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曹雅學 :郭飛雄坐牢743天沒有放風

編者按:曹雅學女士是英文網站chinachange.org的創辦人兼總編。這是曹雅學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和彙編的資料。這篇文章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轉載者請註明來自美國之音或者VOA

自2013年8月8日被捕至今日為止,中國民主活動家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已經在廣州天河看守所被關押743天沒有放風。律師多次抗議無用。律師報告說,在最近的會見中發現郭飛雄的記憶力、表達和思維都已經受到損害。中共當局的做法已經在中國人權活躍人士中引起廣泛的憤怒和不安。我認為這已經構成對郭飛雄的蓄意殘害和慢性屠殺。我提請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關注郭飛雄的境遇,並進行有效的干預,制止中共當局的惡劣行為。

郭飛雄2013年8月8日在廣州被秘密逮捕,中共警方多日後才證實他的下落。2014年6月19日,中共當局指控他“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依據有二。一是郭飛雄2013年1月在《南方周末》報社門口舉牌、演講,並且事後在境外媒體發表多篇對“南方周末新年獻辭事件”的評論;二是他和他的朋友們在街頭舉牌,要求官員公布財產,要求全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將照片上傳至互聯網。

郭飛雄案在2014年11月28日開庭審理,法官說“擇日宣判”,但至今沒有宣判,仍被關押。

他的律師說,郭飛雄與三十人關在同一囚室,人均空間只有一平方米。在這樣的條件下,郭飛雄未經有效判決,已被非法關押超過兩年,從未放風。

中共當局在辦理郭飛雄的案件中涉及多項違規行為。中國國務院《看守所條例》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每日應當有一至兩小時的室外活動”。中共公安部《看守所條例實施辦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居住的監室面積平均每人不得少於二平方米”。

對郭飛雄的虐待是持續和系統的。郭飛雄在今年六月的一封賠償控告書中寫道,“因參加庭前會議和兩次開庭,[我]分別在2014年8月1日、9月12日、11月28日被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的法警押解往返於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和天河區法院。這三次押解,賠償要求人均遭到了負責押解的法警的虐待,虐待方式為戴黑頭套、手銬反銬、戴腳鐐,而且故意將手銬和腳鐐戴得非常緊,以致壓迫了賠償要求人手、腳的血管和神經,每次都導致手、腳紅腫、勒痕明顯,特別是腳鐐緊壓造成了左腳腳踝局部麻痹,至今無法復原。庭審途中,手銬腳鐐、戴黑頭套,當局故意將手銬腳鐐緊戴使鐵條陷進手、腳的肉里。”

中國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中國從1988年11月3日起便確認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生效。但是中國政府對它的國際承諾完全持不負責任、任意踐踏、蔑視國際社會的態度。

唐吉田聲援廣州被捕維權人士郭飛雄(博訊網圖片)

唐吉田聲援廣州被捕維權人士郭飛雄(網路圖片)

至於郭飛雄的所謂罪行,根據中國刑法,郭飛雄被指控的行為根本不構成犯罪。

郭飛雄的律師李金星辯護說:“姑且不論公訴人出具的證詞多麼虛假,多麼矛盾百出,即使公訴人在今天的法庭上宣讀的證據全部是真的,楊茂東和孫德勝先生(郭飛雄的同案人)也根本上不構成任何犯罪。”

郭飛雄的另一位律師張磊說,“我認為郭飛雄先生是為踐行中國人的人民主權和公民權利、政治權利而被構陷坐牢的。我覺得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是中國公民應當享有的權利。”

中共當局除違反上述兩條看守所規定外,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與國際法標準,對郭飛雄實施的強迫失蹤(2013年8月8日郭飛雄被捕,警方在8月17日才通知郭飛雄的家人)、酷刑、未經有效判決而非法關押,都涉嫌犯罪行為。

郭飛雄案的審理還涉及其它嚴重的程序違法之處。根據律師陳述,這包括偵查階段非法剝奪郭飛雄與律師會見的權利;審判時強制帶離多名辯方證人、致使他們無法出庭;不準辯護律師複製視聽資料;庭審中剝奪當事人及辯護人發言權利等種種。

郭飛雄1966年出生於湖北谷城,1988年畢業於上海華東師大哲學系,曾經是一名成功的書商。2005年開始,他作為北京智晟律師事務所的法律顧問,開始在廣東從事維權活動,在得到廣泛報道的番禺太石村村官罷免案中扮演了核心角色,並成為中國維權運動的核心人物之一。從2005年4月至今,他先後四次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等罪名刑拘,其中第三次被判入獄,坐牢五年。這次是郭飛雄第四次被捕。

在2007年6月4日提交給時任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諾瓦克的申訴信中,郭飛雄的妻子張青描述了郭飛雄2006年9月被拘捕後所遭受的酷刑:“廣州市公安局預審處的警察將郭飛雄的手、腳銬在床上達幾十天之久,審訊人員還對他進行疲勞逼供,幾天幾夜不讓他睡覺。郭飛雄為此絕食25天以示抗議。在郭飛雄被轉往瀋陽關押期間,審訊人員為了拿到口供,將郭飛雄的手反銬在後吊起來,並讓他坐老虎凳,還使用高壓電棍擊打他的生殖器。”

中共當局無限期地關押郭飛雄,並對他施以酷刑與不人道對待,使我們不能不對郭飛雄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擔憂。在中國監獄,人權捍衛者曹順利女士被迫害致死,令我們有必要保持警醒,提防類似的悲劇再次發生。此外我們也有責任質問並要求中共當局遵循自己的法律,遵循國際承諾與義務。

2006年8月高智晟被捕時,郭飛雄曾經向世界發出呼籲:“我建議國際和國內的各種力量要堅決地、非常強硬的投入到營救高智晟的運動中去。我們營救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中國的民氣、人氣。幫助的是整個中國的民主運動和維權運動。它不僅具有個別性,而且具有全局的意義。”

今天我也向世界發出同樣的呼籲:救救郭飛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