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爾街日報:中國股市暴跌的背後

安徽阜陽的一家證券公司內的投資者。圖片來源: Associated Press

6月中旬一個悶熱的周日下午,約600位急切的股市投資者擠滿了位於上海陸家嘴的金茂君悅大酒店最大的宴會廳。陸家嘴可以說是上海的華爾街。

在中國股市處於七年高點之際,這些投資者聚集一堂聆聽中國頂尖基金經理之一、Adding Investment的王衛東(音)的講話。人很多,空調冷氣跟不上,酒店工作人員為滿頭大汗的與會者搬來了椅子和瓶裝水。

那個周五,上證綜合指數剛剛創下七年多的高點5178.19點──當日收於5166.35點──較2014年低點上漲了162%。

王衛東援引官方媒體發表的一系列預測股市將重現輝煌的社論中的一篇稱,4,000點只是牛市的開始。王衛東在講話結束時建議投資者取消假期把握股市良機。他說,有人說世界很大,她想去看看;而他自己想說的是,股市很火,他怎能袖手旁觀。

而現在,上證綜合指數以及規模較小、波動更劇烈的深證綜合指數已經較6月份創下的高點下跌了逾四分之一。

即便是在觸及這一高點之後仍有數以百萬計的投資者新開股票賬戶來追漲。南京32歲的大學藝術老師Sophie Wang在最近接受採訪時說,兩周前她開立了人生第一個股票交易賬號,並且在髮型師的建議下買了一些股票。

Wang說她的持股虧損了32%。她說,對股市的消息她不是那麼關注。她的髮型師說現在還是牛市,她需要買入。她說,當市場開始下跌時她不知道怎麼辦,她的股票還拿著。

而有些人在大幅虧損之後開始對股市反感。上海公共關係高管Anita Lu將大部分積蓄投向了總部位於成都的管材料生產商四川金石東方新材料設備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Goldstone Orient New Material Equipment Co.),該股在創業板交易。當時是5月初,該股股價達到每股人民幣140元。上周她以每股人民幣44元的價格賣掉了該股。她說,她會盡量遠離股市。

政府對股市拋售的擔憂日益加重,然而包括降息在內的舉措都沒能遏制股市的跌勢。上周六,中國政府採取了到目前為止最具決定意義的舉措,即暫停新股發行並設立市場穩定基金來刺激股市買盤。此外中國央行也承諾提供流動性來支持券商的融資業務。

之前中國也曾暫停過IPO,希望通過減少供應的方式來提振市場。這一次更加干係重大,預計有價值人民幣4萬億元(合6,450億美元)的IPO正在籌備之中,並且政府此前希望通過牛市來幫助背負沉重債務的公司籌集資金。

從中國股市本輪上漲行情開始起,投資者們就一直關注政府的舉動。在王衛東上述令聽眾們歡欣鼓舞的講座結束後,一個傳言在投資者中傳播開來,即中國央行當天晚些時候將放鬆信貸條件,市場在接下來的周一將上漲。

但中國央行並未如此行動,感到失望的投資者開始拋售股票,推動市場在那個周一下跌了2%。

就在投資者人氣開始轉為負面之際,中國證監會批准了新一批新股發行交易。6月份新股發行籌資總額飆升至人民幣614億元,遠高於5月份的人民幣170億元和1月份的112億元。

根據旨在提升新股發行交易回報的新規,新股發行價被設定在較低水平,因此新股上市首日股價通常會大幅上漲。渴望參與新股認購的投資者在新股發行前拋售手中持有的股票,以向券商提交申購款,希望能夠中籤新股。

上海的散戶投資者吳雲峰(音)表示,新股發行數量眾多,凍結了過多資金,而本輪牛市最初就是靠流動性推動的。

市場達到頂峰之後的6月18日,那個周四,國泰君安證券(Guotai Junan Securities)推出了人民幣301億元的IPO,為該國五年來規模最大的新股發行交易。大華繼顯(UOB Kay Hian Holdings)駐上海經濟學家朱超平表示,新股供應(特別是超大型IPO)的增多扭轉了局勢。

當日市場下跌了3.7%,標誌著跌勢速度的加快。南京市43歲的藝術家Frank Zhuang說,他以為那天股市的下跌是個買入良機。

他說,他以每股人民幣12元左右的價格,買進了2萬股新疆油氣廠商廣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Guanghui Energy Co.,簡稱:廣匯能源)的股票。他原以為這會是個絕好的機會,因為政府曾反覆表示會進一步開發新疆地區,而且很明顯能源對於中國經濟增長至關重要。

第二天,周五,上證綜合指數繼續下跌了6.4%,當周累計跌幅達13.3%,是中國股市七年多來的最差單周表現。

中國政府反應很迅速,央行在10周以來首次向金融體系注入資金。投資者們期待著更大規模的行動,但下跌仍在繼續。隨著股票下跌,借錢買股的投資者們開始接到券商的強制平倉指令,出於擔憂遭受更大損失,有的人開始自己拋售股票。

融資行為的大量湧現曾是這次股市暴漲背後的一個重要因素。截至6月18日,融資餘額已經達到創紀錄的人民幣2.27萬億元;到7月3日,融資餘額降至人民幣1.91萬億元。而今年年初時,融資餘額為人民幣1.03萬億元。

針對融資賬戶普遍遭遇券商強制平倉的擔憂引發進一步的拋售。6月26日當天股市就跌了7.4%,深證綜指從峰值跌去20%,標誌著該市進入熊市,上證綜指較高點跌去19%。從6月12日開始的拋售行情已導致中國股市市值縮水1.25萬億美元,大致相當於墨西哥的經濟總量。

在6月27日的那個周六,中國央行宣布降息0.25個百分點,同時定向降准,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最嚴重時期以來央行首次同時採取降息和降準的舉措。

在接下來的周一,中國股市下跌3.3%,正式步入熊市。

散戶吳雲峰說,中國央行如此急於放鬆政策,給人的印象是政府也開始慌了,這就讓民眾更加恐慌,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中國證券監管機構試圖安撫投資者,他們當日表示,買家數量較周五大幅增加。投資者開玩笑說,賣家數量增加得更多。

在廣匯能源股價暴跌逾30%至人民幣8.44元時,上述藝術家Zhuang已經對股市感到失望。他說,他剛剛賣出了一幅畫,獲得了新的資金,但他認為,他最好是把錢花在升級他的工作室上,而不是再度投入股市。

群益證券(Capital Securities)資深分析師林靜華(Amy Lin)稱,股市大跌的主要原因是之前的漲勢太快漲幅太大。在今年早些時候的各自高位上,上海股市較2014年低點上漲了162%,深圳股市上漲了162%,中小板指數上漲了233%。

林靜華表示,政府可能認為牛市漲速太快,但誰料到熊市跌速更快?

截至周一,股市在過去15個交易日中下跌了10日。上海股市較高點跌去27%,回吐了今年初以來全部漲幅的72%。(Shen Hon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