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永苗:中共互搏魔術 挺國民黨而打擊民國熱的真相

——民國熱與民國當歸

把抗戰中的國家軍隊模糊為國民黨軍隊,在國民黨而言是強調民國體系中國民黨執政的應然性,在共產黨而言,則可以掩蓋共軍對民國叛亂的罪性。

共黨挺國民黨來維護黨國體制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抗日名將張靈甫遺骨遷葬問題,這種崇拜民國的國粉顯然讓軍方擔心。報導最後則指出,如果大陸網友或者民間對張靈甫的話題是熱的,台灣方面對此事件表現出來的卻是冷到不行。

國民黨之精神黨員“國粉”與共黨同節拍。一些“國粉”總抱怨大陸對國民黨抗戰宣傳不夠!其實,自國民黨式微和“綠營”興起後,台灣媒體和社會已基本消失了“紀念國軍抗戰”之聲;現在島內已經沒有一座紀念國民黨抗戰的紀念館;輿論普遍頌揚“日治”!反而是大陸近年來建立起不少國民黨抗日將士的紀念物,電視屏幕也是“國軍抗戰劇”滿天飛!

陳小林說,作為越來越喪失政治倫理和法統資源的龐然大物,土共對國民黨的某種程度的接納容受,基於國民黨式微而竊換其政治倫理和法統資源為己用,用自己的現實資源與之聯合抵抗民間的民權民主運動能量。

共黨對國民黨以及歷史政治符號的有著徵用。共黨對國民黨政治資源的掏空和貪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國共合作,是借雞生蛋,第二次國共合作還是借雞生蛋,當他的合法性資源破產虧空後,又開始國共合作。前兩次的目的是殺掉公雞,這次是為了證明自己能生蛋讓人民不要殺公雞。以前借用孫中山作為先驅”為我所用”,如今開始借用抗戰的歷史道義資源。我經常碰到抗戰老兵不食紅粟的氣節,也經常碰到抗戰老兵拿到微博救濟就感謝共黨認為其能代表中國的敘事。還經常碰到這樣的呼聲,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而且這裡講的是和平統一的大義。

這一些前提強權出公理: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人不斷試圖說服共黨承認抗戰的歷史地位真相。不過很奇怪到出現精神分裂症:果粉他們同時堅持漢賊不兩立的立場,把共黨當做外敵黃俄。我認為既然漢賊不兩立,外部敵人是沒法啟蒙說服的,而作為內部的差異國民黨是可以說服啟蒙的,於是我不譴責共黨只譴責國民黨,不罵習近平只罵馬英九。我遭到這一些果粉的人身攻擊。他們立場與政治參與公開表達的行動是相反對立的,內外是不一致的,這一點與公知是相同的,公知懷著反共之心擁護共黨改良,所以這一些果粉的反公知的公知,與公知一樣小罵大幫忙,同樣能為共黨所利用,一旦共黨大規模承認國民黨的歷史地位和抗戰歷史的真相,這一些果粉就會成為擁護者,漢賊不兩立的政治正確立場拋之腦後,就像公知說自己推進了共黨改良,他們也會說他們推進了共黨承認歷史真相。

我看陸丹林的《革命史譚》,一開篇就說國民黨黨史編寫起於北伐成功後掌握中央政權後。這麼看來以國民黨黨史鵲巢鳩占民國歷史,北伐前的國民黨並不能代表民國的馬腳暴露無疑。1949年初,共黨文告一開始赤裸裸要求廢除民國法統,後來再改為廢除國民黨偽法統。49後共黨一直把國民黨等於民國,國民黨黨史等於民國史,以作為命運雙生子,來維持共黨就等於中國,共黨黨史就是中國史。第三次國共合作,不外乎是一次共黨對國民黨的利用和統戰,在此國民黨毫無談判與博弈的政治能力,並不是政治主體,與共黨附屬的民主黨派一樣,而是當做了花瓶,也許國民黨人士覺得自己是為了維護祖國統一大業起了作用。只有把國民黨拉進大陸人的政治視野,才能維護國民黨就是民國,從而維護自己的黨國體制。共黨成功“徵用”了果粉。楊錦麟說,大陸政府頒發抗日戰爭六十周年紀念勳章給張靈甫,由其後人代為領取,這已經是定論。

從《血戰台兒庄》的出現開始,共黨在抗戰方面的真相披露,和允許國民黨黨史的真相披露,就不安好心,只會以倒影自己黨國合法性為前提,例如明明是全民抗戰的,就扭曲為國民黨抗戰,在抗戰議題中強化黨國就是民國,明明是國軍國家軍隊,一定扭曲為國民黨軍隊。所以我一直對果粉揭露歷史真相,持非常懷疑的態度,就像公知被共黨利用來延續專制一樣,也是小罵大幫忙。網友邢正傑說,把抗戰中的國家軍隊模糊為國民黨軍隊,在國民黨而言是強調民國體系中國民黨執政的應然性,在共產黨而言,則可以掩蓋共軍對民國叛亂的罪性。

凡是被共黨在輿論上掐的,都是不重要的,如果重要,就會被遮蔽被過濾,不彰顯在公共領域,被迫躲藏在黑暗的邊緣,才能苟存。人民幣能解決的矛盾,是人民內部矛盾,輿論上的打壓的,是不重要的,如果重要,就是公安找你了。我對此有深刻體會。

