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康熙帝推崇的「天行健」戒安逸:每年野外「拉練」二、三個月

康熙帝讀書像(網路圖片)

康熙帝自八歲登基,在他六十多年的勤政生涯中,他除去了專擅朝政的鰲拜、治理黃河疏通漕運、平定三藩之亂、平定喀爾丹、安撫蒙古、嚴懲沙俄、解除滿漢紛爭、統一台灣……由此開啟了史上最長的“康乾盛世”,也使當時的中國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強國。這些功業赫赫累累,彪炳千古。康熙帝創下的千秋功業,不僅靠謀略,也和他平日戒除安逸,勤政修德息息相關。

恆勞知逸自強不息

《庭訓格言》記載的康熙訓言中,有幾處關於戒除安逸的聖訓:“世人皆好逸而惡勞,朕心則謂人恆勞而知逸。若安於逸則不惟不知逸,而遇勞即不能堪矣。故《易》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由是觀之,聖人以勞為福,以逸為禍也。”世人都喜歡安逸厭惡勞作,康熙帝認為一個人只有經常勞苦,才能感受到真正的逸趣。如果一味的享於安逸不思進取,那他就不會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安逸。一旦碰上勞苦,就不能忍受。先賢聖人把勞苦當作福分,把貪享安逸看作禍害的起因。

上天帶動日月星辰,周而復始,晝夜不息的運轉不停。因天心浩瀚博大,因此能有盛德澤被日月光輝,燦爛星河。上天的恆勞,不為自己貪圖絲絲安逸,方保各界星主各在其位,各司其職,不偏離運行軌跡。那麼有德有才的君子,也要效法於天,恆勞知義,自強不息。

因此,康熙帝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來勉勵後世子孫。這也是康熙帝的真實寫照,在他61年的勤政生涯中,殫精竭慮,勤政為民,唯恐大清百姓得不到太平,恪守謹慎,勤修德政。通過這則訓言,也可看出看出,康熙帝認為作為帝王,要效法“天行健”,戒除安逸,才能使社稷擺脫混亂無序正常運作,也能保障子民各在其位,充滿生機,樂而健行。

教之以勞有勇知禮

對於愛兵之道,康熙帝也以戒除安逸為首。康熙帝說:“兵丁不要令習安逸,惟當教之以勞,時常訓練,使步伐嚴明,部伍熟習,管子所謂“晝則目相視而相識,夜則聲相聞而不乖”也。如是,則戰勝攻取,有勇知方。故勞之適所以愛之,教之以勞真乃愛兵之道也。不但將兵如是,教民亦然。故《國語》曰:‘夫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逸則淫,淫則忘善,忘善則噁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向義,勞也。’”

管子說:“白天二人相視自然相識,夜晚聞聲則知其人,不會發生錯訛。”這樣的帶兵,就會戰無不勝,有勇有謀。讓士兵適當的勞苦是對他們的愛護,教他們勤勉辛勞才是真正的愛兵之道。帶兵如此,教民也是這樣。《國語》上說:“百姓勤勞就會思勉,善念從心而生。貪享安逸就會放縱思想,思想迷亂就會忘掉善念,忘掉善念就會叢生惡念。生活在沃土的百姓沒有出息,因其安逸尚淫。貧瘠之地的百姓,因為他們的勤勉,所以沒有不嚮往道義的。恪守本份才能安身立命,享受長久的恩澤。

“國王數學家”眼中的康熙帝

被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授予“國王數學家”稱號的法國院士白晉,在大清隨侍康熙帝的時光里,以親身經歷著作了《康熙大帝》獻給路易十四。在這本著作中,白晉回憶到,康熙帝特別討厭萎靡不振的生活,喜歡在艱苦中經受磨練。為了預防滿洲貴族陷入懶散安逸的生活。康熙帝採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他注意儘可能少派滿洲貴族到富庶的南方做官,如果萬不得已,也不會讓其任職過長。

康熙帝每年還以“出獵”的名義,帶上王公貴族,軍隊將領,六部官吏,內廷侍衛等到韃靼山區,進行野外“拉練”,而且每次“拉練”都是二、三個月。因康熙帝本人一向比別人都更能耐勞吃苦,因此隨行的官員也都必須同樣能夠吃苦。白天在山林馳騁縱馬,晚上回到駐地,不管到達多晚,“他都要像在北京那樣勤懇的處理政事”,“他批閱奏章,決定要事,當天的政務絕不拖延到第二天”。狩獵時,有時天氣炎熱,侍從會為康熙帝撐起好幾把遮陽傘,但康熙帝不願使用,常常在炎炎烈日下,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康熙帝為了防止滿漢顯貴的子弟墮入奢靡安逸的生活,也採取了必要的措施。對於顯貴子弟一到能做事的年紀,康熙帝就讓他們訓練猛犬、猛禽,以培養他們的勇猛之心,剔除軟弱和膽怯。康熙帝會把他最器重的子弟送到禁衛軍中磨練,白晉回憶到:“(這些子弟)每六天當中有一天必須晝夜警戒,其餘五天則必須從早到晚在皇城值勤。”

在皇子們一會走路時,康熙帝就教他們騎馬、射箭、游泳、火器等,用這些代替遊戲和娛樂。一次出獵,康熙帝帶了六個皇子,最大的十四歲,最小的九歲。皇子們要和康熙帝一樣,從早到晚背著箭筒,風吹日晒,在馬背上馳騁。據白晉的回憶,就連最小的皇子和大家一起狩獵時,都能夠獨立的張弓搭箭,巡射獵物。這些皇子在野外也和大人一樣,住帳篷吃粗糙的食物。

康熙帝天性仁厚憐憫。每次出獵之際,他都命人提前製作好旅行的葯壺,備好各種藥物。巡獵途中,若康熙帝得知哪個侍從患病了,他就派御醫把備好的葯送過去,不管這種葯多麼貴重,康熙帝也不會在意,只要隨從無虞,帝心就會安然寬釋。

從現有的記載可以看出,一心戒除安逸,修德勤政的康熙帝,或許在他的眼中,恆勞知義的善果之大,於天可保日月星辰穩健暢行,於國可保社稷萬民勃勃生機,健行無虞。康熙帝一生恆勞知逸,所得善果碩碩累累,既能以武平定三藩之亂,喀爾丹,嚴懲沙俄,立大清國威;又能以文化解滿漢之爭,著書立作,懷柔遠人以德服人,開大清之盛。猶如“天行健”的恆勞碩果,被萬世敬仰,傳訴至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