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康熙帝的幽默

古時的“幽默”,最早出現在屈原的《楚辭•九章》中:“眴兮杳杳,孔靜幽默。”,這裡的幽默,本意是沉寂無聲。後來著名的學者林語堂把英語中的Humor翻譯為“幽默”,既是音譯也兼意義,令人會心一笑,聽者解意,並非令人捧腹大笑的逗趣。

康熙帝筆下的“俊美”

清聖祖康熙帝以文治武功,建下彪炳功勛,向來被東西方的史學界稱道。這位君子德風無威而治的帝王,嚴慈中也有他幽默的一面。康熙帝眾多的諭述中,常會講到“俊美”,不過滿族認為的俊美,多是指健碩、禮儀和勇猛。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帝離開京師巡視民間,在到達察罕布拉克後,康熙帝將當地的地理、人口、氏族等民生,向留守京師的太子諭述所見。康熙帝寫道:“觀之,仍舊貧窮。因人俊雅,乃賞牲畜五百,越烏爾圖嶺返回宿處。”康熙帝因見到長相俊雅的當地人,特別賞賜了牲畜,以助養子民。

後來康熙帝遇到噶爾丹部落的蒙古人主動歸降,康熙帝寫道:“看得,人甚俊雅,男子亦美,歸降時攜來八十口。”康熙帝對人的長相頗為留意,以此察看民心善惡。在庭訓“善惡邪正、了焉眊焉”中,康熙帝也特別講到滿洲老人最為輕賤眼神不正的人,認為:“胸中正則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康熙帝見到歸降的人俊雅有禮,實為心悅誠服大清仁政,為民心一統龍顏大悅。

康熙帝到達鄂爾多斯地區後,向太子諭述道:“朕至鄂爾多斯處,方知鄂爾多斯生計優越,禮儀、蒙古舊俗絲毫未棄。六旗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皆和睦相處,如同一人,無爾我之分。無盜騙案,駝、馬、牛、羊不用守護。”康熙帝敘述所見民生,從生計、禮儀、風俗到牛羊不用守護,觀察的非常細緻。不過康熙帝筆鋒一轉,寫了一句“射兔者雖不俊美,甚為熟練,射技好。”若不是康熙帝諭述的滿文原檔保存至今,後人還真的難以想到,康熙帝對人的行為、長相是否“俊美”會如此在意。或許,康熙帝真正在意的是人心中的善惡,所呈現的真實,會表現在細節中無法掩飾。

康熙帝印象中,有位喇嘛相貌俊好,又非常篤敬佛法。一次君臣閑談時,康熙帝就隨口告訴給近臣。康熙四十四年,滿洲鑲白旗人鄂海任陝西巡撫時,在奏摺中寫道:“至於住新寺喇嘛,欽遵諭旨,召在西安之白喇木札木巴觀之。聖主所知甚是,為人美俊。據訪問得,既敬佛且善誦經。”此奏摺證實了康熙帝早先對喇嘛的觀察。康熙帝的御前侍衛,有一名叫來保,舉止端凝,容貌眉目如畫,康熙帝常贊他“人樣子”,意思是長相英俊。從這一點,也可見康熙帝對待臣子幽默隨和的一面。

康熙帝硃批中的戲言

清廷官員上報的奏摺,都是正兒八經的官方文件,有一套完整嚴密的辦理程序。自康熙朝始,為了及時、準確的了解民生,授權近臣等直接上書,並由康熙帝親閱親批。現在看看康熙帝的硃批,嚴肅中也不乏風趣幽默之筆。

康熙四十六年,武英殿總監造赫世亨病重,李國屏等人奉命看望後,把詳情報告給康熙帝。通曉醫術的康熙帝,幾次調看大夫給赫世亨開的藥方後,索性告訴他別吃補藥了,賜給他袍肉、黃雉、鰂魚、炕穀米飯、理氣健脾丸等,讓他以食代葯,進行食療。果真效果非常顯著,但幾天後又不行了。

康熙帝說,肯定是見到賞賜太高興了,一次吃了很多。於是康熙帝又特別叮囑他,一次不要吃太多,人蔘等補藥不要再吃,保持心情慢慢調養。此後,赫世亨按照康熙帝的交代,病情真的好轉。但沒有向康熙帝回奏,康熙帝聞之一道硃批戲言道:“聞赫世亨已大愈,未盡報朕言,待朕回宮,斷不寬宥,必將赫世亨交與其妻掐死。”

不過赫世亨沒有把旨意告訴他的妻子,康熙帝聽後,故意問:“匿旨不告訴,該當何罪?……朕到宮後,看視赫世亨,再交付其妻殺之。”赫世亨辯解說:“匿旨不傳,雖必有罪,但系奴才家事,諒皇上斷不治奴才以重罪。故奴才現在告訴,我妻設或萬一與我嚷鬧,我病才大愈,能忍受與否,亦難道料,故匿不告訴是實。”赫世亨說匿旨不傳,雖然是大罪,但這是我家中私事,想必皇上不會治我重罪。況且我大病初癒,萬一我老婆聞知此旨,與我吵鬧起來,我怕受不了。等我體力恢復了,再告訴她也不遲。

赫世亨要去西山一帶村裡數日,請李國屏等人告訴康熙帝。康熙帝再次硃批寫道:“為妻所迫,避之城外,理所當然,否則赫世亨又死矣。”君臣之間這場頗有意趣的喜劇,隨著這些硃批走入了歷史。康熙帝的風趣幽默也在硃批中發揮的淋漓盡致,讓人忍俊不禁。一代帝王用心良苦,為了使臣子的病儘快好起來,不但親自調看藥方,還親自安排食療養生,並不惜硃批“將赫世亨交與其妻掐死”的戲言,讓有病的臣子開懷大笑頤養身心。

從康熙帝親閱親批的奏摺中,看到一代帝王處理政務嚴肅認真的一面,也了解到康熙帝對待臣子平和寬厚的另一面。看看這些諭述、奏摺硃批,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希望書寫歷史的那支大筆,能夠再多一點的書寫康熙帝的風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