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伍凡:范長龍訪美是今年中美戰略會談的第一場

作者: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50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范長龍訪美是今年中美戰略會談的第一場」。我今天的評論會涉及到許多方面,有中美關係、中俄關和美俄關係,所有這些關係都最終歸結到中美關係。

范長龍與卡特會談預期建立中美兩軍定期對話,化解可能的緊張以及避免誤判

海外媒體在報導范長龍訪率團訪問美國的時候都強調,這次訪問是一年前訂下的計畫所安排的,預期建立中美兩軍定期對話,化解可能的緊張以及避免誤判。「南海局勢」是范長龍和卡特(Ashton Carter)會談的主要議題之一,也會碰觸到網路安全議題,包括中國黑客涉嫌侵入到美國軍事及商業網站,我相信他們會有很坦誠的討論。

國防部長卡特11號與到訪的范長龍在五角大廈會談,卡特在會面當中強調其對建立持續而實質性的美中軍事關係的決心,並指出這一個關係應該以雙方在加強人道援助、災難救援、維和、軍事醫學及打擊海盜的領域的合作為基礎。對劍拔弩張的南中國海,卡特再次呼籲中國及所有宣示主權的相關國家,停止土地開發,停止造島,並依據「國際法」尋求和平方式,解決領土爭端。

范長龍敦促美方繼續秉持不選邊站隊的立場,減少在南海地區的海空軍軍事活動,保持南海地區和平與穩定。范長龍說南海問題只是中美關係中的一個插曲,中美雙方應該登高望遠,關注更大更多的重大國際問題。卡特與范長龍就中美軍事關係、區域安全和包括南中國海島嶼爭端在內的海事議題,進行了交換意見。

2002年中國和東盟各國所簽署的《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第五條指出各方承諾保持自我剋制,不採取使爭議複雜化、擴大化,和影響和平與穩定的行動。包括不在現在無人居住的島、礁、灘、沙或其它自然構造上採取居住的行動,應以建設性的方式處理它們的分歧。但時隔13年後,事態的發展使南海各方並沒有遵守這個宣言。

過去的幾十年當中,南海各方包括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與台灣,都已經在南海建島

中國在南海建島,並不違反國際法,這一點美國官員也有所承認。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十年當中,南海各方包括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與台灣,都已經在南海建島。據美國國防部長卡特5月30號在新加坡說,南中國海有爭議的幾乎所有各方,過去這些年裡都紛紛在不同程度和範疇內修建了自己的據點,也就是造島。在南沙群島越南就建了48個,菲律賓修建了8個,馬來西亞修建了5個,台灣修建了1個。

卡特說:不過有一國家在這個方面走的比任何一方都遠,速度也比任何一個方都快,那就是中國。中國在過去短短的18個月里,填海造地超過了2000英畝,接近8平方公里,包括與所有其它國家的總合,現在不清楚中國會繼續怎麼做,到什麼時候才結束。但是卡特呼籲南海各國停止造島,至今沒有一個國家接受這個呼籲。美國要求中國停止建島,已經被中共拒絕,並要求美國在南海問題上不要選邊站。

這對美國也是非常困難,為什麼呢?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主權國可以在天然島嶼周圍擁有12海浬的領海及相應面積的領空,而人工島只能擁有500米的安全區。公約將天然島嶼定義為:漲潮時高於水面的自然形成陸地。華盛頓和國際社會的擔心是在於中國是否會利用人工島,強制實行有違反國際準則的排他性的管轄權。

中美戰略互不信任是南海局勢惡化的原因

中美戰略互不信任是南海局勢惡化的原因。這個互不信任是基於中美兩國政治制度、社會制度和思想文化及宗教信仰的根本差異而產生的;另外,中美兩國的利益也不盡相同,在政治和經濟方面,時而發生摩擦,進而可能會引發軍事方面的衝突。

北京方面深信,扼制中國才是華盛頓的真實用心,而「扼制論」在中共當局領導階層當中的地緣政治意識中,已經佔據了主導地位。美國方面認為,北京不僅僅想挑戰美國作為地區安全保護者的地位,而且企圖顛覆當前的國際準則,而這是世界持續賴以維持的基石。

上面的中美各方的戰略判斷,是現今主宰中美關係的主導思潮。但是,至今的中美關係的勢態,還沒有發展到你死我活,非要決一死戰的階段,雙方都不願意戰爭,還願意交談、會談和談判。

