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忌:從毒奶粉到毒鉛水

三鹿毒奶粉案關自2008年至今7年了,然而到今日為止,中國人對奶粉安全的信心仍然不能恢復,大家常慨嘆:為何一個在航天科技,以至軍事上不斷自吹自擂的“強國”,卻不能生產安全的奶粉,要從全世界去走私奶粉回國使用。

這種不安全產品的風氣,懷疑論者常對所有中國生產的物品,抱相當懷疑的態度,而愛國論者則說這是“抹黑中國產品”;這十年以來,香港的各行各業開始全面“中港融合”,一再棄以往的英國貨德國貨日本貨,轉為使用所謂“價廉物美”的中國貨,如鐵路等大型建設,全面大陸化,於是在中國各地經常出現的問題,也“融合”成為了香港常見的現象,這是非常自然不過的事情。

當鉛水風暴開始爆發之時,特區政府把所有問題,簡單歸咎於一個水喉匠,然後那些親共政客則跳出來,不但質疑驗水的真實性,或說影響輕微;到幾十個屋苑都發現鉛水以至金屬超標,關乎到很多個不同的水喉匠以至建築商承辦商,這問題就已經明顯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大量使用一些不合格產品的問題;這時親政府的傳媒仍在努力放風,說鉛水超標不一定血液中的鉛超標;到證實第一批四十人鉛超標了,政府醫生再放風就生活中有很多鉛,例如咬鉛筆(明顯是錯誤,因為今日的鉛筆不含鉛),說不一定是從水吸入;到最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終於表示經過同位素測試,血鉛過高者是從單一途徑吸收鉛,即從助證證實是從水吸收,房委會新任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主席張達棠,卻竟表示委員會的重點不是調查及追究原因!不追究又如何解決問題呢?這是極度荒謬!

事情的真相,就是無論是承建商、承辦商以至所用的水喉或組件,多和中國大陸有不能分割的關係;蘋果日報日前委託水務署認可的食水化驗中心,抽驗出問題的食水喉管,證實出問題的除了相關焊接物,更連水管也鉛與其他金屬超標;真正的重點來了——為何香港可以出現有毒的水管?為何這些組件可以在香港自由買賣以至安裝?為何安裝時竟沒有被查出?為何安裝了有毒水管之後,多年來這些屋邨竟可得到水務署的“大廈優質食水認可計劃”的認證?這些制度上出現的問題,又怎可以不追究?不追究,又如何確保將來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又如何能夠重建香港人對食水的信心?正如中國的毒奶粉一事,就是因為既不能追究,也不能確保安全,從此失卻了中國人的信心一樣,香港不敢亦不能追究食水問題,結果就是永遠無法重建香港人對供水的信心。

一旦失去信心,市民就會對所有政府說的話都不相信;一個無法檢出水管含鉛有毒的水務署,還能驗得出東江水的毒素嗎?還能保證“凈化”後的東江水安全嗎?憤怒市民最近在面書上不斷轉載的,就是幾年以來香港報紙抽查東江水的文章,例如東方日報2013年5月12日的文章《本報抽查東江水勁毒》,說明香港特區政府如果繼續目前疑似隱瞞真相的態度,則香港市民會全面否定香港的水質安全,這後果必須由政府負上全部責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