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皇甫容:驍勇的故事

世界各地有很多的名勝古迹,因為歲月的久遠,掩隱在滄桑下的深沉,會讓人感受到古樸深厚的氣息。想想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內心深處也會像久經滄桑的大地,蘊藏著歲月雕琢的氣息,鐫刻在心底。

看看時事,當無常的災禍接連不斷的發生時,不由的感慨:人活著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人在世上面對挫折,也需要幾多勇猛的銳氣,才能戳穿無常和災難交織的人生版圖。

穿梭歷史,有時會有額外的收穫,體會驍勇的意義。史載,唐太宗李世民和他的精銳騎兵玄甲軍,縱橫疆場所向披靡。太宗作戰時更是身先士卒,善打前鋒。《資治通鑒》記載:“每戰,世民親披玄甲帥之為前鋒,乘機進擊,所向無不摧破,敵人畏之。”唐武德三年虎牢關之戰,李世民率領數千唐軍與十幾萬夏軍對峙,用1000玄甲精兵大破王世充。

南宋時,岳飛的背嵬軍在郾城一戰大破金軍精銳“拐子馬”,又以極少的精銳騎兵,大敗金兀朮的精騎15000人。朱仙鎮之戰,岳飛創下500背嵬精兵大破十餘萬金軍的軍事奇蹟。當時金人感慨“撼山易,撼岳家軍難”。宋代袁甫撰寫的《蒙齋集》,其中大讚背嵬軍:“背嵬軍馬戰無儔,壓盡當年幾列侯,先輩有聞多散佚,後生誰識發潛幽。”

蒙古帝國成吉思汗手握神鞭,率領二十萬大軍節節西進,以千鈞之勢橫掃歐亞,結束了黑暗的中世紀,為後世勾勒出新的世界版圖。

這些掩映在史書中的驍勇,他們在中土漫長的歷史中,以勇猛阻擋了無以計數的覬覦和進犯。對於善戰的武將,他們也以大無畏的驍勇,作為在世的天職。

當人的思想從歷史回到現實,反觀自身,既非超女,也非俠女,淑女和驍勇相隔十萬八千里。只有幼年的掠影還留在心裡。有個丫頭心血來潮,三伏熱天跑到山上空手攀岩,還美其名曰鍛練毅力。不記得毅力是否煉成,只記得被摔的鼻青臉腫,酸棗刺身,還樂此不疲。那時懵懂,不知為何老跟一座大山過不去。

人生的掠影,留下的原始情結,道不明何為驍勇,心神早已明了,人生之路,有太多的大山需要翻過,趁早練練膽氣,不致於上了正邪大戰的戰場,臨陣慌亂脫逃。

現在想想,驍勇之人不一定要有絕世的武功,更多的時候,或許只要一顆能夠放下自我的心,放下自以為是的挑剔。只需要一顆冷靜的心,它也會像一道利劍,足以劈開重重的壁壘,釋放出自由之光。

看看歷史故事,伴隨著人心追尋驍勇的足跡時,也會打開人心中的陰霾,露出湛湛的晴空。或許驍勇,對於很多人,更像是人生的祝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