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寧海13歲女孩返校後莫名失蹤 曾出現在汽車總站

13歲女孩離家返校後莫名失蹤曾出現在汽車總站

尤依晴,女,今年13歲半,身高162cm,體重170斤,看上去有些胖。離開家時,她身上穿著的是藍灰相間的校服,還背著一個雙肩包,上面是米色的,下面是藍色的。

25日微博、微信上,一則尋人啟事在瘋轉:寧海一個13歲的小女孩在上學途中失蹤,已整整2天了,仍然沒有消息。小女孩的家人求助社會,希望有好心的知情人能提供線索。

錢江晚報記者撥打了尋人啟事中的電話,接電話的尤小姐,是走失小女孩的姑姑。聯繫上時,他們一家正趕往派出所,希望能通過監控錄像找到小晴的蹤跡。

尤小姐說,小晴在11月23日下午5點離開家後,再也沒回來,也沒和他們有過聯繫,家人現在都急死了。

消失:

13歲小女孩莫名失蹤

只在電腦上留下一句,“媽媽我走了你保重”

小晴的姑姑,尤小姐向記者提供了小晴的個人信息:

尤依晴,女,今年13歲半,身高162cm,體重170斤,看上去有些胖。離開家時,她身上穿著的是藍灰相間的校服,還背著一個雙肩包,上面是米色的,下面是藍色的。

在尤小姐眼裡,侄女小晴是一個典型的乖乖女。

“小晴,是家裡的驕傲。去年還考上了寧海中學風華學院,全家人都很高興。”尤小姐說。

寧海中學是當地一所數一數二的學校,學校的要求很嚴,要上夜自習,所以那天儘管是周末,小晴還是要去學校上課。不過,他們家離學校很近,騎自行車只要5分鐘,小晴一直都是一個人騎車上學的,家裡人也放心的。

11月23日下午5點,小晴吃過飯,和家裡打了聲招呼,就騎車出門了。一開始都認為她是去上學了,可沒想到,剛過6點,老師就把電話打到家裡來了——小晴沒去上課。

一開始,夫妻倆還以為小晴去親戚家了,可打電話問了一圈,都說沒有。到了晚上8點,晚自習下課,他們還去學校門口等她,可孩子們都走完了,還是沒見到小晴的人影。

這下他們徹底慌了,她媽媽拿起電話就報了警。

報警之後,家人又回家找過,想看看小晴會不會留下字條什麼的。

家裡找了個遍,一無所獲。但是在小晴常用的電腦上,她媽媽倒是發現了一個新建的word文檔。打開文檔,眼淚就下來了。文檔是小晴留的,她在裡面寫了一句很簡單的話——“媽媽,我走了,你保重。”

線索:

監控里女孩出現在寧海汽車站

家人懷疑她坐車去了外地

尤小姐說,他們仔細回憶過前幾天小晴的言行,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除了電腦里的那句話,小晴什麼也留下,到現在也沒給家裡打電話。他們實在不知道小晴去了哪,只能求助警方。

記者聯繫了寧海縣躍龍派出所,陶警官表示,目前警方正在全力尋找孩子的下落。

因為沒有目擊者,警方只能通過監控排查尋找。幸運的是,監控里找到了小晴的身影。“周日晚上在下雨,監控畫面不是很清楚,但自己家的孩子還是認得出的。”前去辨認的尤小姐這樣說。

監控里,小晴穿著校服,一個人騎車出現在寧海汽車總站附近。根據警察判斷,她很有可能去了汽車總站。到了車站一找,果然發現小晴的自行車,車子已經上鎖。尤小姐認為,小晴很有可能在汽車站買票,坐車去了外地。“家裡大人對孩子挺大方的,小晴攢下了不少零花錢。車票錢肯定是有的。”

尤小姐說,小晴性格比較內向,平時話不多。但是她很喜歡上網聊天,QQ是她常用的聊天軟體。“我們也在看QQ聊天記錄,想從裡面發現線索,找到小晴到底去了哪。”

班主任:

在班裡擔任學習委員

出走之前毫無徵兆

錢江晚報記者找到了小晴的班主任,宓老師。她說,在學校里,小晴的表現非常棒。好學、努力是任課老師們的一致印象。因為成績好,她擔任了班裡的學習委員,同學們都把她當作學習上的好榜樣。

宓老師說,對於小晴,她一向放心。“出了這樣的事,老實說,我們幾個老師都很吃驚。”

記者了解到,寧海中學是一所寄宿制學校。每周的周日至周四晚上,都安排有夜自習。小晴家裡住得近,所以並不在學校留宿。每天上完自習後,她都會騎車回家。

上周日的夜自習,正是宓老師值班。“夜自習是晚上6點開始。那天她沒來,我還以為是家裡有什麼事耽誤了,所以往她家裡打了電話。”宓老師說。

對於離家出走的原因,宓老師說,自己並不清楚。“之前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表現,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宓老師告訴記者,得知情況後,她第一時間詢問了幾個和小晴關係不錯的同學。遺憾的是,他們也不清楚小晴到底去了哪。“我只好囑咐孩子們,讓大家多多注意QQ。一旦看到小晴上線,要第一時間和家長、老師聯繫。”

宓老師說,發生了這樣的事,大家都很著急。他們也希望,小晴能趕快回家,能早日回到班級大家庭中。

尋找:

徹夜難眠,全家人都在找小晴

9歲的妹妹也想姐姐了

在和尤小姐交談的過程中,多位親戚朋友趕來幫忙。“人多力量大,希望能早點找到小晴。”尤小姐沙啞的嗓音里透出濃濃的疲憊。她說,昨天找了整一天,根本沒想著休息,所以嗓子有些啞了。“昨天6點就出門了,到了晚上12點才睡下。人是累,但是心裡擔著事,覺也睡不安穩。翻來覆去的,沒躺多久,就又出來了。”

尤小姐說,大家都差不多,最累的還是小晴的爸爸。“和我一起出的門。好說歹說,早上4點的時候,讓他眯了一會。一沒看住,5點多他又出去了。”

老尤找女兒的方式很簡單,能看監控的時候,他就守在監控前面,一個畫面,一個畫面仔細看;監控不能看的時候,他就喊上幫手,分好片區,到街上去問小晴的消息。網吧、旅店、飯館,是他們的主要目標。大海撈針的尋找方式雖然有些盲目,但顯露出的是他作為父親,一定要找到女兒的決心。

剛剛得知女兒離家出走時,小晴的媽媽止不住地痛哭。但現在,再難受,她也要把眼淚壓在心底。對於她來說,現在找到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是,當9歲的小女兒問她,“幾天不見姐姐,她去哪裡了,她怎麼不回家”時,她仍然會背過身去,抹去悄然滴下的淚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