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宋代范仲淹的「三光」

范仲淹(網路圖片)

我們知道北宋名臣范仲淹,大多是因了他的那句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他可不是只說說就算了,只有漂亮話,不幹漂亮事,語言的巨人,行動的矮子。那句名言,既是他立身處世的座右銘,也是他為人處事的道德標杆。他因不畏權勢、伸張正義而三被貶謫,被人譽為“三光”的經歷,就是他的這句名言的最好解讀。

詳細情況是這樣的。天聖六年,范仲淹由宰相晏殊舉薦,進入秘閣任校理,負責皇家典籍的校勘和整理,整天不是與皇帝相隨,就是與達官顯貴為伍,無形中被推進了險惡的政治鬥爭漩渦。當他得知宋仁宗已是20歲的人了,但朝中各種軍政要事,卻全憑60多歲的劉太后把持,自己一點權力也沒有。並且還聽說太后選定“冬至”這一天要仁宗率滿朝文武在千點給她叩頭慶壽,便上書力諫劉太后撤簾罷政,還權仁宗。還據理力爭說,太后過生日,是皇帝的家事,扯上文武百官跪拜,豈不亂了後世的體統?為此觸怒了劉太后,被貶至河中府任通判。京城的大小官員成群結隊送他到城外,大家舉杯餞別:“范君此行,極為光耀啊!”

幾年後劉太后去世,宋仁宗把范仲淹召回,任命為“右司諫”,也就是專門評議朝事的言官。然而他屁股還沒有坐熱,“老毛病”又犯了,和皇帝大吵了一架,原因是宋仁宗有了新歡,在時任宰相呂夷簡的挑唆下,想廢掉賢惠正直的郭皇后。呂夷簡等大臣舉雙手贊成,猛拍皇帝馬屁,還振振有詞:既然平民都可以休妻離婚,莊稼漢多收了幾斗糧食還想換老婆,何況一個皇帝?范仲淹卻不識時務,引經據典,擺出一堆大道理,堅決反對仁宗廢后。仁宗煩得受不了,惱羞成怒,一聲令下,把范仲淹貶到睦州。京城官員聞訊,又一次熱熱鬧鬧地來送別,大聲讚揚:“范君此行,愈為光耀!”

又過數年,范仲淹再次被朝廷起用,任命為待制職銜。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沒有接受一點教訓,還是那樣的疾惡如仇,眼裡揉不得沙子,和黑惡勢力不共戴天。范仲淹看到宰相呂夷簡廣開後門,濫用私人,朝中腐敗不堪,便根據詳細調查,繪製了一張“百官圖”,在景佑三年呈給仁宗。他指著圖中開列的眾官調升情況,對宰相用人制度提出尖銳的批評。呂夷簡不甘示弱,反譏范仲淹迂腐。范仲淹便連上四章,論斥呂夷簡狡詐。呂夷簡更誣衊范仲淹勾結朋黨,離間君臣。最後,仁宗還是站在了呂夷簡一邊,奪了范仲淹的待制職銜,貶為饒州知州。士大夫們轟動了,第三次跑來喝餞行酒,嘖嘖稱讚:“范君此行,尤為光耀!”幾起幾落的范仲淹聽罷大笑道:“仲淹前後已是三光了,下次如再送我,請備一隻整羊,作為祭吧!”

“三光”之後,在饒州附近做縣令的詩友梅堯臣,寄了一首《靈烏賦》給他,告誡他說,君在朝中屢次直言,都被當做烏鴉不祥的叫聲,願君此後緘默不語,少管閑事,可保平安,可蔭妻子。剛直不阿的范仲淹立即回答了一首《靈烏賦》,稟復說,不管人們怎樣厭惡烏鴉的啞啞之聲,我卻“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也幸虧有宋一代都能夠遵循不因言事殺大臣的祖訓,仁宗又是個不是太糊塗太刻薄的皇帝,所以,范仲淹雖三次因言獲罪,還都能毫髮未傷,反倒獲得“三光”美譽,那些與他惺惺相惜、飲宴相送的臣僚也都沒受株連。如果想想朱元璋搞文字獄的大開殺戒,想想康熙、雍正、乾隆誅殺知識分子的野蠻殘忍,無怪乎當今很多有識之士都把國力、疆域、武備、外交都等而下之的宋朝稱為古代歷史上最開明的時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