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來西亞到底有沒有發生排華騷亂?環球時報又被打臉

新浪/近日有國內媒體[環球時報]報道,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發生「排華」騷亂,社交媒體對吉隆坡「排華潮」的關注也在升溫。即便在馬來西亞國內,首都之外的其他州屬也對吉隆坡的情況表示關切,然而吉隆坡本地居民並未感到形勢如媒體報道般嚴峻。所謂的「排華潮」未免有誇張之嫌。

事件的情況大致如下:上周六(7月11日),有馬來裔青年在吉隆坡鬧市區的電子商場「劉蝶廣場」試圖偷走手機,被店員發現並報警,警方稱這是一起事實清楚的盜竊案並扣留兩位嫌疑人。全國總警長卡立稱,處理案件的警員在未獲上司允許的情況下放走其中一人,此人隨後糾集朋友,在當日晚到商場試圖報復,破壞店家商品和設施。次日這一事件在馬來西亞社交媒體上廣傳,並有少數馬來青年發表仇視華人的言論,綜合本地媒體報道,12日當晚約有200至400人聚集在商場外,警方維護治安時採取強力措施,引發聚會人群與警方的衝突,在人群被驅散逃離的過程中,有少數馬來青年襲擊路人,包括華人與外國遊客。

從事件本身來看,所謂「排華」因素體現在,一是參與暴力行為的一些激進青年在集會中喊出帶有種族標籤的口號(如「維護馬來人尊嚴」等),二是在騷亂中有華文媒體記者受傷,也增加了媒體對事件的關注度。

最多時不到500人的規模、持續時間不超過兩天,不僅難說是「大規模」騷亂,也難說是一次「排華」騷亂。從事件起因來看,屬於商場治安不力、警民暴力衝突以及少數青年的暴力事件,這三種情況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可能發生。

為何馬來西亞的正常社會治安問題會被媒體放大為「排華」並引起廣泛關注?馬來西亞是多種族、多元文化共存的國家,目前國內有三大主要族群:馬來裔(包括土著人口),約佔全國人口超過67%;華裔,約佔人口24%;印度裔,約佔7%;此外還有其他少數族裔。由於歷史原因,如今的馬來西亞各政黨中,既存在以族群為基礎的政黨,也存在多種族整合的政黨;馬來西亞多年來的扶植土著經濟政策令國內非土著族裔感到不平等。加之1969年「五一三」族群騷亂以及由此引發的國內族群政治、經濟結構變化,族群問題可以說是馬來西亞最核心、最敏感的國家課題之一。

此外,中國國內對馬來西亞的所謂「排華」的關注,或許與上世紀末發生在印尼的「排華潮」有關,媒體受眾對「排華」二字心有餘悸。隨著中國公民出境游的人次增加,中國公民在境外的人身安全也倍受關注,國內對馬來西亞華人處境的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馬來西亞是否有大規模「排華」的可能性?從目前的族群關係與社會共識基礎看,「排華」的可能性極小。儘管馬來西亞的執政聯盟中有多個以族群為基礎的政黨,但是總體來看,多元文化並存、各族裔和諧共處已是國民共識。無論是馬來人政黨「巫統」(UMNO),還是華裔、印度裔,黨內都存在相當規模的「健康力量」,敢於在發生族群衝突時表態譴責肇事者、維護族群關係。從首相到其他黨派領袖,在事件發生後的第一時間便表態澄清,此事無關種族衝突。

在高層政治之外,不同族裔的民眾多數時間相安無事。馬來人中既有開明的官員、知識分子,也有從小受華文教育的普通民眾在此次事件結束後譴責暴力份子與極端言論。非馬來裔方面,儘管對於馬來西亞多年來扶植土著的不平等政策感到不滿,但更寄希望於通過選票解決這一問題。過去兩屆大選中反對黨的靚麗戰績就是民間、特別是華裔表達不滿的結果之一。上屆大選也被執政聯盟領袖、首相納吉布稱為「華人海嘯」。

此外,在馬來西亞的族群政治中,隨著華人人口的減少、華裔在政治中的邊緣化,各華基政黨也在尋求多種途徑增加華社在馬來西亞政治、經濟領域的影響力,比如中國是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夥伴,華人政黨與商會努力促進與中國的經貿往來,以此鞏固華社與華基政黨的實力。

