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小舟:特警入「全能神」凸顯中共信仰崩潰和法治式微

2014年7月14日,新浪網刊出《27歲警察傳播邪教全能神獲刑3年》新聞。大致內容是,佛山27歲的公安特警支隊警察葉某某,自2012年12月起,積极參加“全能神”,並向他人傳播“全能神”教。2013年6月,葉某某被抓獲,最終,葉某某獲刑3年。

雖然中共官方已將“全能神”定為邪教,然而,鑒於中共一向為維持一黨專制而不遺餘力、不擇手段地打壓異己,鑒於很多信仰團體的成員皆被中共冠以“邪教”之罪投入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鑒於世界很多宗教界人士、學者認為“邪教”之說具有很大的主觀性,鑒於筆者沒有關於全能神的可靠資料,故而在文中不以“邪教”稱之。

上述新聞報道中,特意點出了“葉某某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雖未明示,但言外之意顯然是,公務人員更不應參與“全能神”。在此,姑且假設“全能神”是邪教,那麼,警察等公務人員信仰和參與的是中共口中的“宗教”,結局會如何呢?

中共歷來確實宣稱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中共假人民之名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筆者又逐條查詢了自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裡面確實亦無關於公務員不可信仰宗教的規定。

如此說來,如果該警察信仰和參與的是宗教,就應平安無事了。然而,一些業已公之於眾的案例卻證明了,公務員信仰和參與宗教的結果,比信仰和參與所謂“邪教”的結果好不了多少。

2011年10月27日,天涯有貼《剛得知因為我有宗教信仰,竟在公務員公示環節被除名了》。該貼大體內容是,樓主系一畢業兩年的大學生,工作一直不穩,遂將希望寄於公務員考試,以實現從警夢想。在考了兩年、失敗多次後,終於通過了本市的公務員考試,考取了市區的警察職位。為了通過體檢,還特意做了治療近視的手術。孰料名單公示後,發現名落孫山。樓主失望至極,開始電詢、面詢,欲知究竟。最後,問到市局,一政治科副主任告訴樓主,因樓主信仰基督教,“走錯了路了”,故而領導開會,在沒有通知樓主的情況下,決定將樓主除名。樓主最後聲明“我要崩潰了”。(參見http://bbs.tianya.cn/post-free-2306345-1.shtml)

在“110法律諮詢”(www.110.com)亦有類似於此的問題:“新疆的一些地方政府規定教師和公務人員不能信仰宗教的規定是否與憲法相抵觸?”此問題發佈於2013年3月23日,但迄今為止沒有回答。(參見http://www.110.com/ask/problem/1499994/)

可佐證以上問題的,是大紀元2012年3月23日報道《不信教不進清真寺新疆公職人員要簽保證書》,“中國多家媒體援引新疆庫爾勒市教育局下屬網站發布的消息說,3月中旬,教育局組織召開老幹部會議,要求大家學習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2012年維穩工作講話,並簽署《不參加宗教活動承諾書》。美國之音記者查證,庫爾勒市教育資訊資源網目前已經刪除了這條消息,不過此前這則消息已被多家網站轉載。”

以及:“2月底,新疆伊犁州農機監理總站也組織全體工作人員簽訂了《國家公職人員杜絕信仰宗教承諾書》,保證不信教、不傳教、不參加宗教活動、不穿宗教服飾。同時,伊犁州地稅局也在網站上發布消息稱,堅決杜絕機關幹部職工中的信教問題。公職人員信教者,經教育無效,將按規定停止工作、停發工資,直至開除公職。”

以上案例是否能證明,禁止警察等公務人員信仰和參與宗教活動是違法行為?且慢,讓我們再看一條規定,再作結論也不遲。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所發布的第53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令》,於2000年6月1日發布施行的《公安機關人警察察內務條令》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不得參加宗教、迷信活動”。(參見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1/content_61327.htm)

“不得參加宗教、迷信活動”,雖然沒有直言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宗教信仰的相關規定,但篤信一種宗教,遲早要參與相關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如果公務人員所從事的宗教活動是相關法律法規所准許的,就不應該被禁止。由此可見,《公安機關人警察察內務條令》第十七條第二款系違憲規定。

