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徐純合案聲援者獲釋拘留所中遭毆打 失聯律師公民仍下落不明

因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外拉橫幅、發傳單聲援徐純合而被行政拘留的十餘名公民,目前已陸續獲釋。其中,周日獲釋的王芳向本台表示,他們在拘留所中都遭到暴力毆打,且至今沒有收到拘留通知書,她們將對此提出起訴。此外,上周四前往慶安要求會見被拘者反遭拘留的幾位律師及公民至今仍下落不明。

圖片:5月24日,各地公民到哈爾濱鐵路公安局前舉牌聲援徐純合。(聽眾提供)

因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外拉橫幅、發傳單聲援徐純合而被行政拘留的十餘名公民,目前已陸續獲釋。其中,周日獲釋的王芳向本台表示,他們在拘留所中都遭到暴力毆打,且至今沒有收到拘留通知書,她們將對此提出起訴。此外,上周四前往慶安要求會見被拘者反遭拘留的幾位律師及公民至今仍下落不明。

今年5月中旬前往慶安聲援徐純合而被警方行政拘留的公民日前陸續獲釋。周日(5月31日)上午獲釋的王芳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十幾名同時被抓的人中,只有因為遭到毆打而砸毀電視機的閆春鳳拘留時間被延長十天,其餘的都已被釋放。

王芳告訴記者,他們在拘留所內多次遭到警方暴力毆打,而在羈押的第一天,他們還被騷擾而無法睡覺。

“他打我們不止打一次,打了好幾次。他抓了我們直接把我們拖到慶安縣公安局旁邊的房子裡面,然後又把我們轉到慶安縣交警大隊交通事故處理中隊,在那裡他就打了我們,還非禮了劉春霞。當天晚上我們一晚上在那裡都沒有睡覺,他們很晚才給我們晚餐吃,到了晚上他也不讓我們睡覺,警察故意把手機放音樂放很大聲,晚上3點鐘吵我們,我們跟她交涉了以後,他們領導過來就沒讓她放手機音樂,她就故意很大聲音和那些男警察聊天、嬉鬧。到了第二天上午10點鐘,他就把我們帶到慶安公安局又作筆錄,到了下午,他就把我們送到慶安拘留所拘留10天,這期間他們又打我們。22號上午他打了劉星,到了下午,他又打閆春鳳。到了6點鐘,他們縣公安局國保、便衣來了一大幫子二、三十人都不止,把我和閆春鳳拖出去,先是打我的頭、捏我的脖子,我倒在地上,他就踢我的腰,最後拎著我的兩隻腳,把我從房間里拖到走廊,銬上銬子帶到他們辦公室,揪我的臉、扇我的耳光。他們也是這樣打閆春鳳的,張皖荷也是這樣被他們拖出來的。我們基本上每個人都被打了,最輕的也是扇耳光、踢腳。他們簡直就是一幫土匪流氓、太無恥了。”

王芳表示,他們被關押期間,拘留所拒絕提供飲用水,他們只能喝自來水,一日三餐也十分簡陋,給他們吃的只有白米飯和已經空心了的老波菜湯。一起被關押的有低血糖患者,所方拒絕給糖,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島素也很困難。而且包括拘留所所長在內,所有人都十分粗魯,開口閉口髒話連篇。王芳說,他們至今都沒有收到拘留通知書。對於這種種違法行為,將提出控告。

“總而言之就是在裡面挨打、不給吃的、不給喝的。肯定要起訴,因為他拘留我們都是非法的,我們到現在都沒有拿到拘留通知書,他釋放我們的時候也沒有蓋章。周一的時候我會去縣公安局要拘留通知單,然後準備起訴他們。”

此外,上周四(5月)游飛翥、馬衛、遲進春、於雲峰等律師及公民前往慶安要求會見被拘留者無果後失聯,其中已知游飛翥被以“尋釁滋事”拘留15天。隨後,唐天昊等律師趕赴慶安,不過,直至周日,仍無法確知失聯者的下落。

唐天昊律師周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根據一些消息分析,游飛翥等人或被關押在望奎縣拘留所內,他們當天前往拘留所交涉,但卻與所方發生了一些衝突。

唐天昊:“游飛翥他們沒有被關在慶安,我們大致估計可能關在望奎,但我們剛才在望奎拘留所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剛剛才脫身出來。我們差點被構陷。”

記者:“等於還沒有辦法知道游飛翥他們的下落。”

唐天昊:“既然在(望奎拘留所)這個地方發生這樣激烈的衝突,我們認為(游飛翥等人被關押在望奎看守所)可能性非常大,佔到40%的可能性。”

記者:“但是他們沒有承認游飛翥律師被他們關押。”

唐天昊:“他迴避。”

唐天昊表示,他們律師將會與其他獲釋的公民一起繼續尋找游飛翥等人的下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