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佔中滿月:回顧與展望

金鐘按:桑普先生是“佔中律師團”成員之一,參與協助處理佔中人士的有關法律問題,也和佔中各方及現場有經常的接觸與觀察。本刊特地請他撰文回答佔中十月五日之後的實況與個人的看法。

一、官方國慶後,挑起港人斗港人,佔中景觀驟變,大勢如何?

答:總體來說,共黨文鬥武斗,暫時尚未得逞,未來必將加劇。

對於香港佔中運動,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至今依然奉行“不妥協、不流血”的方針,導致香港社會對立撕裂,抗命局勢膠著。中共一方面“不妥協”,拒絕撤回或修改八月三十一日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政改框架的決定(2017年特首候選人需提委會過半數提名、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人、提委會維持1200人及四大界別),拒絕重啟政改諮詢,拒絕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拒絕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拒絕讓梁振英下台,亦即不對港人讓步半分;另一方面,中共希望“不流血”,害怕出動香港警察或解決軍謀殺或誤殺香港市民,激化香港、大陸、國際民情輿論驟變,導致政局翻盤,因而暫時極力壓抑住自己的嗜血本性,避免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重演北京八九六四血腥屠城慘案。既不要妥協,也不要流血,於是唯有高舉“反佔中”大旗,開展無限的“文斗”和有限的“武鬥”,煽動群眾斗群眾。

自十月四日至今,以國安部及地下黨指揮的紅幫、黑幫,糾合一眾收錢做事貪婪無知的莽夫愚婦,口稱支持警隊,繫上藍絲帶,多次盡情在各大佔領區衝擊搗亂,拆除路障,指罵挑釁,非禮胸襲,揪打推踢,針對市民,襲擊記者,目中無人,甚至揮舞五星邪旗,綁起紅絲帶,簡直與民為敵。我是佔中律師團一員,曾經在警署深夜協助被捕人士之時,目睹一名年幼小童左手綁滿繃帶,在遭受反佔中人士暴力對待後,前往警署出示驗傷單和報案,令我心裡相當難受。

二、反佔中群起,旺角武鬥,佔中內力有否松馳?

答:畢竟,這些反佔中惡棍不外乎希望達成以下幾個目的:一、移除佔領路障;二、嚇退佔領人士;三、吸引社會輿論支持;四、為政府清場提供借口;五、彰顯反對佔領的民意。然而,這些目標至今完全落空,無一達成,足見共產黨及其奴才既無恥,也無能,只知不斷伸手索要維穩經費。標榜“群眾路線”、擁有“三個自信”的習近平,繼續支付維穩錢財,做著春秋大夢。其實,按照習近平所推崇的“楓橋經驗”,“武鬥”就是“外焦里不熟”,但是習近平完全置若罔聞。現在只見港人正氣不散,堅持佔領,防範搗亂,警惕暴力。港府“維穩”壓力更加大增,部分秉公執法的警察淪為夾心,非但無法脫困,更加作繭自縛。

我預期:共產黨必將加強“武鬥”攻勢,甚至可能不惜在關鍵時刻栽贓嫁禍、潛伏分化。在這一方面,大家千萬不要小看共產黨的暴政膽量和能耐,必須時刻保持高度警惕。畢竟除了加大文斗和武鬥的力度之外,在“不妥協、不流血”的兩大死硬綱領之下,共產黨根本已無良策處理目前困局。

三、怎樣評價官府與學聯的對話?會不會繼續?

