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馮唐談與柴靜緋聞:和她手都沒拉過 她是好姑娘

“我和柴靜手都沒有拉過,但是不影響柴靜是個好姑娘這樣一個事實”,說罷曾經的八卦,他把時間調整到30歲,“因為猛打猛衝,錯過很多風景,開不完的會,只能跟那個人說抱歉。”

馮唐:我和柴靜手都沒有拉過

Q=《北京青年》周刊 A=馮唐

好色而不淫,悱怨而不傷,可能這樣過一輩子好玩一些

“我和柴靜手都沒有拉過,但是不影響柴靜是個好姑娘這樣一個事實”,說罷曾經的八卦,他把時間調整到30歲,“因為猛打猛衝,錯過很多風景,開不完的會,只能跟那個人說抱歉。”馮唐想有個女兒,他也想跟大家說“男歡女愛重要,陪伴重要,原始衝動重要。”

Q:覺得自己是明星嗎?

A:我也沒幹什麼,但好像名聲越來越大。明星也談不上,可能不完全是小眾作家了。至少文學圈多多少少都知道。你說為什麼有點比原來紅了呢?我也沒跟柴靜真的在一起。去哪兒好像都有人認識我,原來沒有這麼多,可能積累到了一定程度,寫書15年了,有一個傳播的時間。

Q:八卦一下,您在幸福中嗎?

A:在幸福中,更恰當的說法是,男歡女愛是很重要的事情,陪伴對於生活質量也是很重要的。

Q:很多女孩奉你文藝男神,您覺得自己是一個好的情人和伴侶嗎?

A:看書和現實還是兩回事情,我覺得差的還是蠻遠的。

Q:您常常會說起自己的父母,自己更像誰?

A:外表像我媽,骨子裡像我爸,越到老的時候,競爭心好勝心都退去,應該更像,都喜歡喝喝好茶好酒看看好書,活一天賺一天,不要想太多。

Q:如果您有女兒,關於男人和這個世界,想告訴她什麼?

A:不能依靠男人,只能依靠自己,底線是自給自足,供給和需求能夠匹配,否則對安全感的期望,會破壞你很多的生活;其次有自己的心理體系,不管選擇做什麼,能夠自圓其說。這樣,她喜歡男的或者女的都無所謂。

Q:如果是兒子呢?說話的落點會不會不同?

A:剛才那兩點還是有用,有時人的狀態不好,很大程度來自於經濟上的壓力太大,而壓力太大來自於要的太多,2萬有2萬的花法,2000萬有2000萬的花法。你在路邊喝個啤酒吃個花生,有時比你撅著屁股掙2000萬,還舒服。形成三觀,要有主見。不要墨守成規,不要太乖,做點出格的事情。前兩個是基礎。後一個能做到做到,做不到也無所謂。

Q:他們找另一半,您會幹預嗎?

A:我只會問一條,你有沒有原始衝動?如果沒有原始衝動,是為這為那,就有問題了,兩個人開始的喜歡以後一定會淡的,甚至會沒的,但是最開始的喜歡,如果有,就是以後最大的基礎。我自己非常強烈地相信這一點。

Q:您希望以後有女兒還是兒子呢?您母親那麼彪悍,會為這種事嚷嚷您嗎?

A:我傾向於有閨女,但是如果可能最好一樣一個吧。同時減少他們的曝光,給他們隱私權。我媽嚷嚷很長時間了,但是這個事情聽天由命,不能著急。

Q:還會感到孤獨嗎?又怎麼看佛祖和酒肉?

A:有孤獨,還挺強。原來日程都排的很滿,有時自己吃個晚飯,還挺奇怪,但是這種相對一個人的時候,對心理的滋養還是很重要的,該放下放下,一個人不能被人性中的傻逼之處引得到處亂走,當然,人也不能對自己太彆扭,畢竟成佛的幾率很小,如果事事都和自己的本性對著干,好像也不對。酒肉財色還是很重要的。但我骨子裡還是喜歡相對中和一點,好色而不淫,悱怨而不傷,可能這樣過一輩子好玩一些。

Q:如果擁有時光機,可以見到任何想見的人,最希望他是誰,和他聊什麼?

A:司馬遷。他作為個人,只是活在一段時間一個環境,而《史記》是很多人在很多環境、很長時間範圍的事情,想聊這個關係,怎麼以己度人?怎麼受到宮刑還有平常心?我覺得我們倆理想有點相近,都是在大尺度的時間,能夠體會和挖掘人性。很多時候人們意識不到是自己人性的傻逼之處在到處閃爍,對人性理解越透徹,越容易少犯錯誤,從而達到某種程度的逍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北青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