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中華文明中斷了嗎

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尋訪京城的李鴻章祠堂,聽說在西總布衚衕二十七號。這裡有送快遞的,有賣肉的,有水果店,有副食店,有遛狗老人,有下學學生。但祠堂已無。朋友說,寫《龍旗飄揚的艦隊》那位作者,曾訪此,見凋敝,大哭,找為官者,請求搶救,也有批示。但今天所見二十七號,僅是‌‌“國家大劇院創作中心‌‌”。看門者,是外地年輕人,稱不知道。旁側居民,大都也說不知。一位副食店老者,稱僅剩一堵紅牆。又入一大雜院,問住戶,說早無,僅剩紅牆。果見有一堵。又上百度查,說是一九九一年,就開始拆了,慢慢都拆除了。

沿街東去,又見有‌‌“趙家樓飯店‌‌”,查百度,知趙家樓果在附近。有火燒趙家樓紀念碑。尋訪,不見,又問人。才見在一舊居民樓前,鐵欄圍住,一人多高小牆,為趙家樓居民區在一九九二年立。寒酸莫辨。前擱舊自行車。實際上,中國歷史上的,很多都毀了,不在意它們有無了。中國最宏偉的古建築群故宮,也僅有幾百年歷史。連北京的城牆也是毀了的。

中華文明中斷了嗎我們去參觀故宮,頤和園,還有國子監,那裡有很多楹聯,上面寫的,是看不懂意思的,而且很多字認不出來。感慨那時的人真有文化,包括毛筆字寫得那麼好。另外是他們字裡行間表達的想法,是那麼陌生,還有那些水墨畫的意境,亦不再能理解。我想,常說,我們是四大古代文明中唯一不曾中斷的,果真還如此嗎?一個古人,比如唐朝的李白,來到現代,他看到的中國,是什麼呢?他會覺得到了外國嗎?那些簡體字,不認識,傳達的意義,也不明白。街上的標語,比如,踐行某種價值觀,他也不會明白。這不僅是時代差的問題。可能華盛頓到了現在的美國,他還能基本明白。但中國的古人到了現代社會,他一定不明白。在中國人眼中,作為‌‌“外國‌‌”的中國,是一個什麼國?這就是科幻的來源。

一個人時間有限,而時間用在什麼方面,讀什麼,學什麼,做什麼,決定了他是什麼人。我掃視我書架上的書籍,大吃一驚,竟大部分是外國譯作。它們從小佔據我腦海。我的思考方式,有時可能是達爾文的,有時可能是卡夫卡的,有時可能是村上春樹的,大部分時間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但中國古代的文化,坦白說要比這些少得多。比如我只能完整背下寥寥幾首唐詩,我沒有通讀完二十四史,我連《紅樓夢》都沒有時間看,對《論語》和《道德經》也僅潦草知道。我寫文章,在偉大的漢語寶貴中,還記得住去選用的詞,非常貧乏。我看到鮮明美好的景物,無法用生動的漢語描述出來,而只能舉起手機拍照。而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網上,看‌‌“譯言‌‌”的東西,也沉浸在微信的快餐中。是這些,塑造了我這個人。而我與年輕人比,相差更遠了,他們談論伊藤潤二,談論BIGBANG。我還是中國人嗎?用什麼來定義我是一個中國人呢?僅僅因為身份證和戶口本嗎?

我在博物館看到那些保存下來的古代器物,好像面對一個逐漸喪失的過程。商代青銅器,生動,大氣,漢畫像磚,厚朴,精緻,唐三彩,雄渾,豪邁,宋代瓷器,爛熟,唯美,但明清以後器物,漸然小氣,粗鄙。我們的文化高峰,已經過去了,除了器物,還有服飾,食物,語言,音樂,都極大改變了。剩下的是什麼?難道只是‌‌“關係‌‌”嗎?是烙在基因里對權力的敬畏嗎?是這個證明我們的文明仍在延續?

就算這樣,也有許多的人,已經不再留戀這個國家,只要有機會,就把孩子送到國外念書,學洋人的語言、知識和想法。實在沒有辦法的,才留在國內。出國旅遊,這是中國人啊,來自著名的禮儀之邦,被當年歐洲人傾慕的文明故鄉,今日卻往往是粗魯無禮者,也蔑視入鄉隨俗。就在國內,街上也時而能見不講禮貌、橫衝直闖、插隊不打商量的年輕人。

這使我懷疑,整個文明,實際上已經中斷。但它是怎麼中斷的?何時開始的?突然的,還是漸然的?都不知道。我們沒有時間和興趣去探討這個問題。股市牽扯了精力。

或者,需要一場文藝復興,像中世紀歐洲那樣,重新拾起希臘。我們重新拾起春秋戰國的諸子百家,那種自由開放的氣魄,人性中的奔放熾烈。但或許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那時他們的基因是多樣的。科學家對Y染色體的研究表明,不知從何時起,北方某些區域的男人的基因,擴散成為了整個中國人的主流基因。而南方的男人,很少傳下他們的後代。

現在,開始討論後人類。科學將促使中國人大變。或猜測,一是改變基因,重新返歸原初中國人;二是改變基因,變得更不像中國人。哪個更有實用性呢?選擇後者的篤定會多。所謂的‌‌“中國人‌‌”,就是具有超強生存適應性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韓松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