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閔良臣 :《求是》雜誌社長的話你信嗎

幾天前,本人常瀏覽的一家網站掛出一篇文字,說的是在今年三月全國兩會現場,中共中央主辦的《求是》雜誌社長李捷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了一堆話,講出不少觀點。至於這些觀點的對錯,只要是一個大腦正常的人,很容易就能作出自己的判斷。現在把其中一部分觀點抽出來,疑義相與析,看看哪些是對的,哪些似乎不對,還有哪些顯然是極要不得的。這裡需要申明一句,這樣做,絕沒有像李捷所指責的那樣「老是想把對方排斥掉」的意思──而且在中國大陸,總覺得李捷如此說話,實在是有「倒打一耙」之嫌,甚至可以說就是在顛倒是非,溷淆黑白。

李捷一邊贊成「言論必須要疏,要引導」,反對一味地「堵」,一邊又強調不能允許有「衝擊我們底線的東西」,要依法治「堵」。為什麽呢?因為「各個國家的法律都是不允許的,比如攻擊我們的憲法,攻擊我們的基本制度,攻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攻擊改革開放和四項基本原則,直接攻擊我們根本的一些路線方針政策」,等等。

聽李捷這話,好像今天這個世界上,東西方國家、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民主與專制,都是一樣的了;美國和中國在意識形態上也更是沒有什麽區別。果真如此,世界大同,還有什麽可爭的呢?不然,在民主國家攻擊法律不允許攻擊的東西,與在專制國家攻擊法律不允許攻擊的東西,也是一樣的嗎?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麽也就不會誕生馬克思主義,因為當年《共產黨宣言》開宗明義,就是要用暴力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奪取政權;如果回答是肯定的,中國共產黨就不會誕生,更不應該在一次又一次「國共合作」後,居然還用暴力革命把一個合法的政府推翻。可見,既然法律是由一個政體制定,如果這個政體本身合不合法都存在問題的話,那麽,這個政體制定的有些東西難道不可以「攻擊」嗎?再說,一個正常人,為何要衝擊「我們底線」,為何要攻擊法律不允許攻擊的東西──說不通啊。

李捷在回答澎湃新聞記者怎麽去理解依法治理這個「堵」時,又說道:「堵的目的不是為了堵,是為了疏,就是為了引導。」怎麽引導呢?李捷說他在為去年《紅旗文稿》結集出版寫的一篇幾百字序言中「講到,我們經常講真理是不怕爭論的,而且真理是越辯越明。真理的發展,一靠不爭論,二靠不怕爭論,是兩者的結合」。

這就讓中國很大一部分網民想笑了,笑李捷自欺欺人,笑李捷大言不慚。

地球人都知道,中國是一個最害怕對真理爭論的國家。不然,在中國大陸,真的敢讓國民對真理自由爭論嗎?人民日報、求是雜誌,什麽時候允許反對的聲音出現過?李捷可能不知道,身在中國大陸,人們最厭惡有人說這種話,因為說這種話的人,輕點說,是睜眼瞎話,重了說,簡直就是無恥的胡說八道。著名電影評論家鍾惦棐先生(即著名小說家鍾阿成之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公開質疑大陸有「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說他從來沒見過。

鍾惦棐先生從來沒見過,其他國民有誰見過嗎?1949年至今,中國有哪一天允許國民對真理自由爭論過呢?換而言之,1949年後,中國大陸沒有一天不害怕對真理的爭論。一旦爭論起來,紙里也就包不住火了,維護穩定也就又成了政府的「頭等大事」。1957年雖然允許「大鳴大放」幾天,可事後證明,那不過是「偉大領袖」的陽謀,而當年凡是不明就裡「鳴」過「放」過的人,也都無一例外地成了「右派」。二十餘年後,儘管又搞了一場「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的大討論,也是有限度的,一切都在執政黨掌控之中。更重要的是,之所以允許開展這場討論,其實不過是為了證明否定文革,搞改革開放以及小平同志的復出都是合法的,是符合真理的。

不然,正如一位網友所質疑:「我們能上央視與黨報黨刊辯一辯『特色』主義核心價值觀與『普世價值』民主憲政誰是誰非嗎?能在那些媒體上辯論人性與黨性、人權與主權的本末主次關係嗎?別說在那些媒體上與他們辯論,在自媒體上讓他們荒腔走板的無恥言論徹底現形時,他們就給你封了。如此這般,居然還敢說不怕爭論。另外,他們滿世界買辦媒體搞形象宣傳,鼓吹中國模式,人家能在中國辦媒體說說其他模式嗎?不讓人家說也行,能讓自己同胞上報紙電視論一論其他模式嗎?」

現在可以這麽說,1949年後大陸政府所做的大事,都是為了政治,為了政權的鞏固,不是為了真理,一天也沒為過真理。因此,到今天,李捷社長還在矇騙國民,說什麽不害怕爭論真理,會有人信嗎?

除了像這樣欺騙國民,李捷在談到因中國社科院院長王偉光那篇文章引起的反應時,認可「外界是多慮了,或者說過於敏感了」。在李捷看來,「包括網路上不贊成『文革』的一些網友,有時候使用的思維還是『文革』思維,也是非理性的,老是想把對方排斥掉」。

如果是外星人讀到李捷這話,說不定當真認為,中國一些網民真不是個東西,為何一邊反對,一邊又不放棄自己所反對的呢?

其實,這不過是李捷要「倒打一耙」。本人不否認,確實有極少數這種網民,但在我們這樣一個國家,就算那些既不贊成「文革」同時也不免還帶有「文革」思維的人,有時「是非理性的」,甚至「老是想把對方排斥掉」,可誰都知道,那些人僅僅是個「想」字,他們因為沒有任何實際權力,因此他們的「想」不過是空想,沒一點實際意義。

相反,既想把對方「排斥掉」,又能付諸行動的,正是像人民日報、求是雜誌這種喉舌報刊,是各級地方政府官員乃至像原中共中央政治常委周永康那樣的高官,而且這些年大家都能感受到中國一些權力者利用所控制的「國家機器」不時地「把對方排斥掉」。當然,「排斥」時總不忘給對方安上一個罪名,以求「名正言順」,以求「依法治國」。而好歹也要算一家媒體的當家人李捷社長,為什麽就不能站在公正立場說一句公道話或一句真話。連一句真話都不肯說的人辦的刊物,除了起到「喉舌」效果,除了給國家高層領導提供一些虛假信息,對中華民族、對整個國家還能有什麽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