答:雙方對話氣氛平和,沒有結果,早在意料之內。不算成功,不算失敗。在目前中共與特區政府寸步不讓的情勢下,除非局勢有變,對話已經停擺。

政府官員與學聯代表之間的首次對話,於十月二十一日在黃竹坑醫專舉行,現場直播。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首先確認學生的三大民主訴求,包括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同時指出政府如不接納,也應提出路線圖及時間表,以解決目前政制爭議,否則佔領行動將會持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否定了這些建議的可行性,但提議建立多方面“意見交流平台”,並且另行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

然而,“民情報告”是個讓步嗎?當然不是。只談民情,不提決定。只交港澳辦,不送人大常委。不重啟政改諮詢,不改變人大決定。君不見民建聯明日之星李慧瓊已經即時公開地指出:“香港民情報告”絕不可能改變人大常委會831決定。這種無實際意義的民情彙報,港府和港共不正是已經天天都在做了嗎?多此一舉,虛晃一招,騙得了誰?莫忘初衷,學聯是要求特區政府向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促使人大常委會修改其原本不適當的831政改框架決定,而不是要求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由港澳辦說聲“知道了”就散場。

更重要的是,政改首步曲必須是由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而不是由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報告,更不是由港澳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任何報告,即可濫竽充數。大家無謂繼續痴心妄想。與其說如今特區政府高官裝聾扮啞,狡猾出招,不如說他們愚昧無知,低估民智。一句到尾:“民情報告”不是讓步,只是虛招,大家不要懷疑是否虛招。把這個“民情報告”建議“袋住先”,與把人大政改框架決定“袋住先”(先接受再說),同樣反智愚昧。

四、官方提出設置“意見交流平台”,用意何在?

答:“意見交流平台”,是政府拖延民主進程和分化公民社會的典型招數。也正是港共集團經常標榜“只要對話、不要對抗”統戰謀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個陷阱。它涉及:民間交流人士如何才會具有民主代表性?交流結果為何足以要求全民接受?官民交流是否將會持續維持公開透明?民間代表成員是否最後會被親共與商界勢力摻雜、稀釋甚至擠壓?目前行政體制、諮詢機制、立法會、區議會是否完全失靈,而有必要另行僭建這個所謂“意見交流平台”?這個平台會否成為“行政吸納政治”的翻版?談判議題為何必須延伸至二○一七年以後的政制發展,反而不集中精神和聚焦討論迫在眉睫的二○一七當年的政制改革?

事實上,這些所謂多方面、多層次、多形式“意見交流平台”在體制內一直都存在,例如立法會、政改諮詢程序等,但已證實無效,因為在當前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下,特區政府對民間主流政改意見完全置若罔聞。況且,面對目前金鐘、旺角、銅鑼灣三區佔領局面,只要有任何一位政府高官願意走進民眾當中,“從群眾中來,從群眾中去”,坦誠聆聽民眾意見,跟民眾互相溝通交流,本身就是最直截了當的“意見交流”,“平台”一直擺在金鐘、旺角、銅鑼灣。舍此不由,徒務空言,言而不行,無勇無信,何德何能?一句到尾:任何額外的“交流平台”既不必要,也不真誠,一切旨在拖延分化,請君入甕,識者切勿中計。總之,在特區政府提出具體妥當的真普選線索之前,佔領人士根本沒有必要跟政府繼續對話,遑論建立所謂平台。

五、佔中方面應對的主張怎樣?

答:我認為是:1、繼續佔領,不設限期;2、不談831人大框架下虛幻和偽裝的“提委會民主化”,不談831人大框架下的政府方案被否決後是否“由政府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3、集中意志,要求特區政府和中共政權交出“修改人大決定、落實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二○一七年公民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二○一六年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才是應由之路。4、是否再跟政府談判、是否再由學生來談判,都是再下一步的問題,不是當前的問題。沒有政府提出上述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足以說服香港公民,佔領人士根本既不應撤退,也不會撤退。

六、社會上很多人看到,佔中方面是否群龍無首?學生和泛民主派是否需要整合?建立一個有影響力的領導機制?現有情況如何?

