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原天津公安局長武長順落馬抄家被曝光

——公安局長武長順的津門生意

武長順任天津市交管局局長之初,正值“全民從商”,天津的公安系統開辦了多家公司,成為權力者肆意設權變現的通途

資料圖: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圖片來源網路

【財新網】(記者王和岩)寧靜的津門近來頗不寧靜。自原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長兼黨委書記武長順7月20日被中央紀委宣布立案調查,九河下梢的天津衛,貌似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涌動。

植根公安系統44年,執掌一方治安11年,在天津政法界,武長順樹大根深。據財新記者初步了解,武長順涉嫌利用公安交管系統下設企業,在交通道路設施招標、採購,如路障、護欄、信號燈等,以及機動車檢測、駕駛員年檢等環節,非法謀取巨額財產。

財新記者獲悉,7月18日,周五,新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趙飛從武漢調任,60歲生日已經過去半年的武長順結束44年的警界生涯。據說,當時有關領導代表組織對武長順的評價頗高,“武長順一度熱淚盈眶”。

津門消息靈通人士稱,武長順太大意了。7月16日,即宣布免去公安局長職務的前兩天,趙飛從武漢空降過來,被任命為公安局黨委書記,武長順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長期以來,武長順在天津公安局是局長、書記一肩挑,“突然宣布免去書記一職,武長順還真以為僅僅是給他配了個書記,沒想到兩天就把局長也頂了,再兩天就給抓了”。

武長順是7月19日或20日被有關部門帶走。20日下午,中央紀委官方網站公布武長順接受組織調查。就在20日上午9時許,一行不速之客來到天津市體育館附近的一座小區,搜查了武長順女兒的住宅。搜查持續整整一天,抄出的物品裝了兩大貨車。

武長順位於寧發陽光花園和晨熙小區的兩套房屋,已遭查封。

武長順被查,應與中央巡視組巡視有關。7月8日,中央第五巡視組組長王明方、副組長賀家鐵向天津市委書記反饋巡視中發現的問題。9日,巡視組向天津領導班子反饋。

王明方指出,巡視中幹部群眾也反映了一些問題,主要是: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方面,國有企業大案要案頻發,城市建設領域腐敗問題突出,農村基層腐敗不容輕視,“一把手”違法違紀案件多危害大;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落實不夠到位,存在以紀委履行監督責任代替黨委主體責任現象,在一些領域缺乏有效監督手段。同時,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有關部門處理。

前述問題中,“一把手”違法違紀案件多危害大的說法引人關注。7月13日,武長順最後一次出現在公開報道中。15日,天津市委召開常委會議,研究部署對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的整改落實工作。20日,中紀委網站宣布武長順被查。

有天津特色的駕駛員和機動車“戶口”

60歲的武長順,天津河東區大直沽人。1968年,武長順從天津第82中學初中畢業,即進入天津市警察學校。兩年後,16歲的武長順被分配至天津市公安局交警大隊,之後44年,武長順從未離開公安系統。

平民子弟出身的武長順從底層起步,一步步攀升到天津市警界首長,其44年的公安生涯,有兩個11年引人關註:1992年6月至2003年2月,武長順擔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局長;2003年2月至2014年7月,任市公安局局長。

武長順任天津市交管局局長之初,正值鄧小平南巡講話,彼時全國政府機關、公檢法系統,甚至包括軍隊,紛紛涉足商海。天津的公安系統也不例外,開辦了多家公司。

天津市公安交管局,負責交通道路安全及其設施的維護,縱覽其所轄眾多企業的主營業務,從石油各類商品及物資銷售,塑料製品加工,到安全技術防範工程設計、施工、維修;從證卡製作,到石油管道設備清洗,以及停車服務等,幾十家企業無一例外地體現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行政權力特徵。

直到2009年9月,根據政府機構改革和國有企業整合重組需求,天津公安系統所屬48家企業才變更了工商登記,由天津市國資委出資,承擔保值增值的責任。

這些企業中,有一家協會和兩家企業被天津市公安系統的人士指稱是武長順等人斂財的主要工具。

成立於1993年5月的天津市機動車駕駛員協會(下稱駕協),其營業範圍包括學習法規、技術交流、維護車質、諮詢服務等,宗旨是貫徹國家“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的方針,積極開展交通安全教育和學術交流活動,堅持理論聯繫實際,互幫互助,共學共勉,為天津市駕駛員隊伍道德品質和技術水平乃至整體素質的不斷提高而努力。據天津市駕協的一份宣傳文章稱,天津市有機動車約120萬輛,駕駛員近170萬人。該文認為,私有車輛駕駛人得不到經常性教育管理,是交通事故持續高發的主因之一。而駕協誕生後,通過對駕駛員的教育學習,交通事故逐年下降。文章說,“駕協發展壯大的過程,正是交通事故發生率和事故死亡率逐年下降的過程”。並稱,駕協已擁有會員140萬人,是天津最大的社會團體之一。

與駕協的自我評價截然相反,天津本地機動車駕駛員對駕協多有抱怨。貨車司機侯永順在網上吐槽,每年驗證交體檢表,工作人員都要收取駕協的會費,還得買武長順編著的書籍。

不止一位私家車司機對財新記者說,交管局還要求每個駕駛員必須要有掛靠單位,必須加入駕協,“否則沒法上路”。因此,他還必須要找一家中介公司進行駕駛證和機動車落戶。

《中國青年報》2006年曾有報道顯示,在天津考駕照要交50元的磁卡錢,沒有它不能辦理駕駛證的落戶手續,不能按照規定年檢、換證;駕駛員被要求加入駕協,每年也要交納20元錢的會費。除拿到駕駛證的人需要落戶到中介機構,車輛也被要求找單位掛靠,找不到掛靠單位的車輛,就要到中介機構落戶,代價是每年要交管理費。駕駛證落戶中介公司的行價是每年120元(含會費),機動車落戶的管理費是每年200元。“當時出現了許多專做機動車和駕駛證掛靠的公司。”一位津門駕駛員說。

天津市駕協1993年成立,正是武長順走馬上任天津市交管局局長之初,駕協的法人代表、會長正是武長順。1994年,《天津市道路交通安全責任制暫行規定》出台,其中明確,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可以確定對各區、縣年度交通違章、交通事故控制指標;區、縣公安交通管理機關可確定本行政區域內各單位的年度控制指標,同時,單位的法人代表全面負責本單位安全責任制的組織實施,實行目標管理,逐級落實。這就是有天津特色的駕駛員和車輛“戶口”的由來。為機動車、駕駛員提供“道路交通安全責任制”掛靠服務的落戶中介公司,也應運而生。

之後的1999年,天津市交管局提高了掛靠單位門檻,並專門設立了自己的掛靠公司——天津市通達汽車服務有限公司。這家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的“三產公司”被諸多中介公司視作“與民爭利”“肥水不流外人田”。天津市奕友公司曾以行政處罰違法將天津市交管局告上法庭。2006年,該公司的一份行政複議申請書稱,天津市100多萬機動車駕駛員,據此駕協每年會費收入高達兩三千萬元。

而每輛機動車每年在中介服務公司“落戶”最低收費120元,每名駕駛員每年“落戶”最低的費用是60元。加上幾十萬輛機動車掛靠,每年有上億元經濟利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財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