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赫敏」在聯合國演講 招募10億男性支持者 組圖




  美國當地時間9月20日,艾瑪·沃特森在聯合國為「他為她」(HeforShe)活動發表演講。

 

  「男人和女人都有多愁善感的自由,也都有讓自己強大的自由。是時候不把兩性當作兩極,亦是時候停止用我們的缺失定義我們,而是用我們真正的自我來定義彼此。這樣,我們才會更加自由。」當地時間2014年9月20日,艾瑪·沃特森出席聯合國婦女署「HeForShe」會議時如是說道。

  

 

  當地時間2014年9月20日,美國紐約,艾瑪·沃特森(左)出席聯合國婦女署「HeForShe」會議。東方IC圖

        

  《哈利·波特》中的「赫敏」艾瑪·沃特森戲裡戲外都是學霸,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今年剛剛從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學畢業的她,在6個月前被聯合國婦女署任命為「親善大使」。美國當地時間9月20日,艾瑪•沃爾森在聯合國主導了一個名為「他為她」(HeforShe)的活動,還在聯合國總部的講台上,展示了她的辭采和演講才華。

  「他為她」的目標之一是在未來的十二個月里募集十億個男性支持者,為爭取兩性平等做出努力。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第一個把自己的名字加入男性支持者行列的男人。 

  

 

  美國當地時間9月20日,艾瑪·沃爾森在聯合國總部的講台上發表演講,展示了她的辭采和演講才華。      

  

  

          

  艾瑪演講全文:

  今天我們在這裡發起了「他為她」的活動。我需要你們的幫助,因為我們需要募集到足夠多的男性支持者,以改變一些事實。我們不僅是說說而已,而是希望做出改變。在6個月前我被聯合國婦女署任命為「親善大使」。

  為女性主義說得越多,我就越意識到在很多人的理解中,女權即意味著「憎恨男人」,這個觀念必須被改變。女權的意思是男人和女人擁有同樣的權利和機會。這是基於政治、經濟、及社會的兩性平等而來的理論。

  我8歲的時候,他們說我太要強愛拿主意,因為我試圖主導一部演給我們父母看的劇。我14歲的時候,被一些媒體賦予了性感的意味。15歲的時候,我的一些女性朋友們退出了體育團體,因為她們不想顯得男性化。到了18歲,我的男性朋友們已經很難表達他們的感受。

  我是一個女權主義者。然而最近的調查讓我發現,原來「女性主義」已經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詞。女人們不想被貼上這個標籤。很顯然,它被賦予了太過強大、激進、孤立、反男人,甚至沒有吸引力等含義。

  為什麼這個詞會讓人如此不舒服?我覺得我應該和男人同工同酬,我覺得我應該對自己的身體有決定權,我覺得女性應該代表自己參與會影響自己生活的政治決議,我覺得女性應該在社會中受到和男性同樣的尊敬。

  然而很遺憾,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女性能夠得到所有上述權利,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誇口做到男女平等,這些權利本是基本人權,我卻成為少數能夠享有的幸運兒。

  我很幸運,因為父母從未因為我是他們的女兒而少愛我一點。我的學校也並未因為我的性別而對我有所限制。我的導師們也並未低估我未來的發展,只因為我有一天會成為一個母親。這些是致力於兩性平等的先驅們為我做的。他們也許並不自知,不過他們確實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人。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人。

  如果你仍然憎恨這個詞,我要告訴你,這個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理念。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我所享有的權利。事實上,和我一樣幸運的女性非常少。

  1997年,希拉里·柯林頓在北京作了一次著名的關於女性權利的演講。悲哀的是,她想改變的很多事情至今仍然如舊。最讓我觸動的是,當年的聽眾中只有不到30%的男性。如果我們希望改變現狀,怎能只在「半邊天」努力?

  男人們,我正式對你們提出邀請。兩性平等也是你們的事,因為在今天,我發現父親的價值正被整個社會低估,也眼見年輕男人遭受精神疾病,卻因為怕被視為「不夠男人」而不敢求助。事實上,在英國,自殺是20-49歲之間男性的最大致命原因。我見過男性成功背後的脆弱和不安全感。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女性有男性所沒有的權利(表達情感和求助的權利)。

  這個話題我們不常說起,但是我知道它存在。如果男人們能夠逃出這個牢籠,女性的情況自然會發生變化。如果男人們不用以激進的方式尋求社會的認同,女性也就不用變得順從;如果男人們不想掌控一切,女性就不會被掌控。

  男人和女人都有多愁善感的自由,也都有讓自己強大的自由。是時候不把兩性當作兩極,亦是時候停止用我們的缺失定義我們,而是用我們真正的自我來定義彼此。這樣,我們才會更加自由,而這正是「他為她」的主旨。是的,我們的運動是關於自由。我希望男人們能夠站在我們這一邊,以讓他們的女兒、姐妹、母親能夠免於不公,他們的兒子能夠擁有脆弱的權利。這樣,男人們才能更真實,亦更完整。

  你們可能會想,這個演過《哈利·波特》的女孩是誰?她在聯合國做什麼?我也問過自己同樣的問題。答案就是:我在意這個問題,希望情況能有所改善。我看到了不足,被賦予這個機會,於是認為我有責任去說些什麼。愛爾蘭政治家埃德蒙·伯克曾說過:「邪惡佔上風的唯一可能就是善良的男女不發一言。」

  在我為這次演講緊張和猶豫的時候,我堅定地告訴自己:如果不是我,誰會來做這件事?如果不是現在,將是何時?如果你對機遇猶豫,我希望這些話能夠有用。因為事實就是,如果你什麼都不做,75年甚至100年後,同工同酬才有可能,1550萬女孩將在16歲以下成為新娘,2086年所有的非洲農村女孩才有機會接受中等教育。

  如果你相信平等,你最起碼是一個最漫不經心的女性主義者,我為你鼓掌。我們必須為一個團結的世界努力。好消息就是,我們有一個平台,這就是「他為她」。我邀請你們上前一步讓我看見。我問自己:如果不是我,將會是誰?如果不是現在,又將是何時?謝謝你們。       

  

 

  

 

  2014年9月17日,艾瑪·沃特森曾前往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在聯合國婦女署召開的議會上發表為女性爭取權力的相關演講。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澎湃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