當地政府超低價甚至免費提供。業餘足球俱樂部一般依託於社區,足球俱樂部已經成為社區共有的大家庭。

荷蘭可以沒有「無冕之王」的頭銜,但卻不能沒有帶給人快樂、堅韌和團結的足球運動。

不僅僅是荷蘭,在巴西的里約熱內盧、薩爾瓦多和福塔拉斯等沿海城市最好的地段,隨處可見沙灘足球場,到處都是光著腳踢球的孩子;在土地價格號稱世界最貴的東京,河流穿城而過,兩岸數百米內沒有建築,一片片棒球場和足球場對外免費開放。

這個世界上,足球不僅僅是世界盃,甚至絕大部分時候與世界盃無關,而是強健體魄的運動、砥礪性格的岩石、鄰裡間培養感情的遊戲……這才是世界第一運動的真實涵義。

小區有片足球場,家長們每個周末都能聚在周圍看自己的孩子們在鸀地上奔跑,這樣的畫面美得不敢想像,但它的奢侈更超乎想像。

假設在北京,一塊住宅用地,容積率為3,樓面地價為2萬元/平方米,每平方米的成交價格就高達6萬元。也就是說,一個100×60的標準足球場,造成不能蓋房子的「損失」將達3.6億元。即使是一個面積大約為800平方米的五人制足球場,「損失」也將近5000萬元,更別說價格更加離譜的江景房和海景房了。就是在地價為北京十分之一的小城市,一個足球場也足以造成上千萬元的「損失」。

別說足球場,不少城市的社區,配套全民健身設施的規定也成為一紙空文。很多樓盤在竣工時建一塊籃球場,過幾個月就改頭換面變成停車場。體育部門苦不堪言:沒有實際執法權,對此毫無辦法。長此以往,「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便成為了中國城市社區的常態。

吃著薯條喝著可樂啤酒看著別人世界盃的我們總是激情澎湃,但轉身下樓就迷失在了鋼筋混凝土森林中。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