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趙思樂:告別偶像艾未未

艾未未作品《河蟹》

7月21日,中國最知名的異議藝術家艾未未拿回了久違4年的護照,自從2011年“茉莉花”期間被拘留後,他就被中共當局沒收了護照。他的一些老朋友們紛紛猜測他離開了這個國家就不會回來了,但艾未未向一些朋友表示他還會回來的。7月31日,艾未未離開中國,到達慕尼黑。8月5日,德國之聲中文網發出了一篇《南德意志報》對艾未未的專訪的摘編,在異議群體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這篇採訪中,艾未未說:“他們(體制)絕對不愚蠢。在中國有許多人在努力,只是因為這是個錯誤的體制,所以他們無法取得進展。但我也必須謹慎小心。破壞什麼很容易,之後建立的新事物卻不一定更好。”以及“我希望我的所作所為能夠對我們的社會有所幫助。不僅僅是批評,還要提供解決方案。如果我沒有解決方案,那我為什麼要去談論問題呢?”另外,艾未未還表示中國社會極為脆弱,一旦專制鬆懈,社會將面臨全面崩潰。

在中國異議光譜中,艾未未一向象徵著最接近激進革命的一端,他突然發表保守化言論——對體製表示理解、否定破壞和突變、要求建設性方案——使國內異議者感到錯愕甚至受傷。

多名資深推特網友甚至不願相信艾未未作此言論,懷疑是德國之聲的摘編斷章取義,但隨著多家國際媒體都對專訪進行了摘編報道,以及英文版的出爐,這一觀點漸無人提。

在受到質疑後,艾未未轉發了一條推特,內容是指責激進異議者對“中間派”的污名化,這是在過往的論證中激進派經常遭遇的反擊和指責。然而,在體制極權全面加深、民間普遍對當局絕望的背景下,艾未未的言論在民間幾乎沒能獲得可見的贊同聲音,而不僅僅是在激進異議者中。異議者莫之許評價:“老艾說的那些話,要是在2010年這麼說,估計是滿堂喝彩,極少數死硬派冷嘲熱諷,要是在2013年說,恐怕是毀譽參半,如今同樣的話,搞得滿屏痛心疾首加各種解釋洗地,略令人諷刺的是,老艾在2010恐怕正屬於少數死硬派之列。”

不論異議者們對艾未未言論理解得是否全面、反應得是否過度,可以確定的是一個意見領袖的“崩塌”正在發生。這樣的過程在過去兩三年內越來越頻繁地發生。一開始表現為溫和派和激進派的論爭和撕裂所導致的雙方認同者流失,尤其是激進派的認同者流失,在2014年形勢愈緊後,更多表現為溫和派的被遺棄。

無論是撕裂還是被遺棄,話語場呈現的總體趨勢就是“大山頭變小,小山頭增多,偶像不再,洞見自取”。這樣的趨勢與自媒體方式和解構主義文化的普及相適應,人們越來越不需要旗幟性的話語提供者,也越來越無法簡單地、恆定地劃分思想派系。如果在90年代和21世紀初,思想者們可以分為自由派、開明派和保守派,那麼現在對某個人思想的描述可能是:認同市場基礎上的社群互助福利經濟的無政府主義個人主義女權主義者——人們的思想越複雜,就越不容易出現許多人信仰一個人的現像,偶像註定只能存活於啟蒙時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