雖然《公安機關人警察察內務條令》第十七條第二款違憲,但依舊在施行。這樣,警察系統面對迥然相異的兩部法規之際,便自然產生了“選擇性執法”。據此而論,上述所陳的因信仰基督教、考取警察後被除名的案例,也不能說官長們沒有依據。

加上新疆一些地方政府規定教師和公務人員不能信教之案例,這樣,關於公務人員信教的相悖法律更多,“選擇性執法”空間更大。在執行的過程中,縱然絕無私心貪念,最終的結果也很難服人。因為原始依據本身就是矛盾的。

這種法出多門、令悖於憲的情況,不惟存於諸如警察、教師之類的公務員領域。由於中共獨尊無神論,堅持黨主宗教,“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並堅持黨主司法,因此,對於黨員信教問題,動輒祭出“黨紀國法”的大棒進行打壓,並對吸引黨員的宗教團體施行嚴控。百度一下,關於共產黨員不能信教的文章多不可數,發文者多為中共各級黨官、黨員。

據中共中央組織部《關於妥善解決共產黨員信仰宗教問題的通知》,“共產黨員是工人階級的有共產主義覺悟的先鋒戰士,是無神論者,只能信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參加宗教活動”,對信教黨員的處理,雖有區別處理之規定,但所給選項皆為“非此即彼”“或去或留”。中共中央統戰部亦有《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的規定》。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關於宗教信仰的規定在面對信教黨員之際往往淪為空文,黨員因信教而被開除、受打壓的案例,不勝枚舉。

這樣看來,針對宗教信仰問題,雖然國有國法,但黨有黨紀,部有部規,再加上地方規定,法出多門,令悖於憲,究竟以何是從?面對這樣的情況,油滑的中共官僚們早已把握了唯一準繩,那就是“跟黨走”,一切唯黨命是從,揣摩著黨首的好惡行事,必然不會有失,盡得上意。這樣一來,雖曰法治,實為人治,乏規可循,某時某地,甚至無法無天,無理與蠻橫並行,淫威和貪酷同施,大陸宗教領域遂無寧日,信仰遭摧,打壓無止。

然而,飽受中共打壓的宗教力量和有神論群體卻一直在壯大。據大陸官方調查,中國目前有3億人信教,縣處級公務員一半以上相信“迷信”。

包括黨政官員在內的中共官員以公款看風水之類事實,已成廣為人知。2009年6月6日,南方網有報道《黨員迷信風水,共產主義信仰在哪裡》,2011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有評論《黨的幹部熱衷“風水”要不得》,2013年12月20日,長城網有評論《黨員幹部“選風水”帶來黨內壞風氣》。

2011年12月,中共喉舌《求是》發表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朱維群文《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其中寫道,“近年來,隨著社會上信仰宗教的人增多和對宗教認識的日益多樣,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共產黨員參與宗教活動、與宗教界人士建立密切私人關係的現象逐漸增多,有的黨員實際上成為宗教信徒。”2014年5月24日,搜狐網有報道《浙江泰順組織黨員幹部簽不信教承諾書》……

宗教信仰群體和有神論擁躉在中共打壓下不斷壯大,是中共意識形態行將崩潰的重要標誌,是中共數十年來專制獨裁、無法無天、自相矛盾、自欺欺人、反覆無常、倒行逆施、殘民以逞、損不足以奉有餘的必然結果,是中共政權愈發不得人心的有力佐證,也為民主自由觀念的傳播創造了一定條件,如,有些基督教信仰者,同時也是堅定的民主人士。如今,民主、憲政也逐漸成為愈來愈多的覺醒者的信仰,不少覺醒者在博客上明確表示自己的信仰是“民主”。

當自主選擇精神寄託、人生信仰成為時代潮流之時,自由意識便逐漸上升,權利觀念便逐漸堅實,專制便漸成眾矢之的。此時此境,若仍罔顧天下大勢,頑固堅持專制,必更為民眾唾棄,法治將愈趨式微,即便為所謂“中國夢”炮製千種說辭,即便為專制理論飾以孔孟之道,即便打虎萬千,也枉費心機,註定徒勞,必歸失敗,終將被民主大潮席捲而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