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在京乞討老人月匯萬元回家 幫親屬治病供子孫上學

中秋節後,乞討老人蹲在郵局大廳內清點成堆的零鈔。據知情者稱,老人月均匯款萬元左右。網友供圖

北京西站候車大廳內,69歲的李玉玲跪著前行,磕頭乞討,額頭和膝蓋磨出厚厚一層繭子。前不久,一則“乞討者月匯萬元回家”的微博使他備受關注。他向媒體表示,行乞所得沒那麼多,匯錢回家是為了給家人治病和供孫子上學。

昨天,《法制晚報》記者來到其老家江蘇睢寧探訪,家人第一次看到老人乞討的照片,心酸不已。“如果不是他乞討,我早就沒命了。”患肺病的三哥李玉海濕了眼眶。

李玉玲的孫子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學費是爺爺這樣掙來的,心裡很難受,“我就要工作了,希望爺爺能回來,享幾年福”。

他家啥樣

低矮磚房三間三哥患病寄居家中

李玉玲的家位於江蘇睢寧西部一處村莊內,約100平米的院子里蓋有三間低矮磚房,門廳後零散地堆放著塑料瓶等雜物。家中的電器僅有電視機和洗衣機。

昨天正午時分,李玉玲的老伴白翠花和81歲的三哥李玉海坐在桌前吃午飯—青椒炒土豆絲、白菜炒粉條,主食是大餅和紅薯稀飯。

現年81歲的李玉海介紹,自己兄弟姐妹一共7人,兩個哥哥已經去世。排行老三的他由於患有肺囊腫,且自40年前離婚,至今單身沒有兒女,便和老六李玉玲一家相依為命。

兒女生活尚可三哥每月藥費兩千

午飯過後,李玉海便騎車來到村衛生室輸液。家中的幾份檢測報告顯示,他患有多年的肺囊腫。衛生室焦醫生跟他熟識,“老病號,每月至少一半時間要輸液”。焦醫生說,即便有農村合作醫療報銷,李玉海每月看病吃藥也得花兩千元左右。

李玉玲和白翠花的收入全靠家中的四五畝地,兩兒一女均已成家。大兒子李順和媳婦在村裡開小副食商店,種地養奶牛,五年前蓋了二層小樓,小兒子則在徐州跑出租。“生活一般化,倒是不缺吃喝。”李順這樣描述自己和弟弟家的經濟狀況。

為何乞討

自認是頂樑柱幫三哥治病供孫子上學

李玉玲如何萌生進京行乞的念頭?時至今日,老伴、兒子都說不清。

李玉海和白翠花介紹,家裡窮,李玉玲是兄弟姐妹中唯一讀書讀到二年級的人。

年輕時,他曾在公社一個傢具廠幫人刷黑板,可兩三年後傢具廠便倒閉了,他轉而在家務農,空閑時在徐州、睢寧幫人扛大包干體力活兒。

因為他沒有文化人又老實,總是被欺負,精神從此受到刺激,“經常說著說著就糊塗了。”白翠花說。

大約七八年前,李玉玲突然決定外出乞討。臨走前他向李玉海道別:“我出去要點錢給你看病,不要找我,我游到哪兒是哪兒。”

“我都這麼大年齡了,死了也就死了。”李玉海曾試圖勸住弟弟李玉玲,但他態度堅決。

考慮到弟弟已年過六旬,三年前李玉海再度勸弟弟回家。但李玉玲說:“我不幹,就看著你死嗎?多討一天錢,咱哥倆就多見一天面。”“如果不是他乞討的話,我早就沒命了。”李玉海說著,不禁濕了眼眶。

李玉玲的孫子李強(化名)24歲,剛從大連一所大學畢業,學成人教育的兩年多時間裡,各項開支達到了八九萬元。這其中就有部分來自李玉玲的幫助。

“爺爺始終覺得自己是家裡的頂樑柱,就盼著自己的孫子能上好學,結婚什麼的他也要出錢。”李強表示,這種觀念已在老人心中根深蒂固。

不聽勸很固執已習慣在外乞討生活

五六年前,李玉玲開始寄錢回家,多則兩三千,少則三五百,時間上沒有規律,通常一年會寄三五次。“他是能討點錢,但絕不像網上說的那麼多。”李順說。

李玉玲在京乞討並非一帆風順。李順記得,李玉玲去年被人潑了開水之類的東西,頭部和面部都褪了一層皮,在家休養了一個月。

“你去討那兩個錢不容易,我們又不缺那兩個錢,回頭再把命搭上,就不值當了。”李順為此勸父親。但李玉玲不聽,養好傷不聲不響又走了。

在大兒子看來,老人固執,或與其當年精神受到刺激有關。

在京行乞時,李玉玲從不和家人聯繫,因為他既沒有手機,也不會打電話。他也經常回家,想家了,最多三個月肯定回來一趟。”白翠花說,每次回來,李玉玲就在家裡待上個把月,而後繼續外出乞討。

在京乞討七八年,已讓李玉玲習慣了漂泊。李玉玲在京乞討期間,《法制晚報》記者看到他經常穿梭於肯德基等快餐店,撿食別人剩下的食物。

“他現在已經不習慣在家裡的生活了,在家待上十來天就得走,說家裡的飯沒有北京撿的剩飯好吃。”李玉海說。

家人心聲

看其照片兒孫哽咽

希望老人回家享福

提起李玉玲為家庭的付出,同村村民都紛紛交口稱讚。他們只知道李玉玲在外“掙錢”,至於具體幹什麼,並不知情。“李玉玲是個老實人,這麼老了還出去給他三哥掙葯錢,真仗義。”村民李合珍豎起了大拇指。

村主任呂傳文表示:“之前只知道李玉玲在北京幹活,但大家都不知道他具體幹什麼,只知道他給哥哥出錢治病。”

家人雖然知道李玉玲在京乞討,但看到《法制晚報》記者手機里的李玉玲的照片時,他們才首次看到老人在京的狀況。

看到照片中李玉玲因長時間跪地磕頭,額頭和雙膝已磨得發黑,長出厚厚一層繭子,兒子李順瞬間哽咽了。

李強看到爺爺行乞的照片後,低頭眉頭緊鎖:“爺爺在家時常來找我聊天,還說你一定要有出息,但是他從來不跟我講在北京乞討的事。”他說,“看到照片才知道自己的一部分學費是爺爺這樣掙來的,心裡很難受。”

“如果見到爺爺,請轉告他,說孫子讓他回來,然後給他娶個孫媳婦。”李強表示,自己即將工作了,現在只想讓爺爺回來,享幾年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法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