在新加坡香格里拉論壇上,中美雙方有相當的爭執,范長龍還是去華盛頓見了卡特,可見雙方仍然希望爭執降溫下來。但是從中美兩國各自的現狀及全球範圍的現狀來看,為了避免因為南海主權生出的爭執而發生中美衝突,就應該從更大的範圍來思考中美關係。

中美戰略會談今年有三場

中美兩國間有許多高層次的渠道,可以來思考中美關係。范長龍已經訪問華盛頓,這是第一場。今年6月,在華盛頓舉行中美戰略經濟對話,這將是第二場。今年9月,習近平和奧巴馬在白宮舉行峰會,那將是第三場。中美戰略會談的現狀背景是很複雜的,並且是會不斷有新的情況發生。下面我就分幾個題目來談:

南海和東海的局勢緊張

一、南海和東海的局勢:6月5號,美國海軍兩艘兩棲攻擊艦(Amphibious assault ship),好人理查號(USS Bonhomme Richard LHD-6)和艾塞克斯號(USS Essex CV-9),分別載滿了魚鷹戰機進入到中國東海海域和香港水域。除此之外,目前還有兩艘美國航母,正在該地區活動,她們分別是喬治•華盛頓號(USS George Washington CVN-73)和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 CVN-70);另外有兩艘驅逐艦也在該地區執行任務。美國海軍自由級近海戰鬥艦沃茲堡號(USS Fort Worth LCS-3)一直在南沙群島附近執行巡邏任務,但從來沒有進入離該群島12海浬的區域之內。

美國海軍上述的動作給人的感覺,是給來訪之客范長龍來個下馬威。而中共則以「來而不往非禮也」相回敬。最近中共的軍機飛過巴士海峽,對台灣和菲律賓施加壓力。中共海軍官方的微博10號宣布:海軍航空兵各個型號的飛機,經過巴士海峽,飛往西太平洋海域,與經過這個海域的海軍遠海巡航艦隊,進行的軍艦和飛機的協同訓練。位於台灣和菲律賓之間的巴士海峽,依照兩國的默契,防空識別區(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縮寫:ADIZ)是緊密相接的,因此中共軍機飛過這個空域,勢必要受到台灣和菲律賓雙方的監控,和南海其他國家的注意。

中共轟炸機及戰機,不久前第一次飛過第一島鏈(第一島鏈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和艦隊進行聯合訓練。那外界就分析,這是和范長龍訪美相配合,時機是相當的敏感。

美國國務院內部的報告透露了:中國將在南海有爭議的水域,繼續人工造島。按他們分析,爆發大衝突的機會、機率是不大的,美國國務院海外安全顧問委員會寫的這份內部報告說:北京將繼續在南中國海開發有爭議的領土,可漁船和巡邏船不同,填海造路,興建跑道、燈塔跟基礎設施的投資,代表了要長久在那裡存在下去。

前美國國務院中國事務專家譚慎格(John J. Tkacik, Jr.)表示,中國可能會運用海警和海軍制止其它國家在南海施工設施或者勘探石油,他說中共軍方的策略,是把美國逼到臨界點,然後放鬆一段時間讓美國習慣它,然後中共就利用電子偵察來評估美軍的臨界點,一旦中共軍隊覺得美國習慣了中共的意圖,它就會跨越舊的臨界點,再建立一個新的臨界點往前走。

中美網路戰是個持久的、正在逐步升級的戰爭

第二個我要談的是中美網路戰是個持久的、正在逐步升級的戰爭。就在范長龍訪問美國前不久,美國政府5月5號宣布,聯邦政府人力資源署儲存的四百萬名政府現職和退休的僱員的個人數據被中國黑客盜竊了,這是美國曆來最嚴重的聯邦政府被黑客入侵事件。

根據美國之音和BBC網站,6月13號的報導,在這次中共黑客攻擊當中,美國政府發現,中共黑客獲取了美國軍事情報的數據,這是美國官員最近這幾天內第二次公布這一起來自於中共黑客的攻擊的詳細的細節。聯邦政府人事管理署遭到了大規模來自於中共網路的襲擊的這個期間,又發現了人事管理署遭到了又一起大規模的有目標的網路襲擊,而這一輪襲擊使得中共黑客獲得了美方情報和軍事人員向中央情報局以及國家安全局等部門遞交的高度敏感的個人背景的訊息。

