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若第3次世界大戰爆發 核武器將帶來怎樣末日?

核武器一直以其殺傷力、破壞力極強的特點使人談其色變,但關於核武器如何毀滅世界,人們還有不解。仍有許多人因為長島長崎事件認為核武器毀滅世界就是一瞬間的破壞力,其實核武器毀滅世界的意義是指摧毀地球的生態系統,這並不是一瞬間的,而是一場非常難捱的黑暗之冬。

核武器產生的破壞力

核武器是指包括氫彈、原子彈、中子彈、三相彈、反物質彈等在內的與核反應有關的巨大殺傷性武器。

核武器爆炸時釋放的能量,比只裝化學炸藥的常規武器要大得多。

例如,1千克鈾全部裂變釋放的能量約8×10^13焦耳,比1千克TNT炸藥爆炸釋放的能量4.19×10^6焦耳約大2000萬倍。因此,核武器爆炸釋放的總能量,即其威力的大小,常用釋放相同能量的TNT炸藥量來表示,稱為TNT當量。

美、俄等國裝備的各種核武器的TNT當量,小的僅1000噸,甚至更低,已有微型核武器,爆炸當量在幾十噸;大的達1000萬噸,前蘇聯曾試爆過5000萬噸當量的氫彈,即「赫魯曉夫炸彈」,是人類歷史上動物死亡最多,最慘烈的一次核爆炸。

核武器爆炸,不僅釋放的能量巨大,而且核反應過程非常迅速,微秒級的時間內即可完成。因此,在核武器爆炸周圍不大的範圍內形成極高的溫度,加熱並壓縮周圍空氣使之急速膨脹,產生高壓衝擊波。地面和空中核爆炸,還會在周圍空氣中形成火球,發出很強的光輻射。

核反應還產生各種射線和放射性物質碎片;向外輻射的強脈衝射線與周圍物質相互作用,造成電流的增長和消失過程,其結果又產生電磁脈衝。這些不同於化學炸藥爆炸的特徵,使核武器具備特有的強衝擊波、光輻射、早期核輻射、放射性沾染和核電磁脈衝等殺傷破壞作用。

核武器引發的危害

核武器引發的危害大致上分為兩個方面,一是破壞建築,二是放射性污染。

核彈的主要的破壞力來自於衝擊波效應。絕大多數的建築(當然除了特別加固和抗衝擊結構的工事),將受到致命的摧毀。衝擊波的速度將超過超音速的傳播,而他肆虐的範圍會隨著核武器當量的增加而增加。兩種相似又不同的現象將隨衝擊波的到來而產生:

靜態超壓:衝擊波帶來的壓強急速升高,任何給定點的靜態超壓正比於衝擊波中的空氣密度;

動態壓強:即是被形成衝擊波的疾風拉扯的效應,疾風會推動、搖晃和撕裂周圍的物體。

大多數核武器空爆造成的破壞就是由靜態超壓和動態的疾風合成的效果。較長時間的超壓拉動建築結構使其變得脆弱,這時吹來的疾風再一舉將其摧毀。壓縮、真空和拉扯效應總共會持續若干秒鐘,或者更長。而這裡的疾風比世界上任何可能出現過的颶風都要更加兇猛。

核武器試驗的沉降物帶來的放射性污染對人體和動物存在損害作用,不同劑量照射下死亡率也不同,但不意味著小劑量的照射就不會有影響,實驗證明,照射劑量在150rad以下,需經20年以後,一些癥狀才得以體現。放射性也能損傷遺傳物質,主要在於引起基因突變和染色體畸變,使一代甚至幾代受害。同時,放射性對環境也能產生很大污染。

核武器帶來的世界末日

1983年10月五名美國科學家曾正式提出「核冬天」效應的理論,引發全世界關注。

研究者以美蘇使用核武庫中40%核武器(50億噸)在北半球進行核戰爭為背景建立物理模型,利用公開發表的核武器性能數據建立數學模型,得出了這樣的推論:

在一場50億噸當量的核大戰中,可將9.6億噸微塵和2.25億噸黑煙掀入空中,射向地球的陽光被這些黑煙的微粒吸收而變熱,變熱後的黑煙又產生一股上升氣流,將黑色微粒子推向30公里高的同溫層,使臭氧層遭到破壞。

這樣,整個地球就會變成暗無天日的灰色世界,厚厚的煙雲遮蓋著天空,終日不散,日夜難分。同時因為臭氧消耗導致的次生效應,將會對人類多種主要農作物產生影響,也會通過殺死浮游生物而毀壞海洋食物鏈。

陽光無法照射,氣溫急劇下降,植物被凍死,海洋河流凍結,地球生態遭到嚴重破壞,人類生存條件被毀於一旦。

嚴寒,再加上核大戰帶來的高劑量輻射,工業、醫療、運輸設施被廣泛破壞,以及食品和農作物的短缺,將最終導致因輻射、疾病和饑荒等原因引起的人類大規模死亡。

這就是核武器所帶來的世界末日。

目前,世界上有五萬多個核彈頭,約達200億噸TNT當量的核武器,這樣規模的核大戰一旦爆發,人類將在經歷一場難捱、黑暗的冬天后,真正迎來世界末日。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瞭望智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