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鮑彤聲援訴江 :江澤民犯下反人類罪 活摘器官天地不容

鮑彤: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黨、活摘器官的政府都應該受到人類的譴責,都應該站到歷史的被審判台上成為被告,接受審判。活摘器官是天地不容。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所有公民的迫害;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應該受中國憲法和國家保護;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為人類文明所不容,是反人類罪,其罪惡罄竹難書;江澤民作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始作俑者,天地不容。朱鎔基曾經在《人民日報》上告訴大家說:法輪功是合法的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6月9日就中國大陸近日發生的“控告江澤民”現象接受記者專訪表示聲援控告江澤民大潮。

鮑彤說,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所有公民的迫害;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應該受中國憲法和國家保護;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為人類文明所不容,是反人類罪,其罪惡罄竹難書;江澤民作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始作俑者,天地不容。

以下內容根據記者採訪錄音整理。

記者:很多中國民眾都控告江澤民,對此您怎麼看?

鮑彤:按照憲法是可以的。老百姓可以監督他的官員,不管是現在的官員或者過去的官員。

老百姓作為公民根據他的了解來監督,來向社會提出他對哪一個領導人、現在的領導人或者過去的領導人不信任,這是合法的,這是應該受到中國憲法保護的;如果中國憲法是有效的,那麼這件事情就是應該是合法的。

我覺得他(江澤民)在這個問題(法輪功)上、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比朱鎔基差得多。朱鎔基曾經在《人民日報》上告訴大家說:法輪功是合法的,中共沒有取締法輪功的意思,希望法輪功學員能安心修煉。我覺得這個事情是很正確的。怎麼過了幾天,我的印象是不到一個月吧,國家總理剛剛說了這個話,中共中央總書記就把國務院總理的那個話就當作一張廢紙撕掉了,這是非常錯誤的。

就法律涵量來說,朱鎔基講的話是合法的,是按照法律來辦事情的;江澤民搞那一套東西呢,那是胡鬧。領導人(指江)不僅胡說八道講了一些非法的話,而且把他這個非法的意見當作一個什麼國家意志,強加在政府頭上,強加在民眾頭上,強加在所有的老百姓頭上,這是很糟糕的。

不是因為他(江)下台了因此他就犯法;他沒下台的時候作為國家元首、作為黨的總書記他就犯法了。所以現在老百姓對這件事情憤慨,要求重新提起這件事情來,要求國家的司法機關依法來受理這個案件。我看這個是正確的。

記者:江澤民十多年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您了解的有多少?

鮑彤: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種罪惡,應該說是屬於反人類罪。

江澤民作為一個領導人,對在社會上、在民間流行的這樣一種信仰、這樣一種健身的方法、特別是在醫藥資源對底層社會十分缺乏、十分困難的情況下,(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我覺得是毫無道理的。

記者:我想請您進一步談一下江澤民發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中國社會帶來了什麼樣的傷害,比如說在國家的法治、道德人性良知、善念等等這方面,給中國人帶來了怎麼樣的迫害?

鮑彤:他(江澤民)做這樣的事情,他做出這樣一個決策,他本身就是一種無法無天的行為,他直接繼承了毛澤東最壞的品質--就是他愛怎麼就是怎麼樣,然後法律就應該怎麼樣,國家就應該怎麼樣,“真理”就應該怎麼樣,“是非”也應該怎麼樣,老百姓就必需忍受,就必需承受,而(中國人)不能反駁他,不能反抗他,不能批判他,不能監督他。

這是文明所不容,是人類所不容的。

老百姓不能這樣做,一個什麼總書記,一個什麼國家主席,你當了總書記,當了國家主席,就這麼厲害?!無法無天!這個留下的影響是極為惡劣。

江澤民、毛澤東、鄧小平,這三個人都有共同的特點,無法無天。三個和坤,無法無天,這個對中華民族的道德,中國社會的摧殘,說不清楚,說不完,罄竹難書。

記者:正如剛才所說的,江澤民對人民所犯下的罪是罄竹難書,那麼有很多人認為,江澤民迫害的是普世價值,他危害並不單單只是法輪功這個群體和大陸民眾,他危害是整個的全人類。您對此持什麼樣的態度。

鮑彤:這個判斷是正確的。對任何一個公民的迫害,也就是對全體公民的迫害,對任何一個公民的迫害,也就是對社會的迫害。

法輪功的信仰者也是公民。對法輪功的成員用非法手段來進行迫害,就是對其他的公民,也可以同樣用非法的手段來進行迫害,這個道理是一樣的。因為他所侵害的,他是人類的良知,他是整個是非觀念。他侵害的是社會進步的力量,是文明的力量。

記者:江澤民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始作俑者,活摘器官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這樣的滔天罪惡是不是應該得到全人類的控告呢?您對此持什麼態度?

鮑彤: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黨、活摘器官的政府都應該受到人類的譴責,都應該站到歷史的被審判台上成為被告,接受審判。活摘器官是天地不容。

記者: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誤認為控告江澤民是一種政治行為,就如您剛才所說的,江澤民有罪控告他是正常的,您怎麼看呢?

鮑彤:對這樣不同的意見,我是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互相交流。把自己的觀點,說出來,說清楚,讓對方理解。

什麼叫做政治運動,政治運動就是一種政治力量,利用它來全面掀起一個什麼東西,打擊什麼東西。比方說,香港現在在選舉中,這些問題是人心所向,這個東西,不是什麼政治運動,他不是政治家煽動起來的東西,他是自然而然的吸引社會注意,因為這些問題,也涉及到社會公眾切身的利益,直接的或者間接的,這很自然的引起大家的注意。這個怎麼叫“煽動”?

如果江澤民沒有罪,你“煽動”,你審判他,他還沒有罪;如果他有罪,你不審判他,他還是有罪。

有什麼“可怕”的打官司,(比如)控訴,監督,這個引起人們注意,這個都是一種方式,這種方式本身,都是人類社會的一個正常現象。有意見就說嘛,這才是正常社會。

要壓住,要輿論引導,要什麼屏蔽,我覺得這個東西非常愚蠢,只有像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這種愚蠢到認為可以用欺騙,可以用壓迫,可以用封嘴巴,來把社會封住的人,才能做的出來(這樣)的事情。我看這些人,雖然還有,但是越來越少,他的辦法也越來越不靈了。

記者:請您談談中國的告江大潮對中國社會有什麼影響。

鮑彤:講真話、講心裡話,公民行使自己的應有的權利。(因為)思想是自由的,言論是自由的,監督是自由的,選舉是自由的,上訪也是自由的,控訴也是自由的,應該給公民這種權利,沒有這種權利就不叫“國家”。

(中共)欺騙老百姓,說“憲法上有這個權利,但是按照中國特色你沒有這個權利,因為(中共說:)我們的觀點和你們的觀點不一樣”,這種東西就是胡鬧。我看這種事情、這一套東西,越來越多的老百姓已經看破了。

這些人權力越大壓力越大、辦法越多、天羅地網越是嚴密,那麼說明這些人手裡的真理越少。手裡的真理越少,心裡的人性也越少。

現在我看到還是有人用這一套東西愚弄老百姓、欺騙老百姓,還自以為得意,洋洋得意,對這一套東西很感興趣,我看他遲早會敗在自己的這種權術裡邊。

記者:鮑彤先生,您是否聲援中國告江大潮?

鮑彤:我當然聲援啦!我認為這是公民行使法令的權利,這個事情應該得到法律的保護。不僅是我作為一個公民應該聲援,我想。國家根據法令也應該聲援。國家根據法令應該支持每一個公民的合法行動,應該進行加以保護而不得壓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