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著名導演 > 正文

張藝謀有部爛片叫《三槍》 背後故事比電影精彩100倍

張偉平借著酒勁對趙本山戳戳點點——是真的戳戳點點,因為他不斷拿手指頭戳趙本山的腦袋。席間紛爭,趙本山拂袖而去,張藝謀分外尷尬。讓人難以理解,為什麼,張偉平語言挑釁還不夠,還要在動作上蓄意侵犯?他的想法,夠狠,讓張藝謀不寒而慄。張偉平的解釋是:「為什麼戳趙本山的腦袋?因為他腦袋裡有支架,我讓他血管再堵上,我戳死他。」

馮小剛有《私人訂製》,陳凱歌有《無極》,姜文有《一步之遙》,張藝謀有《三槍》。

那《三槍》到底是怎麼誕生的呢?

這三槍,第一槍自然是張藝謀,第二槍是趙本山,第三槍是張偉平。

有一次,張偉平專門讓張藝謀把趙本山請到家裡吃飯,席間張偉平罵了另一個著名導演,這個導演與趙本山私交很好,趙本山自然難以附和。(魚叔猜測,這個導演可能是馮小剛,2014年馮小剛任春晚總導演的時候,馮請趙本山做副總導演,可見他倆私交甚好)

張偉平借著酒勁對趙本山戳戳點點——是真的戳戳點點,因為他不斷拿手指頭戳趙本山的腦袋。

席間紛爭,趙本山拂袖而去,張藝謀分外尷尬。讓人難以理解,為什麼,張偉平語言挑釁還不夠,還要在動作上蓄意侵犯?他的想法,夠狠,讓張藝謀不寒而慄。

張偉平的解釋是:「為什麼戳趙本山的腦袋?因為他腦袋裡有支架,我讓他血管再堵上,我戳死他。」

仔細讀完女作家周曉楓曝先有關「張偉平當著張藝謀的面,威脅趙本山:我要戳死趙本山」的書中有關章節後,令人不寒而慄。雙腿打顫!

幾年前,華西都市報記者,曾與趙本山一次聊天。與趙本山談到過他與張藝謀拍攝《三槍》的話題時,當時,華西都市報記者問趙本山:「《三槍》是張偉平投資,張偉平這個人怎麼樣?」

趙本山當時嘆了一口氣,他堅決不談張偉平。更不說張偉平任何壞話。趙本山只談張藝謀怎麼優秀。但談到張偉平時,趙本山沒做任何評論。也從沒有有披露張偉平「要戳死趙本山」的話。

最後趙本山只平和地說:「一切都過去了。我都看到好朋友張藝謀的面子上。嚴格講,張偉平還是我的遼寧老鄉。」

以下是女作家周曉楓所撰寫的人物傳記《宿命:孤獨張藝謀》部分章節:

從2006年我捕手成為電影策劃,一直就在準備《金陵十三釵》,張藝謀計劃奧運會結束之後就開始拍攝。由於演員檔期和種種我並未詳知的原因,《金陵十三釵》暫時擱置,張藝謀突然要求我找到數月之內就能投拍的速成項目。

在我看來,這難以實現,兩年來的實踐讓我不再自以為是,磨出一個成型劇本絕非百日之功。然而,張藝謀變得非常急躁,急於求成。

後來聽說,張偉平屢次表達張藝謀擔任奧運會開閉幕式總導演期間,自己的公司停運,顆粒無收,這給張藝謀造成很大心理壓力。只有翻拍成片最快,張藝謀決定速戰速決。

並非事後諸葛,我在探討項目是否上馬時表示過激烈反對。理由簡單,原創是藝術家的生命力所在,如果翻拍,除非對舊作有著更為深刻或者顛覆式理解,否則無異東施效顰、狗尾續貂。

張藝謀急於求成,一方面是他忍受不了虛擲光陰,另一方面似乎出於心理需要,張藝謀覺得越快投產,就能越快地補償張偉平似的。

張藝謀最早看中的是科恩兄弟的《老無所依》,因為版權不便宜,且牽涉人員眾多,退而選擇《血迷宮》。

張藝謀、龐麗薇和我在珠江帝景一起看的《血迷宮》碟片,就片子的情節、邏輯和節奏而言,很抓人——但我依然反對翻拍,因為沒有找到什麼別樣的切入角度以及深化的主題理解。

可我人微言輕,加之與張藝謀的合作並未建立足夠的信任和默契,無力回天。張偉平先於張藝謀找到編劇史建全,人稱「史爺」,著手改編工作。

那天,張藝謀說去張偉平家吃晚飯,史爺已經在那兒了,算是開個碰頭會。從工作室出發,張藝謀開車帶著女兒末末,我開自己的車,前往東四環附近張偉平的家。去之前,我已被善意告誡,說話注意,小心為佳,別惹張偉平不高興。

