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雷禎孝:評胡德平「百花競放,百學爭鳴」提法

胡德平在最近一次思想討論會上說:百花春夏秋冬都可以競相開放,怎能齊放;學問、學說、學派,沒有成家的也可以參加爭鳴嘛。

大家很習慣盼望著一個很難實現的願景,那就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最近胡德平說了以上的一段話,啟發我們去解讀,去思考。

仔細一查典故,發現有些不妥。百花齊放的“齊”字,百家爭鳴的“家”字值得推敲一下。

我們看到一組日文郵票,把李四光叫“地質學者”,把華羅庚叫“數學者”,如果出中文版,一定是地質學家、數學家。我不知道日本這個最愛引進中國字的國家,為什麼偏偏要把這個“家”字改成“者”字,他們考慮的是什麼理由呢?

羅丹的著名雕塑,中譯名叫“思想者”。我又很奇怪,為什麼沒被譯成“思想家”?同樣是中國文字,唯獨“先行者”不被稱為“先行家”,比如說孫中山,說他是革命的先行者,卻不說他是先行家。

以前動不動就說某某人是藝術家、歌唱家,現在差不多都改回來了,叫做歌手、媒體人、音樂人、電影人,等等,不再叫家了。

1988年《長江日報》發表在下一篇文章,題目是《決策諮詢要家野兼聽》,不能只聽“家”的,不聽“野”的。只聽“專家”的、政協委員的,不聽還沒出名的學者,或者被劃分為“不家”的。古代有不少君主私訪在野學者的故事。百家爭鳴,就是只有“家”的、在朝的,才能參加爭鳴。百家講壇,也是只有家的在朝的才能上去講,在野的學者就上不去。大家常說的儒家、道家,現在很多地方都改叫儒學、道學。佛教,在很多地方也改叫佛學了。如果說“家”是學派的意思,那麼我們在翻譯“法蘭克福學派”時,為什麼不叫“法蘭克福家”呢?

胡德平把這個“家”字,改成“學”,並且說明是學問、學說、學派,這一下在全世界都不會產生歧義了,通用了。

百花齊放,典故出自李汝珍寫的《鏡花緣》。女皇武則天在寒冬臘月想去長安的皇家花園上苑,但是沒有花。於是提筆擬出一道聖旨:“明朝游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多種花神畏於皇權,紛紛前來違心違時開放。只有牡丹花王不肯前來。武則天大怒,下令消滅牡丹。牡丹仙子不得已還是屈服了,只是姍姍來遲。於是武則天減其罪,罰牡丹遷出長安,貶到洛陽。這一則神話本來也是編的,是諷刺皇權的。我們現在把它當做理想,還求之不得。也是對我們自己的諷刺哦!

胡德平的兩句話,實際上提出了新的雙百方針,值得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