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美容瘦身 > 正文

揚州女整容後被鑒定為九級傷殘 告衛生局討說法

鄭春燕手術前和手術後的照片(本人供圖)

11月17日,一場特殊的官司在揚州江都區法院開庭,作為原告,33歲的鄭春燕女士從四川趕來出庭。去年1月份,鄭春燕在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做了美容手術,結果張嘴幅度大受影響,被鑒定為9級傷殘。鄭春燕認為這要怪手術醫師切骨過多。多次討說法未果,她把揚州市衛生局告了。開庭前幾天,她獲悉,揚州市衛生局對涉事醫院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但鄭春燕和醫院方面對傷殘鑒定書及處罰決定都深表不滿。法院並未當庭宣判。

一年前,她為求美來揚州做整容手術

「我平時就比較關注娛樂新聞,對美容也有一些了解。」電話里,鄭春燕的聲音略顯低沉,她向現代快報(微博)記者講述了這段時間的經歷。

事情要從兩年前說起。按鄭春燕的說法,當時,她正在天津一家公司上班,因對自己的面部情況不太滿意,從2012年上半年開始,她就陸陸續續在網路上了解一些美容信息。「網路上,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頜面外科的郭軍醫生有很多粉絲,對他的評價非常好,簡直要把他捧上神壇了,其實我還好,就是想更完美一點。」

幾經對比之後,2013年1月,鄭春燕抱著讓自己的容貌「更完美」一點的想法,專門請假從天津趕到揚州,找正在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頜面外科任職的郭軍醫生為她動刀子。據鄭春燕介紹,到達揚州後,在和郭軍等人溝通中,她聽從醫生建議,決定做頜骨削骨等美容手術。雙方簽訂相關協議後,她沒多久就被安排手術,「郭軍比較忙,大部分時間都是跟他助手溝通的。」

鄭春燕介紹,起先,她只想對下頜骨做一點簡單的修整,最後經溝通,下頜骨、下巴、顴骨都做了手術。

手術後張口受限,被鑒定為九級傷殘

一切準備就緒後,手術很快就進行。

「問我鼻子上是什麼,然後一下子就暈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等鄭春燕從麻醉中清醒過來時,手術已經全部完成,而此時,她最為清晰的感受就是疼痛。鄭春燕回憶稱,在被注射麻醉藥劑後,整個人就像「死過去」一樣,非常可怕。

更可怕的事情緊隨而來,據鄭春燕介紹,手術後5天左右,她發現面部有些不太正常,「感覺骨頭有點削多了」。隨後她將自己的擔憂告訴郭軍,並詢問原因。按照鄭春燕的說法,當時郭軍給出的答覆是,手術至少要3個月才能定型,即便做修復也要等一段時間再說。

郭軍的答案未能讓鄭春燕信服,據她介紹,住在醫院調整的那段時間,她經常為此偷偷哭泣,「我當時就感覺臉被做壞了,非常後悔。」鄭春燕介紹,出院回家後,她曾多次諮詢權威專家,得到的答覆均是下頜骨削骨過度了。「那段時間天天照鏡子,有時候照著照著就哭了。」專家的說法印證了鄭春燕的猜測,而手術的「失敗」也讓她的生活大受影響,非但面部美觀打了折扣,就連張嘴都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沒辦法吃較大較硬的東西」。為此,鄭春燕几度陷入抑鬱,不但丟了工作,甚至還多次想到自殺。2013年4月,因心理出現問題,鄭春燕被家人強制送進四川省人民醫院治療,不久之後,其丈夫也選擇和她離了婚。直到現在,鄭春燕還需要服用抗抑鬱藥物。

在此期間,倍受打擊的鄭春燕曾找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協商解決此事,但因醫院不願滿足她的訴求,協商最終不了了之。2013年12月,鄭春燕一紙訴狀將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告上了法庭。今年7月,揚州廣陵區法院委託揚州市醫學會對鄭春燕做出傷殘鑒定並出具《醫療損害鑒定書》一份,在這份鑒定中,鄭春燕被鑒定為9級傷殘,且醫院過失被認定為造成此問題的主要原因。