如果某個員工、下屬或者合作者招致反感,張偉平就會要求張藝謀將其開除——「這會讓導演為難。」龐麗薇說。

但我這人缺乏適應性與靈活度,不會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更為糟糕的是,我倒喜歡見人說鬼話、見鬼說人話,搞得兩邊不討巧。我決定堅持自己令人討厭的倔強,頂多不蓄意挑釁,多看多聽少發言就是了。

對張偉平的初步印象,我並無惡感。他有著東北人常見的魁梧身材,聲音洪亮,頗具底氣。有網友在影視論壇里說他滿臉橫肉,初次接觸,張偉平看起來不僅沒有傳說中那麼凶神惡煞,相反,還有幾分溫厚。和我的心理預期相比,張偉平說話遠遠談不上「頤指氣使」,倒像「平易近人」,還流露出某種任性中的風趣幽默。

印象深的兩件事。一是張偉平家的菜單,作為一個饕餮之徒,那個神秘得幾近神聖的神戶牛肉我委實沒吃出神異,倒是他們家的燒茄子,燒出超越日常的美味——並非先經油炸,而是蒸過再燒,少油而鮮美。我的筷子忍不住一再往返,顯出劉姥姥面對大觀園裡的茄鯗那樣的失態。

另外一件,是張偉平帶我參觀他們家的條幅,好像分別為康熙雍正筆跡,他的介紹如在耳畔:「你看,同是皇帝的字,殺過人的和沒殺過人的,寫得就是不一樣。」我的字跡難看得堪稱可恥,對書法無從置喙,張偉平的話,讓我努力地觀察,試圖分辨御筆中的殺伐之氣。但我在歷史方面是個文盲,所以心裡犯迷糊:倆皇帝都殺人吧?是不是,張偉平指的,是殺「親人」?

這次會面,算是張偉平對我的「一飯之恩」。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好在與新畫面合作期間,我並未按原約定得到片酬,而且是遠低於那個數額——好處是今天我可以暢所欲言、毫無障礙。

數年裡,張藝謀基本上每周日中午都會到張偉平家吃飯。張藝謀討厭社交圈裡的你來我往,他平常此類活動不多。「到小偉家吃飯」,算是一項常規節目。同樣,張藝謀並不心存歉疚,因為他算是以自己的勞動支付了「昂貴的餐費」。

平心而論,張偉平是個挺有風格的人,看起來江湖豪邁,挺東北爺們兒的。他的表達傳神,任性的魯莽頗具風格,雖然行為上有些情緒化,但私底下不顯得驕橫。我乍一接觸,絕非媒體描述那樣危言聳聽。

張藝謀與他交往那麼多年,我猜至少最初相當一段時間,恰成互補的兩個人相處起來並不困難,關係可能非常愉快,度過一段「蜜月期」。張藝謀不滿意於自己內斂到閉塞的性格,乍一接觸張偉平的直抒胸臆、大刀闊斧,張藝謀或是欣賞、羨慕的,甚至,會有幾分自愧不如的敬佩。

張藝謀只喜歡干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他自己不想幹的事,尤其那種缺乏創造力的雜務,他反感和排斥,一聽就煩,最好不要擾亂他的視聽。除了對待電影他事無巨細,剩下的,張藝謀希望交由別人代管——從類型上,他確實需要一個「張偉平」這樣全面接管的操盤手。

張藝謀甚至沒有留意其中漸生的危險,被管得越來越多,他的自由也會陷入被管的危機。也許,這是一個不願全面管理自己的人所付出的代價。

特別說明:《三槍》翻拍自科恩兄弟的處女作《血迷宮》。《三槍》雖爛,但《血迷宮》才叫電影,對觀眾期望的最大限度的滿足。20年前的科恩兄弟橫空出世時就這麼牛逼,牛逼的都沒有進步空間了。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獨立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0325/533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