答:其實,外面有所不知。整合或者組織,早已通過定期“傾偈會”(討論會,從無聯席會議之稱)的形式默默開展,比較低調而已。目前這個會議成員包括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然而,時至今日,他們無從領導、號召、動員、指揮、差遣、調動無組織、自發前來的“多元佔領”的民眾。其中特別是旺角佔領區民眾對他們一直保持距離,甚至頗有反感,自主意識很強。由此可見,“領導”的影響力實在相當有限。

舉個例子。十月二十四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例如由何芝君和韓連山等人組成的保衛香港自由聯盟)五方經過逾三小時討論,戴耀廷宣布“廣場投票”安排。金鐘、旺角和銅鑼灣三佔領區的人都可以投票。投票時間26日及27日兩晚。投票方式是以手機應用程式開展現場電子投票。兩大投票議題分別是:“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的報告必須包括建議人大常委會撤回831決定”,以及“多方平台必須確立2016年立法會選舉要廢除功能組別、2017年特首選舉要有公民提名”。戴耀廷指出:投票目的是要讓佔領人士可以清晰表達立場,向政府施壓,而且重申投票不是退場機制,亦即不是決議佔領人士應否撤離,以正視聽。二十五日,學聯周永康進一步指出:如果在“廣場投票”獲大多數支持,然而特區政府繼續無視民意,不作妥協,那麼就會考慮繞過政府,尋求直接與北京當局對話,把抗命行動升級。

正當箭在弦上之際,二十六日,會議五者發現形勢不妙,驚聞佔領現場許多民眾大多反對“廣場投票”,他們擔心投票人數一旦過少,而且“反佔中大聯盟”新簽名運動簽名人數一旦較多,“示威”恐將變成“示弱”,因而希望暫緩“廣場投票”,甚至在金鐘佔領現場掛起“暫緩公投”的直幡。五團體從善如流,面對不足,鞠躬道歉,公開宣布擱置“廣場投票”。學聯周永康就發動投票決定倉卒再三向公眾道歉,學民思潮黃之鋒也承認投票決定忽略民眾意見,向三區民眾致歉,請求大家原諒。由此可見,他們的胸襟和格局都相當令人感動。不過,這也表示目前的鬆散柔性整合,尚未能跟三區佔領民眾的意志緊密相連。組織實力與民主決策,依然是目前佔中五者共同面對的問題。

七、當佔領區交通阻塞完全排除後,佔中可否長期化?

答:阻塞交通是這次佔領運動或雨傘運動“公民抗命”行動的組成部分。旺角如是,銅鑼灣如是,金鐘也如是。是官方和反佔中的主要攻擊目標。也可以說這是赤手空拳的學生與市民爭民主的必要手段。正如學聯聲明指出,這是為了香港未來和整體利益而採取的正義行動,是必須付出的代價。而且,佔領區目前已經難以排除,也沒有需要完全排除。日後一旦因為某種原因,佔領人士主動撤離或被動清場,只要香港真普選仍未落實或者當局沒有給出合理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只要中共沒有出動解放軍屠殺或者特區政府沒有派遣警察大規模殺人,那麼佔領運動與不合作運動將會朝著長期化、全民化、多輪化、多元化的方向發展,公民抗命將會長期波浪式起伏和持續,本土意識和獨立意識將會不斷壯大,成為中國共產黨和香港特區政府越來越難面對的問題。

八、當局要結束這場運動,有多少選擇?您估計將可能如何結束?

答:一是政治妥協,二是開槍流血,三是奴民衝擊,四是栽贓嫁禍,五是恐嚇動武,六是警察清場。未來如何結束,現在還很難說。依我看來,前兩者的可能性比較低。後四者的可能性雖然比較高,但都會產生兩大副作用:一方面社會撕裂,散播仇恨;另一方面多輪佔中,陸續有來。因此,我相信目前中共高層正在彷徨,躊躇不前,天天聽彙報,晚晚睡不著,想等待時機,但卻不知等待些什麼。如果中共依然不敢讓大屠殺降臨香港,極力避免激化國內與國際局勢大變,那麼就唯有真正的政治妥協一途。這也是支撐著目前佔領人士心目中的堅強信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