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鮑彤:一言國也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傳統

一言堂,使人不由自主想到四川有過一個“家”,有過一位雖已朝不保夕,氣息奄奄,但一聲咳嗽仍然足以決定家人死活的高老太爺。——覺新,覺民,覺慧,瑞珏,梅表姐,琴表姐,鳴鳳……的悲歡乃至死活,個個有賴於這位一家之長在某一瞬間發出的某一句話。所以,覺慧必須出走,不得不拿起筆,去再現那個“家”,那個堂,以及那個堂所賴以存在的那個古代社會。

雲南,將建成中國第一個一言省

後來好了,革命了,有領導了,有社會主義了,有憲法了,公民有權了。最新的情況是,四川的鄰省雲南,將建成為我國第一個一言省。六月報載有雲,大意如下:

中共雲南省委書記告誡媒體:不許唱反調,不得似是而非,模稜兩可,也不準沉默失聲。他宣布,“中央、省、州、市乃至境內外媒體,必須整體聯動,形成系統化規模化的宣傳攻勢”,以實現“一個聲音貫徹到底”的要求。

實現了“一個聲音貫徹到底”之後的雲南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公民權利應該蕩然無存,足夠建成一言省了。

七十年前,這裡本來是意氣風發的民主堡壘西南聯大的所在地,在民主的廢墟之上建成一言省,真是曠世巨變,必須載入史冊。

有人懷疑這條新聞的可靠性:省委書記怎麼指揮得了“中央”和“境外”的媒體?這些到底是他個人心血來潮,還是泄露了黨國的機密?須知泄密是罪,難道此人不怕巡視嗎?但也有人雄辯地證明,既然他沒有成為巡視的對象,足見有恃無恐,難道你能排除他“更上層樓”的可能嗎?

我當然不可能排除,也不可能不排除,只能拭目以待。

不管怎麼說,如果有人要建設一言省和一言國,絕對不是沒有根據的。根據很強硬:古已有之。

兩種傳統:唯權獨尊與兼容並包

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中國客觀上存在著兩種傳統:一種是唯權獨尊,趕盡殺絕的一言堂傳統,另一種是兼容並包,討論切磋的百家爭鳴的傳統。

前者常常占統治地位,常常成為主流,濫觴於幽、厲,立威於秦皇,大成於漢武。包括弭謗止誹,焚書坑儒,欽定一尊,直到形形色色的文字獄,直到“誰反對……就打倒誰”,雖有小巫與大巫、五十步與一百步的差別,本質上是同類,即使在拙劣地模仿重複,也總能叫寂寞的沙漠不斷地流出血淚。

後一種,在春秋和民國時期,在政教分離(或無法合一)的條件下,確實燦爛過、輝煌過。雖然前一段只延續了幾百年,後一段只存在了幾十年,嗣後都被偉大的政權所腰斬,但畢竟替孔、孟、老、庄、楊、墨、荀、韓……直到梁啟超、胡適、陳獨秀、魯迅、陳寅恪……提供過探索文明和傳播理性的平台。

後一種傳統的得益者是全體中國人。至於它的提倡者,我想最不應該忘記的,也許應該是(一)略早於孔子的河南鄭國的大夫子產,和(二)民國初年擔任北大校長和教育部長的蔡元培先生。

未來的中國,如果有朝一日立法保護不同意見,那麼它的初始倡議者習仲勛,就應該和子產和蔡元培一起,共同以千秋功德,無愧於人們永恆的稱道與懷念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