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榮蹊蹺「升遷」 天幕危機深幾重

  謠言往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這一句話在深圳市委書記王榮“高升”廣東省政協主席一事尤其適用。2月10日,傳聞3年王榮終於按照中央高層意志,“明升暗降”廣東政協主席。然而,圍繞王榮的疑團遠遠沒有結束。就在其履新的那一天,一系列徵兆顯示著這次人事調動的不平靜。王榮是否就此相安無事了呢?究竟是調虎離山還是平穩落地?新華社“直通中紀委”是泄露天機還是虛驚一場?

  王榮被“直通中紀委”

  王榮的調任按例經過了高層的授意,彼時消息說,王榮在廣東兩會期間先是成為本次會議唯一增選的政協委員,取得了候任廣東省政協主席的資格,隨後在2月10日下午順利當選。但是,即便如此,這一任命也未做得滴水不漏。在此之前後已經出現了多種跡象,顯示此次調動並不尋常。

  其一,王榮調任前傳言最凶。

  直到大局已定之前,王榮接二連三地出現在傳言的風口浪尖。大約從2012年起,有關王榮出事甚至即將調離深圳的傳聞便不絕於耳,而彼時距離他2009年臨危受命接替落馬的許宗衡不過兩三年時間。

  2012年7月薄熙來下台後,多家港媒稱,有內部消息,王榮將調任上海市任市長。而近兩年間,傳聞更是“眉目清晰”。實際上,在王榮確認升任廣東政協主席前,對他仕途的猜測以近在咫尺的香港媒體的放風為主至少出現了三種傳聞。其一,調任安徽省長。香港《經濟日報》1月8日報道稱,深圳官場當天下午瘋傳,即將要出現重要的人事變動。人事變動涉及市委書記王榮。消息指,王榮即將結束在深圳的職務,正在五洲賓館辦理交接手續,最快9日離開深圳,據稱他會調往安徽省工作。其二,2014年9月中旬,《經濟日報》《東方日報》等多家港媒再傳王榮調任教育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其三便是此次坐實的調任廣東政協主席,接替朱明國的傳言。

  對於一個深圳市委書記的調任,外界從來沒有如此關注過。除了因為外界傳言其為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內侄外,恐怕亦不會沒有其他原因。此次兩會期間,他在一次全程脫稿發表的8分鐘“離別感言”中說,自己“兢兢業業履職,本本分分為民做事”,希望深圳市民也能如此評價他,還意有所指地說,微信和微博等新媒介是收集意見的重要平台,這當中有“建議、批評,甚至誤解”,“也有一些可能帶有個人目的的議論”。

  其二,王榮當選當天,大陸熱炒親信蔣尊玉案情。

  就在王榮調任公布的同一時間節點,大陸媒體突然曝光去年10月24日落馬的前中共深圳政法委書記蔣尊玉貪腐黑幕。蔣尊玉被指為家人先後買入了42套住房,存款和投資股票銀行資金有兩億多元(1元人民幣約合0.16美元),巨額資產來源不明。

  而早在去年12月2日,《中國經濟周刊》曾引述分析稱,蔣尊玉或涉及深圳大運會工程貪腐以及與地產老闆的權錢交易、對上級官員進行利益輸送三方面的問題。蔣尊玉被認為是王榮一手提拔的親信人馬。2009年52歲的蔣尊玉完成了仕途“三級跳”:從深圳市水務局局長轉任市人居環境委員會主任,再臨時受命出任龍崗區委書記,主政大運工程。而那年正是王榮臨危受命接替許宗衡的那年。一年後,蔣尊玉再度晉陞深圳市委常委,官至正廳級。

  在蔣尊玉被查當日,財新網援引消息人士透露,還有其他在職和已退休的級別不低於蔣的幹部涉案。當天,有官媒博客文章追問“到底是誰把蔣尊玉這個‘法盲’提拔成為深圳政法委書記?”

  其三,新華社“直通中紀委”公布王榮消息令匪夷所思。

  同樣不同尋常的是,2月10日,官方新華社手機客戶端發布消息稱,中共廣東省省委常委、中共深圳市委書記王榮就任中共廣東省政協主席。大陸網民發現,“新華社發布”將王榮調職中共政協的消息放在“直通中紀委”欄目。有網民指,新華社似有意將王放在直通中紀委欄目,或暗示其將步前任後塵被查辦。

  57歲,王榮的“正部級”是福是禍?

  新華社是否提前泄露天機,目前無法判斷,但是它至少再度觸動了人們“調虎離山”的遐想。這一方式在王岐山執掌中紀委後成為一種屢試不爽的新手段。剪除周永康親貴、中石油掌門蔣潔敏是這一招式應用得最為成功的經典案例。如果未來有一部“王黨鞭降龍伏虎三十六式”要出版的話,“調虎離山”完全有資格被列入。

  當時媒體報道,對於蔣潔敏的調查,實際上在其2013年3月任國資委主任之前便開始了。中紀委很可能早就掌握了蔣潔敏的貪腐線索,但證據不夠確鑿,“先升職再調查”是一種策略。?“蔣潔敏像只大攔路虎擋在那裡。如果不把他從中石油調出來,副總經理都拿不下來,把主要領導拿開以後,方便調查其他中石油高管的貪腐行為,這時也可以把主要領導的情況掌握得更加清楚。”此後,令計劃的大秘中辦秘書局局長霍克在調任國家旅遊局副局長“閑職”後一個月被查,二炮副政委張東水履新13天後就落馬……處理手段如出一轍。前車之鑒猶在,對此次調動是福是禍,王榮本人當然心知肚明。而在外界看來,至今,人大、政協的“政治養老院”角色並未出現實質性改觀,也不可避免有此揣度。在年初地方兩會掀起的這輪人事調整中,履新的六十多名地方諸侯基本都是從實權黨政部門“打入”人大政協等冷宮。

  不過,王榮現年57歲,對於一個正部級高官來說,他還有相當充裕的時間“鹹魚翻身”。此前,被打入冷宮者重回一線的案例雖然鮮見但並非沒有,尤其是正職。1月份大連市市長李萬才與政協主席肖盛峰完成職位對調,此前擔任新疆人大常委會主任的雪克來提·扎克爾當選新疆政府主席。

  當然,對於王榮來說,傳聞纏身、政治負累很重的他希望畢竟渺茫。目前人們對於其是否有問題多語焉不詳,但近年他治下的深圳漸漸失去當年的全國地位卻是不爭的事實。2012年5月,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公開批評,“現在的環境至少沒有讓人覺得我們比1992年前後、改革開放初期更好吧?”,現在深圳的部門越來越多,法規越來越健全,但是“燃燒歲月的激情越來越淡漠”。而當時的王榮尖銳反駁,“深圳始終充滿改革的銳氣,改革難度愈大、層面愈廣”,但“我們不認同近年來改革銳氣下降的看法”。1月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南下深圳喊話,或可引發人們更豐富的想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多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