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柏林牆告訴你:自由與奴役的確切涵義!

柏林牆

為了阻止東德人民如潮水般湧向西柏林和西德,蘇聯決定建造柏林牆。柏林牆工程的代號,就是“中國長城第二”。1961年8月12日凌晨1點,2萬多軍隊突然開到東西柏林邊境,立刻開始了修築柏林牆的工程。僅僅到13日凌晨,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整個東西柏林被鐵絲網全部分割,再加路障。13日中午12點37分,最後一個路口被封鎖,東西柏林正式劃開,隔斷了東西柏林及西柏林與東德其它地區的交通,使同胞的來往受阻,違背天理人情,同德意志民族要求統一的願望背道而弛,成為20世紀象徵共產主義醜惡的重要標誌。

當天,一位技工跨過正在樹立的鐵絲網跳進了西柏林,有人跳進運河游到了西柏林。13日上午,西德人湧向柏林牆,向牆那邊的同胞投擲自己的通行證、身份證。到蘇聯軍隊能夠阻止這一舉動前,數以千計的證件已經被扔到了東德同胞的手裡。大批東德人藉機混在返回西柏林的西德人中間偷渡逾越了柏林牆。13日下午,柏林牆樹立後,第一個逾越柏林牆的人出現了。一個青年用百米衝刺的速度飛奔向鐵絲網。但3名警察追上了他,將他打倒在地,誰也沒有想到,他竟奇蹟般又站了起來,奪過警察的槍,一邊與警察對峙一邊繼續向西柏林飛奔。警察是盡職的,他們不顧這個年輕人的槍,衝上去和他又一次扭打成一團,並且一刀刺進青年人的膝蓋,這年輕人失去了奔跑的能力。就在此刻,西柏林群眾雷鳴般的怒吼聲震住了3名警察:他們已經越過了柏林牆,現在是在西德的土地上,他們不再是警察,而成了違法者。他們扔下青年跑回柏林牆的另一側。這個青年拖著殘廢的腿,一邊拚命呼救一邊爬到了西柏林。事後證明,這是一個誤會。事實上柏林牆並不是沿邊境修築的,而是偏東德一側,這是為了保證,即使你越過了柏林牆,你仍然在東德土地上,警察和軍隊仍然有權力開槍將你擊斃。當時那3位警察並沒有越界,他們在第一次交鋒中被誤會了。

柏林牆活生生把柏林城從城中間分割的。柏林牆遇街割街、遇門跨門,要是遇上整座樓房建築,就以那棟樓房為牆的一部分。這樣,被當做分界的樓房兩面,一面是西柏林,一面是東柏林。於是,樓房裡東柏林一面的居民,就開始選擇全世界最簡單的逃亡方式:跳樓。據史料記載,年紀最大的跳樓者是一位77歲的老太太。面對樓下十數名接應的西德邊防士兵和為她展開的床單,她猶豫了一刻鐘之久,竟然癱倒在了地板上。無論大家怎麼鼓勵和哀求,她也無法跳下去。就在西柏林人因失望準備散去的時候,一個意外發生了。東柏林的警察發現情況,衝進了大樓。警察破門的聲音給了老太太無窮的動力,她沖向窗口,果斷的一躍而下。在跳樓逃亡的人群中,有一個三口之家,六歲的孩子被地面床單安全地接住,但母親和父親,一個摔傷了內臟,一個摔傷了脊椎。在短短的跳樓時代,有4人因跳樓而死亡。

由於柏林牆西側仍屬於東德,接應的西德人算侵犯了東德領土,跳樓者又改用汽車接應。頂部預先布置的汽車突然沖向柏林牆,跳樓者就把握這一剎那裹著被子飛躍而下,直撲汽車頂部。汽車又馬上退回西柏林。不久,東德把柏林牆東德一側的高樓全部推平,空出一片幾百米的“恐怖區”後,居然還有人跳樓逃亡。一位德國工程師設計了一個強力彈射裝置,從東柏林市內的高樓起跳,“彈”了數百米到達西柏林,然後利用自己製造的降落傘緩緩落地。