中共黑客的目標是情報與軍事人員為安全背景審查填寫的表格,而這些表格的文件當中,包括個人的訊息,從眼睛的顏色到個人的金融活動史到濫用藥物史,還有當事人的朋友和親戚的聯繫方式,中共黑客獲得了這些高度敏感的訊息當中,還包括申請高度保密工作的人過去是否看過精神醫生,是否有過酗酒以及毒品使用的記錄,是否由於任何原因被抓起來過,或者是有沒有銀行破產記錄等等,初步估計受到影響的僱員為400萬人。但是呢,參與調查的官員,對美聯社說可能有多達1,400萬人受到影響,為此呢,奧巴馬政府在6月12號宣布,將會採取更多的措施,加強網路安全。

這就使人民想起了今年2月美國第二大醫療保險集團Anthem公司遭到了中國黑客大規模網路入侵該公司的資料庫,在這資料庫裡邊,包括有8,000萬份個人的數據記錄,這其中有公司的僱員,客戶和以前的客戶。

那麼上述二次中共黑客入侵的個人資料庫,他們要想達到什麼目的呢?可以分析,侵入美國政府人力資源部門的中國黑客,可能試圖要掌握美國政府的組織結構。

中共試圖從美國聯邦政府中釣到像斯諾登這樣級別的大魚

第二,從中發掘可以招募的間諜人才;第三,再進入到其它的機要部門的網路。目前可以預估,中國黑客和它背後指揮者已經掌握了8,400萬美國人的個人資料,從地緣政治、戰略和國家的安全這個角度來看,這些訊息對中共當局是非常有用的,中共黑客可以利用他們掌握的訊息找出他們想要的人,並且這些人都是通過美國政府檢查安全通行證級別相當高的人,把他們拉下水。中共當局希望通過這些資庫裡邊釣到第二條或者第三條像斯諾登這樣級別的大魚。

美國在部署對中共網路攻擊進行反擊

同時美國正在部署和實施給中共黑客網路進行反擊,美國4月下旬推出了網路安全和網路部隊的新戰略。國防部長卡特說新戰略的目的是為了發展和部署一支強大的網路部隊,加強美國的網路防禦和網路攻擊、阻遏能力,美國網路新戰略的提出,以應對國際戰略問題為背景,尤其是以朝鮮、中國、俄羅斯、伊朗的黑客攻擊和網路間諜活動為目標。正因為中美網路戰是個持久的、正在逐步升級的戰爭,所以每一次中美戰略會談當中一定會談到它,但是至今幾乎是毫無成果。

中俄關係愈走愈近

第三,我們來看中俄關係。就在范長龍訪美前夕,中國和俄羅斯宣布將在8月在日本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俄羅斯東部軍區新聞局10號發布消息說,俄中兩軍8月將在日本海相關的海域、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演習空降兵和海軍陸戰隊聯合登陸。綜合俄羅斯衛星網、人民網、新浪網的報導,在即將舉行的「俄中海上聯合2015(II)」軍演的框架下,兩國軍隊到時候將在克涅維奇機場克勒克角靶場進行空降兵和海軍陸戰隊的登陸演習。克涅維奇機場與海參崴大約40公里遠。克勒克角靶場位於日本海的彼得大帝灣地區,與海參崴很近,與日本隔海相望。

自從2012年中俄海軍進行首次聯合軍事以來,海上聯合系列的中俄海上聯合演習已經舉行了4次了,這次演習將是在靠近中俄日三國的海域進行,明年,中國和俄國海軍將在南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長安納托利•安東諾夫他在新加坡講說,俄羅斯與中國計畫在南中國海進行海軍演習,演習還將包括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盟友,除了中國以外,安東諾夫並沒有明確指出還有哪些國家將參與演習。安東諾夫在新加坡說,俄羅斯與中國達成一點重要的共識,美國是南中國海的主要不安定因素。

處於烏克蘭危機當中的俄羅斯,急於表明它在與西方關係惡化後,找了中國這個強大的新的盟友。中國也有對抗美國的強烈的動機,在與美國競爭亞太地區的主導權當中,中國的弱點之一就是它在該地區沒有多少明確的盟友。相比之下,美國不但與日本和韓國簽有防禦條約,並且還和多個東南亞國家關係密切。

中國接近俄羅斯,中國就可能和俄國建立起一個聯盟,儘管如此,因為歷史的原因,和地緣政治的原因,中俄雙方是互不信任的,因此這個聯盟是目前為了應對美國,而其前景是並不看好的,目前中俄雙方是為了對抗美國而走近的。