儘管種族問題引發衝突或騷亂的可能性不大,馬來西亞由極端宗教勢力引發穆斯林與非穆斯林(包括華裔、印度裔及其他少數族裔的非穆斯林)群體之間的衝突卻不能不關注。由於憲法規定,馬來人生而為穆斯林,因此馬來西亞的宗教問題也往往綁架族群問題。近年來由於反對黨聯盟中的伊斯蘭黨不斷炒作宗教課題,執政的馬來人政黨「巫統」也不得不被迫回應,否則或被選民中的穆斯林馬來人認為對待伊斯蘭「不夠純潔」。這種政治拍賣式的互相競價,事實上在加快馬來西亞社會伊斯蘭化的步伐。非穆斯林群體更擔心國家伊斯蘭化,例如伊斯蘭刑事法的實施,實際上也已經有非穆斯林開始討論移民問題。長遠來看,馬來西亞更需擔心非穆斯林「排馬」——逃離馬來西亞的可能性,而非馬來人「排華」。


阿波羅網附環球時報文章,讀者可以對比一下:

馬來西亞排華潮500名暴徒追打華裔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上周末經歷了一場由「偷手機事件」引發的大規模暴力衝突,衝突雙方是華裔和巫裔人群。事件發生後,網路上傳出許多謠言渲染「種族衝突」。對此,馬總理納吉布呼籲,不該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待這次的「刑事案件」。

11日,一名馬來裔青年在吉隆坡劉蝶廣場一家手機店偷東西,當場被華裔店員發現,隨後將他交由警察處理。不過當天晚上,這名犯案青年夥同7人重返手機店,毆打店員、砸壞手機店。當時,另外一批以華裔青年為主的群眾加入毆鬥行列,雙方大打出手。

12日,馬來西亞網上開始流傳對此事的諸多評價。馬來西亞圈子的言論集中在華裔商家出售山寨版手機欺騙馬來客戶、華裔先出手毆打馬來青年等內容上,真假參半的消息在網上激起一股「仇華」心態。而當時在華裔圈也散播部分「種族言論」。12日晚上,數百名巫裔(馬來族和當地土著的統稱)暴徒在劉蝶廣場示威,被警方驅趕後,不但沒散開,還聚眾在吉隆坡著名購物區武吉免登區四處追打華裔民眾。這群暴徒由最初的200多人漸漸增加至近500人,在武吉免登區的道路及小巷與警方徹夜展開「游擊戰」,其間甚至用摩托車頭盔打人,受波及的有路人,還有中文媒體從事人員。他們還砸毀經過的轎車和路邊的公物。騷亂始於當日晚上6時許,持續近10小時。

13日上午,多名馬來西亞政府高官去劉蝶廣場視察。廣場上的許多店鋪當日都關門休業。納吉布當日表示,劉蝶廣場騷亂事件應從刑事角度處理,不該被視為種族課題。他下令全國警察總長採取行動,防止類似事件重演。納吉布強調,「人民不該在網上散布謠言或製造種族仇恨」,有些人甚至散播不是此次事件的照片。納吉布表示,他已下令對媒體進行全面監督,在相關法令下對破壞種族和諧人士採取行動。馬來西亞也有不少理智的網民將自己的頭像換成標有「保持冷靜,和種族主義說不」等字樣的圖片。有網民說,看了網上流傳的視頻,「這件事其實參與其中的只有三類人——警察、小偷和流氓」,無關種族。

14日,警方前往劉蝶廣場逮捕了約20名11日涉嫌出手與馬來青年鬥毆的手機店職員,後釋放大部分人。一名知情人士稱,被逮捕職員只是協助調查。截至14日傍晚,警方共逮捕了25名涉事人員。

另一方面,涉嫌於11日在劉蝶廣場偷手機的22歲巫裔青年沙魯安努亞,14日被吉隆坡當地法院控以偷竊罪名。不過他否認有罪並被保外候審。沙魯安努亞當時在手機店偷走一部價值800(約合人民幣1300元)林吉特的黑色聯想手機。根據馬來西亞法律,罪名一旦成立,該青年可被判最高10年監禁。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