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爛漫賣萌辛棄疾

辛棄疾文武全才,天下皆知。有宋一朝,人填詞,基本苦在四件事:一是相思不得,二是年華空老,三是朝廷不用,四是打不了仗。南宋朝第三四條很流行,因為連女流如李清照都“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了,你們這幫爺們還好意思閨閣脂粉嗎?說陸遊一輩子寫了三萬首詩,按比率算,他連詩帶詞,嗷傲嚷著要打仗的怎麼也得幾千首。

辛棄疾底氣足,是因為真打過仗,萬軍縱橫,渡江南來。他聊兵戈戰事,和范仲淹復讀機的“塞下秋來風景異”,是有第一手材料的。好比別的作家寫非洲叢林純屬意淫,海明威寫非洲叢林打獵比較有底氣。蘇辛並稱豪邁,但蘇大鬍子是空曠洒脫,辛棄疾就古拙雄奇。這倆一個浮游半空找跟UFO聊天,一個劈里啪啦拍欄杆,不是一路。

但是辛棄疾也不只是喊口號。因為他是純爺們,不用貼假胸毛,所以閑散下來,也疏懶,也傲嬌,也偶爾自嘲,於是便賣萌。蘇軾和辛棄疾都善自嘲,但蘇軾愛講高級文人冷笑話,辛棄疾就質樸得多。

世傳蘇大鬍子以詩為詞,辛棄疾以文為詞。劉辰翁說過一個意思很好,說某幾句話,以前填詞人填了,就讓人掩口笑;辛棄疾一填下去,就橫豎爛漫,就賣萌成功了。所以辛棄疾除了愛國啦、慷慨啦、排比用典故啦,其惡意賣萌的一面才是他的本心也。

《摸魚兒》下半闋: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閑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中間兩段取個意思,大致可以說是:

陳阿嬌哪怕花千金跟司馬相如買了《長門賦》,也不一定勾得回郎君心啊。可是,你們別得瑟!你沒見著,玉環飛燕最後都是浮雲嗎?

“君莫舞”約等於“你別來勁!”“你別得瑟!!”“你甭得意!!!”正排比著典呢,忽然給你當頭一句“你別得瑟!”其萌如此。

《西江月•醉里且貪歡笑》:

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
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這首是老牌賣萌詞,末尾兩句集傲嬌呆萌於一體,如見其聲。但耐琢磨的地方不只此。《詞譜》里說《西江月》上下半片,開句都是仄聲。仄聲音重,得有分量。所以只有蘇辛兩人愛填。

這詞的萌點是醉態橫斜,哪得工夫,全無,醉態迷離但爽快灑利。下半片有一處是我喜歡的小筆法:醉倒是仄聲,何如是葉平,你反覆念,就顯得前一句前俯,後一句後仰,搖搖擺擺的醉勁,出於音韻,最後還挺胸仰頭“我醉何如”,又是醉勁。

還是《西江月》: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頭忽現。

以前上學,大家開玩笑說,下半片一扭句序,該是:

“天外七八個星,山前兩三點雨。路轉溪頭忽現,社林邊,舊時茅店。”

寥散清疏的鄉村散文,舊時茅店這個的清暖之意,不下“牧童遙指杏花村”。當然我們那時只顧指摘:這廝端的厚臉皮,散文換個語序,湊上韻,就成詞啦!

《清平樂•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卧剝蓮蓬。

和上一首一樣的鄉村賣萌詞。下半片順口溜化了。

基本上《清平樂》、《菩薩蠻》、《西江月》、《鷓鴣天》都是句序比較整齊(雙數字句不像單數字句那麼容易發力)又偏短的段子,所以辛棄疾專愛拿這些詞牌賣萌。國家大事拍欄杆什麼的,就留給《水龍吟》、《永遇樂》們去了。

《菩薩蠻》有著名的“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

《清平樂》有“繞床飢鼠,蝙蝠翻燈舞。”

有“拄杖東家分社肉,白酒床頭初熟。”——這句老讓我想到蘇軾的“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和“明日東家當祭灶,只雞斗酒定膰吾。”倆老萌饞蟲都喜歡算計東家。

“西風梨棗山園,兒童偷把長竿。莫遣旁人驚去,老夫靜處閑看。”——“別驚著那些孩子,大叔我要看!”

自信滿滿如“我見青山多撫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信手吐槽人如“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因為慣見他悲歌慷慨吳鉤英雄氣,印象里總是憂世傷生鬍子拉渣大臉。所以看到紅巾翠袖,什麼花向粉面勻,什麼自笑好山如好色,都覺得老臉擦新粉,惡意賣萌。

辛棄疾老來也賣萌。比如這首:

吾衰矣,須富貴何時。富貴是危機。暫忘設醴抽身去,未曾得米棄官歸。穆先生,陶縣令,是吾師。待葺個、園兒名佚老。更作個、亭兒名亦好。閑飲酒,醉吟詩。千年田換八百主,一人口插幾張匙。便休休,更說甚,是和非。

其口語化就不提了,“更作個亭兒名亦好”、“一人口插幾張匙”,你單抽出來騙我說是明小說里的我也就信了。但這詞最萌的是名字:

《最高樓•吾擬乞歸,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賦此罵之》。

《破陣子•醉里挑燈看劍》是辛棄疾為陳亮而寫的,天下皆知。但其實,這二人因緣,又不只這一闋。陳亮是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的男子漢,八百里奔走,來見辛大哥一面。兩個憤怒中年彼此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住一起時很歡樂,離別後來回了許多詞。摘錄:

辛棄疾寫了《賀新郎》:所謂“佳人重約還輕別。鑄就而今相思錯。”

陳亮回說,咱倆確實投緣:“只使君,從來與我,話頭多合。”

辛棄疾再回詞,感念倆人住一起時的往事,連陳亮半夜裡的事都提了:事無兩樣人心別。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

終於,在陳亮念出“嘆只今,兩地三人月。男兒何用傷離別”後,辛棄疾回了壯絕千古的《破陣子》。

俠骨柔情,鐵血丹心。誰說男兒只重家國天下?只是倆人一直安慰彼此“重約輕別”、“何用傷離別”“我最憐君”的柔情,被語文課本生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