撞牆逃亡。以重型機動車輛迎頭撞擊柏林牆,破牆而逃。在正常情況下,一輛汽車迎頭撞擊一堵大牆,肯定會被解釋成“自殺行為”;而在槍林彈雨高速衝撞一堵大牆,毫無疑問是“雙重自殺行為”。在柏林牆建牆的頭一年當中,重型機動車輛冒著槍林彈雨撞擊大牆破牆而逃的事件多達14起。有一輛試圖沖越邊境關卡路障的公共汽車,在距邊卡目標100米時就已四面起火,車廂中的逃亡乘客紛紛從車窗中跳下自首,以求活命。但司機仍然堅持全速沖向關卡處的粗大鐵欄。這輛公共汽車在距關卡路障一米的距離撞上了狹窄甬道的圍牆而最終熄火。槍林彈雨、燃燒起火、衝撞邊卡,這輛冒三重危險投奔自由的大客車,僅從前擋風玻璃射入的子彈就至少有19顆。全體乘客無一人成功出逃,許多人傷勢嚴重。

克勞斯.布魯希克和他的同夥利用大客車衝擊柏林牆,但他們的行動一開始就被發現了。軍隊和警察從多個方向向客車密集射擊,客車起火燃燒,彈痕累累!在子彈穿過駕駛門射入他身體之後,他仍然掙扎著緊踩油門奮勇加速,一聲巨響,柏林牆被撞開了一個大缺口,整個客車衝進了西柏林!歡呼的人群擁上來迎接,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駕駛座上的布魯希克身中19彈,死在了坐位上;他是用生命的最後意志堅持加速,沖向柏林牆的。

柏林人為此展開了一場爭論,布魯希克究竟有沒有看到他夢想看到的西柏林?最後是一個現場鏡頭寬慰了大家,從鏡頭上看,客車駕駛座位於西柏林之後,布魯希克還有一個抬頭的動作。是的,那時候他還活著!他的眼睛最後映出的是他夢想中的迦南——西柏林!

翻牆逃亡。看上去一人多高的牆可以翻身而上,但逃亡者從開始在邊境開闊地帶奔跑到牆下,再翻身躍上牆的這段時間內,生與死就完全聽天由命了。1961年,當18歲的東柏林青年彼得.費希特爾在到達牆跟翻身躍牆時身中數彈,原地墜落在東柏林一邊的牆下。他躺在東柏林牆下血流如注,時間長達50分鐘。沒有一個東德警察前來管他。他不停地呼喊救命。呼聲驚動了西柏林的邊防軍人。軍人們扔過來一個急救包,但血將流盡的彼得.費希特爾已無力自救。當西柏林軍人們冒著遭槍擊的危險,翻身躍牆將這位東德青年抬起來,再度翻躍大牆到西柏林一面時,費希特爾的心臟停止了跳動。這是第一位在逃亡中死於槍擊的東柏林市民。大牆東面的槍聲和大牆西面警衛的救助,同時驚動了大牆兩邊的市民。富於戲劇性的場面是,當兩個小時後東德軍人從東柏林邊境的一棟掩護射擊的廢棄樓房中出現時,東柏林的目擊者鴉雀無聲,西柏林的上千市民齊聲對那軍人呼喊“凶手”以示憤怒和抗議。幾個小時後,當載著蘇聯軍人的軍車進入西柏林時,遭到了憤怒人群所投擲的石塊的襲擊。

從此,針對東柏林市民的逃亡,柏林牆兩面開始沉浸在槍殺逃亡者和救助逃亡者的針鋒相對的鬥爭中。自由與奴役,民主與專制,逃亡和反逃亡,生與死,欣喜若狂或悲痛與絕,一牆之隔,天壤之別。時間沒有抹去人們對費希特爾的無限同情,兩年後,當東柏林為了警戒的方便將邊境百米之地夷為平地,炸毀那座暗藏開槍凶手的樓房時,西柏林人在牆的西側,為這位不幸的東德逃亡青年獻了花圈,開了追悼會。

1963年6月23日肯尼迪總統在柏林牆邊發表了著名的演講。他說:“世界上有許多人確實不懂,或者說他們不明白什麼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共產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我們能在歐洲或其他地方與共產黨人合作。讓他們來柏林吧!……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全世界都看到,柏林牆最生動最明顯地表現出一種失敗。但我們對此並不感到稱心如意,因為柏林牆既是對歷史也是對人性的冒犯,它拆散家庭,造成妻離子散骨肉分離,把希冀統一的一個民族分成兩半。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堵不是防範外敵,而是防範自己人民的牆。……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當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時我們便能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在和平與希望的光輝中這座城市獲得統一,這個國家獲得統一,歐洲大陸獲得統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天涯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