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徐水良: 春節上街鬧革命

作者:

香港民眾的偉大抗爭,為大陸民眾做出了光輝的榜樣。香港民眾此次抗爭一開始,筆者就預言,此次香港民眾的抗爭,將在短時間內,在中國大陸發酵。大陸民眾普遍奮起抗共的日子,不會太遠。而且,再次強調,在中共頑固拒絕真正的政治改革、頑固拒絕民主改革的條件下,「全民維權,全民抗暴,全民起義,全民革命」,是爭取中國走向民主的唯一可行的道路。(當然,本人過去說過,兵變或軍事政變的道路,也可能是包含在這條全民起義道路中的一條輔助性道路。)

進一步研究這次香港抗爭,我們可以發現,香港民眾的抗爭,不僅僅為大陸民眾的未來抗爭,作出了一個敢於抗爭的偉大榜樣,而且也為中國大陸未來的抗爭,提供了很多非常寶貴的經驗。

其中寶貴的經驗之一,就是,這種抗爭的客觀條件,我們過去盼望的突發事件,可以通過抗爭者努力,有計劃地創造出來。

十多年前,本人和一些朋友,提出「全民維權,全民抗爭,全民起義,全民革命」的路線、口號和策略,來結束中共專制統治,建立民主制度。認為只有通過這個路線和策略,從維權、抗爭、逐步走向起義和革命,才是在中共頑固拒絕改良的條件下,結束中共專制統治、實現民主的切實可行道路。相反,在中共頑固拒絕改良的條件下,口頭改良派們不斷反對並污衊革命,宣揚告別革命,幻想走改良道路,但那僅僅是他們的不切實際的幻想,是他們在散布幻想搞欺騙而已。他們攻擊革命民主派是口頭革命派,實際上,在這種條件下,他們這些幻想的改良的口頭改良派,才真正是永遠停留於幻想中而絕沒有實際可能的、真正的口頭改良派,或者是真正的口水改良派。他們的實際作用,永遠是散布幻想,是幫助中共搞欺騙。至少在客觀上,他們是一批散布改良幻想的騙子;而且他們中的多數人,在主觀上和客觀上,都是這樣的騙子。

這次香港民眾的抗爭,是事先通過抗議者策劃,宣傳,造勢,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有計劃地創造出來的。這顯然突破了我們過去認為的,根據國際上當代革命的經驗,在中共這一類極權專制統治的極端專制的條件下,產生全民起義和革命,往往是由突發偶然事件產生出來的。但埃及革命和香港抗爭的經驗卻表明,在網際網路時代,即使在極權專制統治下,革命,也不一定必須由難以預計和控制的突發偶然事件來產生,也有可能是由抗爭者的主觀努力和計劃來創造。

當然,中共專制,與埃及革命前的穆巴拉克專制,有很大的不同。而香港本地,有相當大的自由,中共的極權專制主要停留在中央和大陸,還來不及完全落實到香港。但是,根據兩地經驗,根據2011年因為中共特線兒戲、惡搞而夭折的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經驗,通過網際網路及其他手段,主動策劃和發起全民抗爭的可能性,不能說不存在。

當前,中國全民抗爭和起義的客觀條件早已經成熟和具備,問題只是等待一個突發事件、突然發生的偶發事件的機會。而在香港民眾抗爭榜樣及經驗,在國際上網際網路時代革命經驗的鼓舞下,中國的抗爭者、抗爭民眾和革命民主派,是可以努力嘗試通過主動策劃、創造和發起來引發全民抗爭突發事件的,創造這類突發事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中國民間傳說,元朝末年,中國民眾曾經用月餅藏紙條,「八月十五殺韃子」,來發動全民起義。如果中國的抗爭者、抗爭民眾、各個民運群體和反對派群體,民主志士以及各地革命民主派,能夠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那麼,大家相約「過年上街鬧革命」,則應該有可能形成反對專制,呼喚民主,為中國民主,全民奮起抗爭的巨大潮流。

中共專制,不打不倒,民主也不會自動到來。我們不能永遠等待,幻想不費力氣,中共就能倒下,民主就能從天上掉下來。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中國民主,必須經過全體民眾的共同奮鬥,付出必要的代價,才能爭取它的取到來。

從現在開始,只要各地的民主志士,各地為民主而準備的各類小圈子,共同努力,策劃,宣傳和準備過年上街鬧革命,爭取過年全民一起上街,一起抗爭,應該是有可能的。

茉莉花革命,當時海外策劃者有很大失誤,中共特線又180度大轉彎,從不斷污衊攻擊革命,突然變成「咸與革命」,兒戲革命,惡搞革命,結果,造成了茉莉花革命的很快夭折。這個教訓,應該吸取。但是,其間的有些做法,仍然對我們有相當的啟迪作用。例如每個城市規定適當時間、地點,時間一到,民眾全部向那裡集中。結果,搞得中共異常緊張。茉莉花革命雖然夭折,但如果採用此種辦法,運用到中共難以阻攔的過年期間,而且具體時間、地點,由熟悉情況的各地、各城市,各鄉鎮的民眾自己建議或選擇,在比較次要的地點集合,例如北京民眾在許多大街甚至小街集合,然後向重要地點或中心集結,向西單,王府井,甚至天安門集結。只要全國有相當數量的民眾,例如1%,5%,10%,積極參與,那中共就很難阻止、鎮壓和清除這種全民抗爭。

而且,這種上街抗爭,應該是全國性的,全國城市鄉村一起行動,那中共就必然顧頭不顧尾,無法全面鎮壓。即使一個地方、一些地方被鎮壓了,但另一些地方卻必然成功。等中共回頭鎮壓其他地方,被鎮壓的地方,就又重新起來了。這樣,用不了兩三天,反專制,爭民主的抗爭大潮,就會席捲全國城市鄉村,甚至每一個地方。

請中國從事小圈子活動的每一個小圈子,每一個有志於民主事業的民主志士,都認真考慮過年上街鬧革命的可能性。

在這個全民抗爭的時期,各個反對派組織,應該考慮允許各地朋友使用自己的組織名稱。中國民權同盟(籌),也授權各地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根據自己需要,使用民權同盟的組織名稱,等專制垮台,只要朋友們真正參與了民主抗爭,中國民權同盟(籌)也將一律給與承認。

之所以選擇過年上街鬧革命,因為在平時,中共很容易進行防範和鎮壓,但在中華民族的最大節日過年期間,中共卻很難進行防範和鎮壓。而廣大民眾,卻可以利用過年,把過年變成民主抗爭的有趣而盛大的節日,過一個絕對具有巨大歷史意義的非常有趣、非常有意義盛大節日——一個空前偉大的過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4/1203/480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