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一切美好都在偷渡國境

中共統治具有帝國的特徵,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即時被統戰拋棄

我的朋友維權人士“草根之怒”唐志順幫助身陷牢獄的維權律師王宇夫婦兒子去美國,被中共警方污衊為“反華勢力裹挾維權律師之子偷渡赴美”。

唐志順是我見過一個追求自由和權利,與民族主義結合得非常好的維權人士,自由民族主義者,憲政愛國主義者,卻被污衊妖魔化污名化為“反華勢力”。中共一貫以民族主義統治別人,自己卻不受約束。民族國家就是它階級鬥爭別人,專政別人的工具,“老鄉老鄉,背後一槍”。

一切美好的目標,會被中共權貴收割,用來強化被權貴壟斷統治一切美好的特權,如此惡性循環。若要以愛國論,這一些外國人的家長才是最賣國的,最反華的。一貫是以批判別人來掩蓋自己,從不自我批判。

共黨的元老和高官,都是追求“永生”的,不惜任何代價的,只要我活著,這個世界毀了又怎麼樣。他們的都獲得壽命很長,逆天而活。同樣共黨也有這個世界上最強烈的“永生渴望”,最有強烈的生存政治本能,即使死了他還要活過來,是殭屍了他還有“向天借用壽命”,是幽靈它還要奪取肉身重新活過來。我覺得真誠的無神論者共黨黨員,應該最怨恨聖經中“永生的上帝”的。

沒有這種對中共政治生存本能理解的認知,就是自以為是的,因為中共會榨取最後一絲本能來求活,來鎮壓。有智慧的美女是把每一絲智慧轉化為性感,共黨是把把每一絲本能轉化為鎮壓。剩下的問題就是與天爭,與命運爭的偶然和幸運。

中共統治於中華大地,就是一個“癌症”,要耗盡中華所有元氣,然後油涸燈滅。例如環境污染,沒有一二百年就沒法恢復的。它壟斷佔有所有美好共同的目標和事物進行統治,最後都會被它糟蹋殆盡。所有美好的事物共黨都要污染掉。為了擺脫被壟斷被代表而被污染損害,祖國、民族,中華等等美好名詞,所有美好的人和事物都在偷渡國境。

美好的人和事物都在流亡,都在被迫偷渡國界。中共統治具有帝國的特徵,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即時被統戰拋棄,這一些美好的人和事物也不能自由的流亡,因為流亡就意味著不臣服,那麼威脅其帝國統治,所以流亡被禁止只能偷渡。

當一個美好事物,連中共都積極推動,如改革派心中的改革或私有化,那一定是有陰謀的,一定是陷阱,這是“千古顛簸不破”的真理。他們宣布任何一次美好目標時,都是把眾多白胖胖的綿羊催眠上祭台犧牲了,他們大快朵頤朱門酒肉。這是個事實,無數歷史血淚頭顱所證明的,哪一次改革不是肥了他自己,害了他人,如若不信能舉出反證嗎。美好的渴望,總是讓人看不清腳下的陷阱。

49年秩序是個豬圈,包括78後改革開放,也就是在這裡內在於49秩序的彈性空間和政治能動性,雖然是一個欲通天的巴別塔,卻是通往自然狀態地獄的。往往把人帶往地獄的,就是想把人帶往天堂的目標。

改革對於改革派很美好,對於中國已經是和即將是無比慘重代價的地獄。任何美好的目標都可能在此實驗,但都不會實現,一點點的實現,肯定以未來慘重代價為條件。

就像城市中的小資女人,即使愛情的旗幟被她們高舉,也是用來進一步掏空男人的,專制用美好的理想來掠奪征服壓迫民眾。2015年3月31日我在文章《再談香港回歸於民國》中強調,中共統治內,沒有政治自由的可能,沒有民主的可能,沒有憲政的可能,除了生存外,一切美好幸福的皆無可能。

我在2008年10月1號《一切美好的,都被權貴用於自肥—評黑龍江等五省市農民分地事件》中說,烽火四起,狼煙滾滾。繼黑龍江、三門峽庫區和江蘇三地農民分地之後,天津武清區農民和四川溫縣農民也跟進了。你就會發現,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被權貴集團用於自肥。孫中山提出,工業化帶來土地增值財富可以用來支付政府的成本,不需要向人民徵稅。到了二十世紀90年代了,民權民生沒有實現,這種有利於權貴官僚集團的,倒是實現了。一方面,政府向人民徵收人類有歷史以來最多的稅,一方面將本來應屬於全民共享的土地財富,通過“地方土地財給享用了。

百年來的民族富強的自發情感,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對社會主義和平等的夢想,都陷入一個歷史大騙局的漩渦中。例如抗日戰爭期間青年學生的愛國,被一張充滿欺騙和賣國的空頭支票攫取。從改革初期小崗村的拋頭顱舉動,同樣被摘。

在這樣一個全球經濟危機深化地國際大環境下,一切美好的都在貶值,而因為中共統治而造成危機急劇放大,所以要偷渡,要偷越國邊境線才能,才能夠保存下來。例如大規模移民外國,才能保存改革時期形成的社會中堅力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