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藥師:《環球時報》不愧是中共媒體大軍中的豬頭隊友

——原題:網媒標題與官媒的報道

用段子手的話來講,宣傳機構在說謊,民眾知道宣傳機構在說謊,宣傳機構也知道民眾知道他們在說謊。對於任何一個專制政權來說,人民是否知道它們在說謊並不重要,絕對的權力賦予了它們自說自話而無需顧慮輿論觀瞻的可能,甚至在有些國家,是否存在獨立的民間輿論都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官方媒體大費周章地自彈自唱自賣自誇,除了為對沖負面信息,更重要的可能還是一種宣傳慣性使然

最近,一篇題為《世界上有兩張人民日報,一張是正常的,一張是經過網易‘翻譯’過的》的帖文在社交媒體中廣為流傳。這篇來自網路的文章經由人民日報官方微信號轉載,列數了“網易小編修改標題的五大伎倆”——編者打趣,經過網易編輯的“再加工”,人民日報刊發的文章,已然成了“人民曰報”。

正當人們為網易小編的命運擔憂之際,《人民日報》卻後院起火,旗下子報《環球時報》再惹事端。上周三,哈佛大學歷史和政治學教授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大陸又譯為麥克法誇爾)致電郵給《環球時報》,稱該報在報道本月在北京舉行的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時,說他稱讚“中國夢”會對人類發展作出巨大貢獻,“完全是捏造的”。

如果說網易的標題是基於事實的“有態度”標題——因為即便是再離譜的標題也能在正文中白紙黑字找到出處,那麼《環球時報》們的大量報道則純屬立場先行的胡編亂造。據《紐約時報》整理披露,在此類事件上,馬若德並不孤單,在大陸人氣頗高的美國作家彼得·海勒斯(何偉),以及澳洲記者羅文凱、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徳卡爾夫也曾遭遇過類似情況。

說起來,官媒為了配合對內正面宣傳政府形像的需要,斷章取義、刻意歪曲外媒報道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甚至,為了“發出中國的聲音”,近些年來,有關部門還斥巨資在國外或創辦或收購或參股滲透了一大批媒體,然後出口轉內銷,以“據外媒報道”、“有國外媒體稱”的形式把“假外媒”上的讚歌唱給牆內的普通民眾聽。

赤裸裸地杜撰他人發言、署名,終究還是因為過於突破底線而遭到事主與輿論的群起攻之。從宣傳的效果看,完全是適得其反,難怪如今大陸網民常常調侃《環球時報》上的有些文章是高級黑。而對於掌權集團來說,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環球時報》不愧是中共手下媒體大軍中的一名豬頭隊友。

不過,如果有誰以為馬若德的投書、何偉的指責真能讓《環球時報》甚至大陸宣傳機構感到難堪掛不住,那也未免“圖樣圖森破”(網語,too young, too simple的諧音)。事實上,雖然長城防火牆還沒有被推倒,但藉助於各種翻牆軟體及社交媒體,許多大陸網民早就可以較為順利地瀏覽境外網站,獲取真實信息。之所以官方媒體還要如此大費周章地自彈自唱自賣自誇,除了為對沖負面信息,繼續在低學歷和老年受眾群體中推銷其“複雜中國論”,更重要的可能還是一種宣傳慣性使然。

用段子手的話來講,宣傳機構在說謊,民眾知道宣傳機構在說謊,宣傳機構也知道民眾知道他們在說謊。對於任何一個專制政權來說,人民是否知道它們在說謊並不重要,絕對的權力賦予了它們自說自話而無需顧慮輿論觀瞻的可能,甚至在有些國家,是否存在獨立的民間輿論都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比如北朝鮮,儘管地球人都知道這個政權的殘暴、邪惡,但其宣傳機構依然每天在那裡恬不知恥地鼓吹“朝鮮是地上的天堂”“我們的人民最幸福”。因為對於高度封閉、極權的金王室來說,國際社會的指責、制裁根本影響不了其對內的統治,而饑寒交迫的民眾更沒有說不的自由,否則,暴力機器將立即從肉體上把他們予以消滅。

基於這個觀察視角,我倒是覺得,《環球時報》等官媒完全沒有必要這般沒事找事。因為只要中共的統治地位一天不動搖,他們就始終擁有對一切事物的最終解釋權,何須再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尋求國際媒體、外國專家的加持?

像現在這樣,非要爭奪什麼原本並不存在的話語權,結果只能是話語權丟失得更快更徹底,搞得自己灰頭土臉,發個記者的道歉聲明“我從這個尷尬事件中看到的是,在國際參與程度擴大的情況下,中國媒體以及整個中國,都在面對的挑戰”,還要因為擅自代表“中國媒體以及整個中國”而遭遇二輪責難。如此進退失據,不能不令人懷疑“單仁平”同志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還是因為最近吃了“警告處分”而在變相報復組織?

當然,考慮到“主動作惡”是《環球時報》一貫的宗旨,我也就只能呵呵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