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日本「孤注一擲」:中國面臨貨幣戰爭

日本央行上周五意外擴大寬鬆規模,日元創下近七年新低,致使中國寬鬆壓力陡增。

Marketwatch專欄作家CraigStephen指出,日本此時擴大寬鬆,讓中國尤為頭痛。因為中國面臨著熱錢外流,同時又要避免資本帳戶開放受衝擊。而且,人民幣匯率是有管制地盯住美元的,更放大了問題。

儘管中共當局一再表示,貨幣政策將「保持定力」,不推強刺激,同時推進市場化改革。但是日本「以鄰為壑」的做法仍然會給中國帶來實施更加寬鬆貨幣政策的壓力。

日本央行上周五意外擴大刺激規模,日元一路下挫創近7年新低。這意味著,自2012年末以來,人民幣對日元已經累積升值近1/3。

20141102_NKY3

(人民幣匯率)

QQE擴大威脅中國

日元貶值的背後,是中國與日本之間在貿易上日趨激烈的競爭。

滙豐銀行的報告顯示,中國與日本在19條製造業產品線上有著競爭關係,並且這一數量還在增長。日本索尼公司此前已表示,考慮將離岸產品線撤回日本。

此外,中國正在逐步推進資本帳戶全面開放。Stephen指出,日本擴大QQE規模對中國的另一大威脅在於,加速中國資本流出,衝擊中國資本帳戶開放進程

今天的中國面臨著熱錢流出和如何管理(企業)外債的問題。

三季度,中國外匯存底大幅縮水近1000億美元。對於任何可能加劇這種趨勢的外部衝擊,中共當局將密切關注。Stephen認為,日本擴大寬鬆可能就會引發外部衝擊。如果資本持續外流,中共當局必須決定是捍衛匯率並收緊貨幣供給,還是任由人民幣匯率下跌。

然而,收緊貨幣供給來防止資本外流並不符合當前中國的經濟形勢。

對於市場廣泛期待的中國央行降息以刺激經濟,Stephen認為並不可取。因為中國銀行業存款正在流失,而存款流失會加劇市場擔憂——中國信貸環境將進一步惡化。在這樣的背景下,銀行希望通過加息來避免存款進一步流失。

三季度中國16家上市銀行存款餘額環比大降近2%,存款加速流失成為銀行業最頭疼的難題:

早在今年中報時,銀行存款增長乏力已現端倪。到了三季報時,銀行存款增長几乎「全線失守」,除了平安、寧波、浦發、民生、招商、南京等銀行,其餘9家上市銀行的存款餘額較上年末的增速都只有個位數。而交通銀行三季末的存款餘額,較上年末甚至是「負成長」。

引導人民幣貶值?

於是,讓人民幣貶值對於中國決策者來說更具吸引力。

然而,人民幣貶值同樣伴隨風險,因為自2010年以來中國企業海外發債量大增(5年增長27倍),其中很多都是通過香港發行的。人民幣貶值意味著企業以美元支付的利息和債務成本增加。今年早些時候,美國投行Jefferies的策略師SeanDarby將中資企業增發外債形容為「無形的套利交易」。

最後,Stephen總結稱:

如果中共當局允許經濟增速急劇放緩,這本身就會引起資本外逃,同時加劇信貸緊縮。

因此,決策者可能會選擇加速匯率市場化和資本帳戶開發,或者乾脆逆向行駛——限制資本流動。

與此同時,鑑於美聯儲已於上周退出QE,美元持續走強的預期也會影響中國的貨幣政策選擇。

結果是,中國被迫以某種方式對匯率機製做出改變。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4/1103/466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