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趙缶:「舉報人」之哀亦國之哀

提起楊延方,你或許不知道是誰,但提到「房妹」,很多國人都知道。媒體報道,曾曝光鄭州「房妹」的媒體人楊延方13日被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士襲擊,導致生命垂危,正在醫院ICU病房進行搶救。而就在前幾天,媒體剛報道因舉報湖南衡東縣委副書記譚建華賭博的縣幹部董志國被衡陽警方帶走並被監視居住。

向檢察機關舉報涉嫌犯罪的舉報人中,約7成遭受打擊報復或變相打擊報復。

楊延方和董志國,他們有什麼關係呢?共同點其實不難發現,那就是他們的身份有相同之處,都可以稱之為「舉報人」,而且他們都有遭遇,一個生命垂危,一個被監視居住。這個共同點不由讓人心驚,蓋因近年來,舉報人或被開除公職、或被暴打住院、有的甚至被拘留的事例並不鮮見,而楊延方和董志國也不幸成為了這些遭遇悲慘的「舉報人」們的同類。

但他們也有不同之處,楊延方的身份特殊,作為媒體人曝光相當於實名舉報,而董志國則是匿名舉報。媒體人實名舉報也不少,著名的有財經記者羅昌平舉報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經濟參考報》記者王文志舉報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新快報記者劉虎舉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等等。雖然沒有被人拿刀砍,但這些記者也經歷了舉報後的百味人生,羅昌平因舉報離職,王文志接過不明電話威脅,劉虎則被警方先以「涉嫌製造傳播謠言」刑拘,隨後又以「涉嫌誹謗罪」逮捕。

實名舉報被打擊報復並不奇怪,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材料顯示,在那些向檢察機關舉報涉嫌犯罪的舉報人中,約有70%的舉報人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打擊報復或變相打擊報復。實名舉報人對於被打擊報復可能會有一些心理準備,但匿名舉報人被抓卻讓人不寒而慄。既然無論如何舉報都要遭遇不幸,那不到「逼上梁山」的地步,面對貪污腐敗和不平事件時,誰還會選擇舉報呢?

可怕之處還在於,針對舉報人的「隱性打擊報復」層出不窮。如湖南衡東董志國舉報縣委副書記,舉報後被舉報人譚建華被免職但很快又被換個位置重新啟用,而舉報人董志國卻被警方帶走,同時偷拍被舉報人的調查公司也被搗毀,此外董志國因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被公安部門監視居住,最新針對民眾質疑,地方相關部門稱,董志國還涉及其他嚴重違紀問題,已被衡東縣紀委進行紀律審查。

不提董志國是否還涉嫌其他違紀問題,就單從此事發展軌跡來看,他的一切遭遇皆源於他的舉報行為,但卻還被解釋為「合法」行動,因為一切似乎都有依據。但回過頭來想,如果最初他沒有選擇舉報會是怎樣呢?而記者劉虎在案件了結後接受採訪時稱「最好的自我保護就是不舉報」。

如今,楊延方生死未卜,而他當年曝光的「房妹」除了「房妹」其父被判刑25年,諸如「一家四口為何都有雙戶口」等公眾疑問卻至今未解。舉報人之哀,也是國家之哀;舉報人之傷,亦是民眾之傷。而這些哀傷,又是誰給的呢?

來源:東方日報/趙缶媒體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