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榮接替朱明國背後 廣東官場人心惶惶

俗話雖說“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但在廣東新任政協主席王榮走馬上任之際,“前主席”朱明國案帶來的官場震蕩卻依舊揮之不去。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內侄王榮日前當選廣東省政協主席,從而證實了早前有關其遭“明升暗降”傳聞。在朱明國落馬兩個月後,廣東省政協主席一職終於獲得補缺。這也意味著王榮後續將卸任廣東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

二月上旬,廣州市“兩會”、廣東省“兩會”接連舉行,來自黨政系統的代表委員們齊聚一堂,雖然大多不願在公開場合過多評論所謂“反腐風暴”,但在私下交流中,有關“朱明國案”、“萬慶良案”的話題仍在持續發酵。

親共香港《大公報》12日引述接近紀檢系統的人士透露,官員內部約定俗成地將“萬慶良案”稱為“6.27事件”(2014年06月27日,盛傳萬慶良在開會中被中紀委帶走),該案目前協查人員已達30多人,隨後落馬的萬的副手曹鑒燎,協查人員也達50多人。而十八大後廣東首個落馬的正省級官員朱明國,牽扯的人員更多更廣,僅廣州市這一層級的協查人員就多達110多人。

也因為如此,一段時間以來,廣州政界瀰漫著一種人心惶惶的氣氛,“一把手沒了,以前這些領導提的口號和工作,還能繼續提嗎?很茫然。”

由於朱明國、萬慶良以前均為官場聚光燈下的“明星官員”,這兩起案件的曝光,也引發了長時間的轟動效應。“媒體不斷地報道,這讓當地官員壓力挺大的。”還有一些窩案串案,也引起了上級部門的關注,像廣東科技廳正副廳長先後落馬,系統窩案波及超過50人,“連科技部領導和分管中央領導都來打聽詳情,還專門就此出台了一系列規管措施。”

儘管在亮出的2014年反腐成績單中,廣東查處的地廳級幹部達95人,居全國首位,但目前廣東的腐敗和反腐敗依然處於膠著狀態,仍有一些“不願收手、頂風作案”的人。

日前舉行的廣州市委全會上,新任廣州市委書記任學鋒曾公開談到“當地局級幹部一抓就是一窩,”怒斥“有人在萬(慶良)案之後還收錢,收上千萬,膽兒如此之大!還不能引起警醒嗎?組織上對大家是關心的,出了問題誰能關心得了?過年快到了,禮金、紅包還收嗎?還敢收?去年年底,我們廣東一個縣級市,四套班子,上下一起收,幾千萬,被處理前還在收。識時務者為俊傑,得認清形勢啊,得敬畏啊。”

知情人士透露,“任書記講的確實是真實情況。”據說,2014年下半年,還有官員肆無忌憚地收受賄賂,“幾個木箱子裝著,幾百萬、幾百萬地運到家裡,居然還請四五個保安過來幫忙,搬了好幾趟才搬完。”

這一“不收斂、不收手”的情況也在粵省紀委書記黃先耀的口中得到證實。他在日前參加廣東省政協分組討論時談到,廣州市政協原副主席潘勝燊經調查在十八大後收了7筆錢,一共1,700萬(1人民幣約合0.162美元),其中5筆共1,200萬是在萬慶良案發後收受的,“這種情況還不止他一個。”他又表示,去年雖然清理了一批“裸官”,但最近發現還有沒暴露、沒發現、沒申報的。

的確,貪官不會那麼容易“亮出身份”,“有的偽裝得很樸素,收了錢就埋在老家地底下,讓老母親在那守著;”知情人士介紹,“也有的特別張揚,不久前還有裝修工人寫了舉報信,說他給一處級幹部裝修,看到家裡非常豪華、應有盡有,懷疑是貪官,所以決心舉報,結果紀檢部門上門,一查一個準。”

種種跡象表明,或許在今後相當一段時間裡,這種“貓與老鼠”式的“抓虎拍蠅”行動,還將成為廣東官場的“新常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多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