多次投訴無果,她把衛生局告上法庭

揚州市醫學會出具的鑒定書上還認定,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對鄭春燕實施的手術屬於「美容外科」手術項目,而主刀醫師郭軍是美容牙科醫師,並不具備美容外科資質,「手術已超出其診療範圍」。而鄭春燕稱,早在此前她就存疑,並先後多次通過郵件、電話等方式向揚州市衛生局舉報。遺憾的是,在此過程中,並未得到滿意答覆。

今年9月份,在多次投訴無果的情況下,鄭春燕將揚州市衛生局告上法庭,要求衛生局作出書面答覆。今年11月17日,江都法院對此案進行庭審,也正是在庭審現場,鄭春燕才獲悉,早在11月12日,揚州市衛生局對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作出了行政處罰決定,指出該醫院為鄭春燕所做的「面部軟組織提升」及「頦下成形術」兩項手術屬於外科手術範圍,超出了口腔科診療範圍。因此,依法對其進行處罰。

至於為何這麼遲才作出答覆,衛生局方面並未給出解釋。

醫院:手術前簽有免責協議,張口受限為手術不可控風險

在鄭春燕看來,手術後張口受限已經對其生活造成影響,也正因此她才先後多次向醫院方面討要說法。但對此,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卻另有說辭。據醫院相關人員透露,鄭春燕曾先後兩次當面找醫院索賠,第一次提出30萬的賠償要求,第二次賠償數額飆升到了300萬,也正因此,他們認為,狀告衛生局是因為她想索賠更多。

醫院醫務處工作人員雎勝勇回應稱,頜下削骨手術可能會產生一些不可預測的風險,張口受限就是其中之一。按照雎勝勇的說法,張口受限是手術後一個可預測但不可控的風險,且在手術前醫生已經向當事人鄭春燕說得清清楚楚,雙方還簽訂了手術同意書,其中就包含這一項提醒。因此,對鄭春燕張口受限的說法,雎勝勇認為,讓醫院為此承擔責任毫無理由。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馬政鵬律師表示,並不是簽訂了免責協議醫院就毫無責任,如果免責部分超出了正常範疇,那麼這個協議也是無效的。

郭軍的助理常財旺認為,鄭春燕的張口受限並不像她本人說的那麼嚴重,且後期也會慢慢有所好轉。另外,據他介紹,鄭春燕所說的削骨過度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手術很正常,並沒有過度」。因此,在這場手術中,醫院並不存在過失。

不過,鄭春燕此前曾在一家美容網站留言詢問自己的情況,並貼上了削骨手術後的面部照片,郭軍曾對此回復,稱照片中面部屬於削骨過度。對此,常財旺承認郭軍曾做過這樣的評論,但他表示,網路上只有一張簡單的照片,只能看出個大概,無法作為事實依據。

醫患雙方均希望重新鑒定

對於揚州醫學會出具的那份9級傷殘鑒定,醫院方面認為,該鑒定並無頜面外科醫生參與,再加上受主觀因素影響,張口受限的具體程度也不好測算,因此鑒定結果也不具有權威性。

對於揚州市衛生局給出的行政處罰決定,醫院也不服氣,雎勝勇稱,在為鄭春燕所做的多項手術中,幾項核心手術都沒有超範圍。而被指超範圍的部分,在江蘇省手術分級目錄中,美容牙科也有「面部除皺術」這一項目,而該項手術實際上和面部提升手術基本上相同。也正因此,醫院方面無法接受這一處罰,且已經提起申訴。另外,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也向上級醫療機構提出重新鑒定的請求,希望能對鄭春燕的面部損傷做出更為科學的鑒定。

儘管在很多人看來,這份鑒定書對鄭春燕非常有利,然而,她對此也頗有意見。在鄭春燕看來,鑒定書中雖然將其定位為9級傷殘,但並未對其精神等方面受到的傷害進行定損,因此,她也希望能夠得到重新鑒定。至於究竟想得到什麼,鄭春燕稱:「我要求很簡單,對我造成的傷害起碼要給予補償,另外我要做後期修復手術,費用要實報實銷。」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人民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美容瘦身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