G7會議後的美俄關係後更加惡化

第四點,G7會議後的美俄關係。 G7峰會8號在德國結束,美國之音說峰會聯合聲明談到了包括貿易、氣候變化以及恐怖主義等廣泛的議題。首要的是向俄羅斯發出新的警告,聲明說會加大俄羅斯需要付出的代價,我們隨時準備採取進一步的限制性措施。在措施的持續時間,應該清楚的和俄羅斯完全執行「明斯克(Minsk)協議」和尊重烏克蘭主權掛勾。法新社說,歐洲本月晚些時候將要開會決定是否延長歐盟對俄羅斯的主要制裁。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G7峰會之後發表講話,對俄羅斯發表了迄今為止最為激烈的批評。他說,「普京為了重現蘇聯帝國榮光的幻想,將毀了俄羅斯」,他說,西方將繼續加大制裁俄羅斯。向來對西方指責以牙還牙的俄羅斯,這一次再一次嘲諷,新制裁毫無新意。但俄羅斯對英國外交大臣透露,願意重新在英國境內部署美國核導彈的消息十分關注,俄國國防部正在對消息進行一絲不苟的分析。

近來,俄羅斯與西方的對抗越來越走向冷戰時期的軍事對峙的軌道,雙方戰機幾乎是臉貼著臉搞對抗演習。但雙方在這之前並沒有進行如此赤裸裸的核威脅。

更令世界關注的是,美英日前發出的最新的軍事威脅和危險。英國《每日郵報》8號講,美國正在考慮取消冷戰時期美蘇簽訂的《中程導彈條約》,在歐洲重新部署核導彈,英國正願意接受部署。英國外交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接受採訪時候表示,英國正在考慮這個計畫。因為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緊張加劇,英國和美國在這方面會密切合作。哈蒙德表示,西方要給俄羅斯發出明確的信號,以回應俄方軍事活動增加所表現出來的令人不安的跡象,不能讓俄羅斯越過紅線。

如果歐美和俄羅斯重新啟動冷戰和核威脅,中國將加入到哪一邊呢?

那麼,G7峰會發出了上述最新的發展的訊息,對中共當局提出了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如果歐美和俄羅斯重新啟動冷戰和核威脅,中國將加入到哪一邊呢?

在冷戰年代1972年,尼克松破冰訪問中國大陸,和毛澤東達成協議,組成中美聯盟對抗蘇聯。1991年,蘇聯終於瓦解。現在普京企圖重新再現蘇聯帝國的榮光,這不但對歐美是個嚴重的威脅。對中國而言,又重新出現了北極熊張牙舞爪,這對中國北部安全是個極端的威脅。因此,中共當局不應該不顧中國的安危,而聯合普京用核武器對抗歐美。

我估計奧巴馬會向習近平介紹G7會議狀況,以及通報俄國普京的在歐洲的軍事威脅的行動。這些情況長遠而言,一定會影響到中俄關係和中美關係。而實際上,中美兩國對地區核和平安全,合作還是有空間的。

中國協助阿富汗和平談判

所以第五點我就要談,中國協助阿富汗和平談判。圍繞南海造島,中國和美國展開了交鋒,但中國卻向奧巴馬的對外戰略提供了秘密的幫助。美國紐約時報電子版5月25號根據獨家的信息進行了報導,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5月20號到21號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出席者包括阿富汗政府和反政府武裝勢力塔利班的重要人物,為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中共當局舉行了斡旋的會議。

這在以往是很難想像的情形,中國以前基本上不願意參與推動阿富汗的和平。因為如果輕率的參與了和平談判,進而造成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勢力的反感,恐怖活動就有可能波及到與阿富汗連接的新疆。可見中共當局這一個行動顯示出願意向美國「賣人情」,這樣這個願望。

奧巴馬承諾,在2016年底之前,從阿富汗撤走大部分美軍。奧巴馬的任期還不到兩年,所以對實現這個目標感到焦慮,不知道他最終阿富汗的和平能不能夠實現?美軍能不能夠大部份能夠撤離?

所以,目前如果協助了阿富汗實現了和平,奧巴馬就有可能對中共給予一個積極的評價。而中共當局又希望在南海問題上,美國能放鬆壓力。所以中共外長王毅在和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會談之後的聯合記者會上他就強調,中美關係是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雙方願意繼續就伊朗、核武器問題、朝鮮半島的局勢、阿富汗、埃博拉瘟疫等國際地區問題加強溝通、協調與合作。

中共當局應該調整中美關係

在今年有三場中美戰略會談。范長龍正進行了第一場,這個月還要進行第二場經濟和戰略會談。第三場,那就是今年九月習近平訪問華盛頓白宮。

這對中共當局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調整中美關係,這對中美兩國都是有利的。如果中共當局堅持和普京聯盟,而與美國和歐盟對抗,那這樣對中國來講是後患無窮。

這就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再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