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中共農業部: 大陸農業面源污染日益嚴重

中共農業部稱,儘管採取行動減少化肥和農藥過度使用,農業面源污染仍在加劇。農業部還敦促農民採用有機肥,以對抗嚴重的土壤和水體污染。但專家們指出,要達到農業部的目標很可能影響糧食產量。

農民在為北京延慶出口市場的蔬菜農作物噴洒農藥。(AFP)

中共農業部稱,儘管採取行動減少化肥和農藥過度使用,農業面源污染仍在加劇。農業部還敦促農民採用有機肥,以對抗嚴重的土壤和水體污染。但專家們指出,要達到農業部的目標很可能影響糧食產量。

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4月14日在國新辦舉行新聞發布會表示,中國農業面源污染目前的情況總體上不容樂觀,污染種類多、分布廣,各種類型在不同地區差異是比較大的。他舉例說,如在西北乾旱地區,由於農膜的大量使用,農膜污染問題、白色污染問題就比較突出;在中東部地區,由於化肥、農藥的使用,再加上特殊的生活氣候條件,農藥化肥面源污染的問題相對就比較突出;再比如南方,由於畜禽養殖規模化水平比較高,規模也比較大,相對來講農業畜禽糞污污染問題就比較突出。

張桃林表示,面源污染需要解決的重點問題,一是化肥農藥的污染問題,中國目前化肥使用量還是較高;其次是,化肥的利用率還不高,尤其是果樹、蔬菜方面的問題相當突出。中國現在的農藥利用率,跟發達國家比較還有較大差距。另外,畜禽糞污是農業面源污染的一個最大的來源。現在規模化養殖的速度比較快,如果處置不當,或者配套設施跟不上,就可能產生環境事件。再有,秸稈的問題是比較突出的。秸稈的綜合利用率是76%,但是秸稈的量現在還在增加,秸稈焚燒會導致環境問題;秸稈如果隨意堆到河溝里、湖裡,通過腐爛也會產生有害物質進入水體。

中新網的報道說,農業部日前發布的《關於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施意見》提出要求,力爭到2020年農業面源污染加劇的趨勢得到有效遏制。《意見》稱,目前,中國農業資源環境遭受著外源性污染和內源性污染的雙重壓力,已成為制約農業健康發展的瓶頸約束。一方面,工業和城市污染向農業農村轉移排放,農產品產地環境質量令人堪憂;另一方面,化肥、農藥等農業投入品過量使用,畜禽糞便、農作物秸稈和農田殘膜等農業廢棄物不合理處置,導致農業面源污染日益嚴重,加劇了土壤和水體污染風險。

旅居德國的中國環保專家王維洛指出,中國農村地區所遭受的包括土地重金屬污染在內的各種污染狀況相對更嚴重,而這是過去30年來政府不作為和企業不負責任造成的:

“中國的重金屬污染問題是相當嚴重的,中國很多的河流都已經被污染了,而中國農地的重金屬污染面積則更大。而造成這個污染的主要來源就是工業廢氣、廢渣和廢水的排放。而企業是根據中國政府所允許的標準來排放污染物的。因此可以說,中國企業和政府都對如今中國嚴重的污染狀況負有責任。”

海外中國學者廖然表示,近來來自中國的很多新聞報道都顯示,中國各方面的污染問題的確很嚴重,而中國政府對污染問題的認識也較深,也表現出要設法遏制污染進一步惡化、以及改善污染狀況的決心,但中國30年來的無序發展和腐敗相結合所造成的嚴峻污染狀況,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無法得到好轉:

“中國的污染狀況確實很嚴重,而且,這個污染狀況跟中國的腐敗問題又是密切相關的。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時候,環保廳、環保局、環保署這些單位在政府各級里都是排在最後的。而各企業只要把錢按時送到環保部門官員手裡,那麼它們就可以繼續排放污水或廢氣之類的。如果不是中國政府官員的嚴重腐敗在作怪,中國今天也不至於陷入如此嚴重的多方面嚴重污染的這個處境。”

另據路透社的有關報道,中國消耗全世界約三分之一的化肥。報道援引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的話說,在中國,果樹的化肥使用量為每公頃550公斤,蔬菜每公頃365公斤。他提出,農藥使用量應從目前的32萬噸降至30萬噸,並鼓勵農民使用有機肥。

然而,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仇煥廣卻對農業部的計劃提出了質疑。他指出,中國的土壤肥力正在下降,因此需要施肥進行維持。他認為,使用動物糞便等有機肥將消耗更多勞動力,而農民本就面對勞動力成本上升的問題。

農村面源污染是指農村生活和農業生產活動中,溶解的或固體的污染物,如農田中的土粒、氮素、磷素、農藥重金屬、農村禽畜糞便與生活垃圾等有機或無機物質,從非特定的地域,在降水和徑流沖刷作用下,通過農田地表徑流、農田排水和地下滲漏,造成大量污染物進入受納水體(河流、湖泊、水庫、海灣)所引起的污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