革命與叛亂不同,叛亂者獲得權力後,會繼承被幹掉的掌權者惡的秉性,而這一些惡的秉性正是造成叛亂的原因,而革命會預防自己繼承被革命者惡的意志與制度。國民黨是民國的叛亂者,軍閥惡的秉性繼承發揚光大之,頂多就是一個新軍閥。當民國變為國民黨的黨國,黨國一體,對黨國的叛亂就會是對黨國體制的進一步加深。應該看到出來,共黨寫出來的民國歷史和國民黨黨史,比國民黨更加捍衛國民黨的黨國體制。就像日耳曼給猶太人偽造了一個統治世界的陰謀計劃,然後反猶,讓自己通過打倒猶太這個敵人從而獲取統治世界的權力。共黨必須在現實權力上奪取國民黨的,然而在歷史觀中強化拔高國民黨執政的必然性,從而成為自己合法性的先例。彼可以取而代之,代之之後,拔高彼中對我有利的,這是政治魔術之一。

中共的左右互博術

我不與共黨意識形態控制發生辯論。當民國熱被《紅旗文稿》和中央文獻社前社長批判時,被兩個大學者與一個五毛姑娘的攻伐給蓋著了,沒成為熱點。也就是說,不與共黨意識形態控制發生辯論的,噴口水戰鬥的,就會出局。這是壞事,也是好事,因為從來輿論戰爭都沒有爭取過中間立場的過來,都是站在各自山頭,維護自己的存在感。莫之許與自己所在的公知圈決裂,找了笑蜀當靶子,是為了彰顯自己的立場,也就是說是在公知圈裡面,不再其外的立場,同一個圈一定是同一個圈子但有差異,而且我的是對的,你們是錯的,也就是主導權真理應該在我這一邊。

共黨其實已經放棄了意識形態戰爭的政治效果,假裝打不放棄這個戰場,其實沒什麼期待,其真正在意的是槍杆子與錢袋子,可是我們所謂的民主推動者,就自信滿滿得意洋洋地打一場場對付死豬對付稻草人的戰役。殊不知,要是沒有他們參與,共黨的意識形態戰場就空無一人,沒有戰爭。民國熱自己設置議題,不跟著共黨的發牌而應牌,而是自己發牌,迫使中共應派,領導中共來應戰,所以絕對不與中共意識形態發生你來我往的戰鬥,沒有必要在共黨的磁場裡面獲得存在感,由被鎮壓被打擊來獲得承認。

中共反民國熱,可以看出其合法性危機:他們總是回到1949建政時刻來捍衛合法性,一開始就是僭越的心態,總得為自己顛覆民國政府找正當性。如果沒有合法性危機,他們就會自我肯定有制度自信,而不是不斷自我辯護。民國熱讓他們採取自我辯護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他們高樓大廈地基的塌陷。

中共制度自信之自我肯定,是模仿美國的制度自信,可是美國人獨立後不會把制度建立在苦大仇深地定義英國為敵人,而是迅速與英國和解,自己對自己樂觀自信起來,精神上斷奶,不依靠於弒父情結。可見49後自己所行沒法制度自信,只剩下抽象的制度自信指令。讓自己靠近目標,而且不斷勝利,而不是醜化敵人。

反民國熱是要回到毛主義,那也要看誰的毛主義,是毛,習的毛主義,還是知識分子官僚集團的毛主義。毛是49後最堅持民國國號的,習接著胡連會徵用國民黨為自己所用,是一貫無關意識形態正確,只要為我所用就好。如宣傳上反美,外交經濟政策上親美。自干五拍馬屁,恐怕拍到馬腿上了。畢竟只是知識分子

把民國熱閹割為民國史熱,暗示民國已亡,這隻有睜眼瞎的49豬才能做得到。我不擔心共黨的反民國熱,只要論述民國在當下的優越性,就足以以今勝古。他們所闡述的他們父母輩在民國遭受不平等,說明自己在共黨中成為準人上人,父輩的不幸成為捍衛當下准特權的資本。父輩的幸與不幸已無關當下。

我要給中共指點意識形態作戰的段位,提高戰鬥力到旗鼓相當,否則我們幹起來無趣。巨大的恐龍是怎麼死的,笨死的。意識形態的敵人,是指定的,製造生產出來的形象,就像黑夜中走夜路,有沒有鬼沒有科學依據,關鍵在於讓人害怕。打擊民國熱,說明民國熱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恐慌。

有人問說打擊民國熱,你怕不怕。我說,在毛之後已經是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如果真的要抓,要動真格,就會出其不意下手,不會敲鑼打鼓的。一般動用輿論批判的,效果就是幫忙炒作起來。

我對中共打擊民國熱的左右互搏魔術,有著很深的憂心。它通過主奴辯證法的議題設置,大規模的宣傳灌輸,把政治性的,要求民國賦予權利的民國當歸閹割為”歷史虛無主義”,變為是向中共提出訴求,僅僅是作為中共的反對黨而存在。我們忠誠於民國,不求中共的恩賜。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