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木然:中共「濫尾」理論導致精神錯亂

如果實際執行中最高權力者的意志得不到貫徹,權力的權威與效率就會受到嚴重影響。

如果從消極意義上說,中國的事,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那就是濫。什麼都濫,政治濫,經濟濫,文化濫,社會濫。濫就是社會機體出現了毛病,甚至出現了癌症。如不抓緊救治,就如同人一樣,就會濫死過去。

文化中的濫,最主要的就是意識形態的濫。意識形態的濫,主要是理論的濫。這種濫,既表現在理論沒有內在一致的邏輯性,也表現在理論本身的不完整。理論不自洽,不完善,自相矛盾。理論體系的發展,沒有內在的銜接性和連貫性。

從「濫尾」樓到「濫尾」新聞,再從「濫尾」新聞到「濫尾」理論,一個比一個壞。「濫尾」樓傷害的是利益,「濫尾」新聞傷害的是事實與價值,「濫尾」理論傷害的是腦子,搞亂了人們的思想。「濫尾」理論使人們的人格分裂、精神變態、言行不一。

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理論的連接是「濫尾」式的連接。馬克思主義理論,本來就是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列寧的先鋒隊理論和城市武裝起義理論是建立在馬克思的理論基礎上,毛澤東理論在此基礎上又加上了農村包圍城市理論。這種理論的核心不是建設新世界而是打碎舊世界,就是在打碎所謂的舊世界之後,列寧和毛澤東建設新世界的思維還是階級鬥爭那一套。他們三個人之間的理論,其實並沒有內在的邏輯一致性,沒有必然的聯繫,其實都是舉著馬克思的大旗販賣自己的私貨而已。同時,他們的理論也都是自相矛盾的,他們所說的無產階級政黨或者無產階級先鋒隊,從實證主義的角度來說並不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其階級基礎也不是純粹的無產階級,中國革命的主體只是農民階級。

鄧小平理論與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的理論也是濫尾式連接。改革開放後,鄧小平理論放棄了階級鬥爭理論,其實質就是放棄了馬克思主義。他從馬克思那裡找的只言片語,只不過是尋找革命的合法性,並通過革命的合法性轉變成建設的合法性,而且這種只言片語也不一定非得從馬克思列寧主義那裡去找,只要看到西方世界的大發展,就可以給中國找到中國如果不發展就自閉於世界的依據。在放棄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時候,鄧小平獨創了他的理論,只是他的理論並不完整,黨的歷史檔也說得很清楚,鄧小平只是初步地比較全面地比較完整地創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鄧小平理論的貢獻主要是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他雖然認識到了政治體制有問題,想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但因當時的國內和國際環境而放棄了政治體制改革,從而也放棄了政治體制改革的理論探索,從而使政治體制改革就此之後一直處於停滯狀態之中。

鄧小平及其之後的理論是權力意志理論,據此可以分別稱之為鄧小平主義、江澤民主義、胡錦濤主義、習近平主義。把這些不同的主義通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連接在一起也是「濫尾」式連接,這種濫尾式連接不可能形成內在統一的理論體系。儘管他們在經濟發展上有較為一致的思路,但他們在治國理念在邏輯起點上就有根本性的不同。有人據此把鄧小平及其以後的理論根據為新權威主義,甚至把鄧小平主義概括為新權威主義的1.0版,習近平主義概括為新權威主義的2.0版,但這並不能改變他們不同的起點邏輯。起點邏輯不同,過程邏輯,結果邏輯也就自然不同。

實際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和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都是對鄧小平經濟思想的繼承,在政治上並沒有什麼獨立的創新。習近平的中國夢思想,也是從市場經濟著眼,強調市場經濟的決定作用。儘管在政治上強調法治、強調依憲治國、強調治理能力與治理水平的現代化,但因剛剛起步,還很難說形成習近平自己的理論體系。沒有形成理論體系,邏輯起點卻不同,這隻能說,每一個理論體系都具有「濫尾」的特點。

問題的關鍵在於,馬克思、列寧、毛澤東是革命的理論,是不可能成為建設的指導理論的,鄧小平之後的理論,是建設的理論,是不能從革命那裡獲得理論繼承性的。把革命與建設的理論放在一起,在邏輯上是說不通的,在實踐中是分裂的。溝通革命理論與建設理論的紐帶是不存在的。如果把革命與建設的理論放在一起,這必然使人們的思想混亂。

由於把不同的自相矛盾的具有濫尾特點的理論放在一個籃子里,導致理論風雲激蕩。比如,左派用毛澤東思想批判改革開放,認為中國是在走資本主義道路。他們通過為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平反的方式反對改革。用重新階級鬥爭、人民民主專政的方式提倡人治、反對法治、反對依憲治國。官員們和既得利益集團通過追求經濟發展、追求GDP的方式反對法治、反對依憲治國。而要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人則把法治和依憲治國當成強有力武器限制公權,保障公民權利,並把追求和落實公民權利化為實際行動,迫使公權退讓在法治的界限內,把公權力關在公民權利的籠子里、憲法的籠子里。

應該說,思想的多元化是好事,是思想自由的表現,是政治文明進步的標誌。不同的思想觀點交鋒,也會讓官員的政治行為保持一種動態的平衡。問題在於,一方面是多樣化的思想,另一方面是最高權力者的意志,如果在實際執行中最高權力者的意志得不到貫徹,那麼權力的權威與效率就會受到嚴重影響。權力要有權威,權力要有效率,就必須在充分吸取不同思想基礎上形成政策,政策必須得到貫徹和落實,必須在貫徹和落實之後得到回饋,這就需要拋棄「濫尾」式的理論,讓權力主義升到前台。

其實救治「濫尾」理論並不難,只需把權力意志明晰化即可。每一個在台上的領導人不必用理論、思想、指示精神以示非平等化,而應該把權力意志直接視為各種不同的如前所述的鄧小平主義、江澤民主義、胡錦濤主義、習近平主義,如同英國的撒切爾主義、美國的里根主義,以示執政地位的平等性。同時把各種治國主義嚴格限制在憲法的框架內,嚴禁主義的泛濫和濫用。這樣,官員也知道如何去想,如何去做,就能做到表裡如一,言行一致。官員們就不會舉著鄧小平理論的大旗,貫徹的卻是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精神這種近似精神變態的做法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