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鄧林2008:谷俊山找徐才厚,徐才厚找誰?

谷俊山敢於向徐才厚求救,說明他早就知道,徐才厚和自己是一路貨色,都是貪官污吏。如果徐才厚一身正氣,兩袖清風,谷俊山敢向他求救嗎?一個貪官污吏向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上司行賄求救,那不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嗎?

因為谷俊山倒台了,又因為徐才厚也倒台了,我們才知道,在谷俊山將倒未倒,似倒非倒的時候,為了挽狂瀾於既倒,他出了大價錢,希望徐才厚拉他一把。

據媒體報導,谷俊山被正式宣布調查前,儘管自知大勢已去,但仍欲作最後一搏,多次送給徐才厚賄金,共計達4000多萬元。

如果谷俊山最終沒有倒台,我們肯定不知道他在最後關頭還向徐才厚行賄4000多萬元;即使谷俊山最終倒台了,只要徐才厚沒有倒台,我們還是不知道他在最後關頭向徐才厚行賄4000多萬元。只有谷俊山最終倒台了,而徐才厚也倒台了,我們才知道谷俊山在最後關頭向徐才厚行賄4000多萬元,徐才厚也在谷俊山即將倒台時收了他4000多萬元。

谷俊山最終倒台了,徐才厚也倒台了,看來谷俊山的4000多萬元沒有發生效力。徐才厚是收了錢不辦事,還是收了錢想辦事,卻無能為力,我們還是不知道。在谷俊山看來,送錢肯定是有用的,不然他為什麼要送?谷俊山“多次送給徐才厚賄金,共計達4000多萬元”,顯然是送了第一次,沒有效果,又送第二次,還沒有效果,再送第三次。到底送了多少次,我們仍然不知道,總之是送了若干次。谷俊山為什麼鍥而不捨地送?徐才厚為什麼持之以恆地收?是徐才厚嫌金額不夠,乘機敲詐谷俊山,還是他當了二傳手,又送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們依然不知道。

谷俊山和徐才厚的官職里,都有一個“副”字。其中的意思,就是還有比他們官職更大的人。谷俊山犯事了,可以向同一級別的沒有“副”字的人求救,也可以向上一級別的有“副”字的人求救。徐才厚雖然也有一個“副”字,卻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谷俊山向他求救,絕對是找准了對象的。谷俊山敢於向徐才厚求救,說明他早就知道,徐才厚和自己是一路貨色,都是貪官污吏。如果徐才厚一身正氣,兩袖清風,谷俊山敢向他求救嗎?一個貪官污吏向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上司行賄求救,那不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嗎?

媒體說,谷俊山“進去”後,被挖出的問題越來越多。他越來越感覺到,“沒人能像承諾的那樣保自己,開始如實交代問題,包括幾次行賄徐才厚上千萬元的情況”,牽出了徐才厚。

媒體的意思,徐才厚是向谷俊山做過承諾的;但是,有承諾的似乎不止谷俊山一個。徐才厚毀約了,所以谷俊山出賣了他。如果徐才厚“像承諾的那樣保自己”,谷俊山就不會出賣徐才厚,徐才厚就不會倒台。這徐才厚真傻啊,他為什麼不“像承諾的那樣”保護谷俊山呢?他保谷俊山就是保自己啊!

徐才厚應該是信守承諾的。但是,他信守承諾不是為了保護谷俊山,而是為了保護自己。他和谷俊山,其實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保護了自己,也就保護了谷俊山。谷俊山的智商確實不怎麼的,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徐才厚不是不想履行自己的承諾,而是不能履行自己的承諾,履行不了自己的承諾。原因很簡單,一定是他泥菩薩過河,自身都難保了。如果必須通過谷俊山的檢舉揭發,徐才厚才被查處,那麼徐才厚一定會竭盡全力保護谷俊山,谷俊山也就不一定倒台了。

谷俊山東窗事發,就向徐才厚尋求保護。徐才厚和谷俊山是一路貨色,他東窗事發了,會不會也向別人尋求保護呢?

網上消息,2014年過年前,徐才厚跑到海南三亞轉了一圈,卻無心看風景,而是以看望在那裡休養的老領導為名,到處請託和求助,企圖脫罪免責,平安過關。徐才厚並沒見到他想要見到的人。但從三亞回來後,徐卻到處放風,跟人說他沒任何問題了,老領導都給他打了包票。徐似乎也自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

徐才厚在最後關頭,會不會向谷俊山一樣,照葫蘆畫瓢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