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面對反人類罪行 默克爾顯領袖風範

近日,誰應為納粹大屠殺承擔罪責的新言論,引發了軒然大波,不僅猶太學者紛紛駁斥,指出其偏離史實,而且連德國總理默克爾也發出回應:“(歷史)不需重新詮釋,該為猶太大屠殺負責的是我們。”默克爾的發言人也在稍早時表示,猶太人大屠殺很大部份是德國犯下的罪行,“我們全體德國人都非常清楚,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即納粹)的種族狂熱導致文明崩毀,也就是猶太大屠殺。”

誠如默克爾所言,歷史不需重新詮釋,鐵的事實業已證明,屠殺猶太人的罪責就在納粹德國。默克爾擲地有聲的回應再次讓世界肅然起敬,她也讓世界看到了什麼是一個有擔當的、負責任的大國領導人的風範,讓世界看到了面對反人類罪行時一個大國領導人應有的態度。

在德國歷史上,還有這樣一位有擔當的政治家亦贏得了世人尊敬的目光,他就是上個世紀60年代末出任西德總理的勃蘭特。我們知道,二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判基本上對納粹罪惡進行了一次比較徹底的清算,但德國人對此的反思並不足夠。60年代中期,西方國家與西德都爆發了大規模的學生運動,納粹德國的歷史及其在西德殘餘勢力是西德學生運動攻擊的獨特目標,該舉動最終導致當年的反法西斯戰士勃蘭特出任聯邦總理。

1970年底勃蘭特總理在訪問波蘭華沙時,出人意料地向猶太人的墓碑下跪。這一跪向世界傳遞了這樣的信息:西德並非納粹的繼承者,西德人有勇氣面對歷史。這一跪不僅為他贏得了個人的榮譽,也為西德贏得了世界的尊敬。雖然當時只有一半西德人認可勃蘭特的做法,但其所為對以後的發展和影響無疑是良性的。此後響應勃蘭特反思舉動的德國人越來越多,並逐漸形成一股持久的主流。

1999年6月25日,聯邦眾議院還通過了在柏林建造紀念六百萬納粹大屠殺猶太人受害者的大規模紀念碑的決議。紀念碑林告誡世世代代的德國人要牢記納粹時期的罪惡,永遠不讓黑暗的歷史重複。

無疑,默克爾繼承了勃蘭特的理念,勇敢面對納粹那段黑暗的歷史。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個人不能脫離自己民族的命運,他們既然未能阻止暴行的發生,就必須為此承擔後果。”

讓很多世人無法想像的是,堪比納粹罪行的另一個“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正在當今中國發生著,而且仍在繼續。其慘烈的黑幕,一旦揭開,中國現高層和眾多的中國人無法承受之重,中華民族無法承受之重,我們的後代同樣無法承受之重。此時,歷史需要一個具有勇氣和擔當的領導人站出來,制止這邪惡,並擔負起歷史的責任。

中國現高層上台後,曾多次談過歷史擔當:“要強化改革責任擔當,看準了的事情,就要拿出政治勇氣來,堅定不移干”,“膽子要大,就是改革再難也要向前推進,敢於擔當,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而面對這罪惡,更需要體現出歷史的擔當。

古往今來,正是有這樣一批勇於擔當的帝王將相、總統總理、仁人志士,社會和國家才能穩步發展,才能國治而天下平。他們“在其位、謀其政”,“知其難為而為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些輝耀歷史長河的名字有美國的華盛頓、傑斐遜、林肯、羅斯福、里根,英國的丘吉爾,中國的黃帝、周公、文王、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康熙大帝、孫中山、蔣介石、趙紫陽……他們令人欽佩的擔當背後是奉獻、犧牲、勇氣、良心和才幹。他們亦召喚著當今的政治人物加入他們的行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