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與蔡英文說「美國民國共同體」

在1912年民國成立後,美國終於發現了這個地球上的孿生兄弟國家,最像美國的國家,雖然晚生了兩三百年。美國與民國,就像該隱與亞伯。百年來,美國是對民國最好的國家,兄弟般的幫助,雖然從二戰後主要是越幫越錯。而民國對美國的認知,也是會影響美國的自我認同的。因此,這個「美國-民國命運共同體」是有歷史依據的。

台灣主體地位提升,才足以將中共入侵抵禦在台灣本土之外,故台灣與大陸的遠近,也靠高低來決定。

根據媒體報道,有位台灣的民國總統獨立候選人都「登基」為世界皇帝,「領導」台灣人統治全世界,無厘頭的新聞事件折射出一個晦澀不明的光亮:台灣人開始思考並承擔其世界性使命。每個自成共同體的民族都會在自我啟示或者暗示自己的世界歷史使命,當它走過內部整合,或者即將完成時。「民國在台灣」通過民主化,與17、18世紀的英國一樣,完成了內部整合,不統不獨。急統與急獨的訴求可以忽視不見,並且吸納為促進整合的極端力量。

不僅僅是這個自稱「世界皇帝」的台灣人,而且在我接觸的民進黨人如洪智坤的當面論述,以民進黨及與美國的密切關係建設中看到,民國在台灣需要一個世界歷史使命和中國歷史使命論述。我把這二者描述為台灣要為中國重建「美國-民國共同體」。正如我以前文章中寫到,台灣只有把自己編織入,並且恢復以前的「美國-民國共同體」,才能免於中共因素的入侵,例如只有加入TPP,才能抵制大陸市場魔鬼般誘惑而變節屈服。

取法於上,得法於中,取法於中,得法於下。民進黨的執政精神高度不走在這個層面,則一定糾纏不過共黨,而走在國民黨的前車之轍里,為台灣公民社會興起的「第三勢力」所顛覆瓦解。

蔡英文對此有所警惕,認為在民進黨和台灣之間若要取捨,寧舍民進黨,一黨之存亡無關台灣人民公共福祉。然蔡英文的宏大敘事和世界性眼光表達不足,沒有提出類似「美國-民國共同體」的論述,以回答台灣崛起之野望以及前景。

藍營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和綠營的「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合流,就是台灣的內部整合完成。必須指出,正是美國與民國政府的斷交,只注重於社會經濟文化關係聯合,才促成台灣社會共同體的生成和整合,例如說台灣民主化,正是蔣經國擔心美國與中共建交而拋棄台灣,才被迫民主化,正是在民主化中台灣社會共同體形成,並且以此為標準格式化移民或者殖民入台灣的外來因素。

可以簡單的說,正是美國領導的「美國-民國共同體」秩序裡面,台灣完成了社會整合。美國通過降低民國政府,非憲政黨國力量,從而維護「美國-民國共同體」。陰陽之間損益之間,需要平衡,在台灣與中華民國,藍方與綠方之間整合完成前,台灣人受過過多的來自民國的迫害,因此心存怨恨和背叛,需要中華民國在更高層次提供精神撫慰,才能多難興邦。而中華民國在大陸中共面前的頹廢之勢尚未扭轉,因此必須來自更高層次的庇護,而只有重構「美國-民國共同體」才是方便在手的,直接可見的。就像猶太人在世界歷史中苦難沖沖,若非有來自高於世界的精神庇護,如天選民觀念,早就滅亡了。

若無「美國-民國共同體」提升台灣的主體地位,只是等待或促進大陸民主化的庸俗表態,則台灣不足以將中共入侵抵禦在台灣本土之外,只有高於大陸,大陸的污水才漫不上去,台灣與大陸的遠近,也靠高低來決定,若台灣低於大陸,則遠遠避禍,若高於大陸,則有優勢靠近接觸。

蔡英文將來執政以「民生」為首,這也可以納入「美國-民國共同體」敘述體系。「大國」皆有不同的世界歷史使命,相互競爭以取悅命運之神,獲得「長子權」,成為「特選民」,如猶太人的「特選民」使命,歐洲的「文明化使命」,美國的「昭昭天命」,我認為民國領受的是「民生使命」。關乎公民權的政治革命與關乎生存權的民生革命之分化,直貫古今,於民族國家秩序開始後,表達為國體問題和民生問題,民國更清楚更有力地表達為國基問題和民生問題。政治革命和公民權的制度實驗和建設,由歐美完成,並傳播開來,其中美國的「昭昭天命」比歐洲的「文明化使命」更有競爭力,因為歐洲的「文明衰落」,歐美的共同使命可以簡化為美國的「昭昭天命」來代表。歐美的民生問題雖然解決的好,但並不是有自覺意識的政治解決,而是依賴於工業,金融等國際商業殖民和科技發展,取決於非文明因素,政治文明只是提供了轉化民生社會問題的能力。

民國前,諸國父淫淫於政治革命與社會革命的分化,尤其注重土地問題,胡漢民、朱執信、黃興等無不提倡國家社會主義,孫中山也把社會主義當做民生。民國奠基後,孫中山就把三民主義中的民生提到首位,民國後政治的主要結構性衝突,就在於民生問題裹挾政體問題,對政體就行扭曲。毛澤東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生為首,進一步強化民生,為所謂的「新三民主義」。共黨統治對海內外,無不以生存權是首要的來辯護。百年來的歷史,可以說是民國「民生使命」的實驗場。

民國作為歐美國際商業殖民體系的受害者,要加入全球化不可避免受害,就要直面並且解決之,根本性扭轉過來,這是「民生使命」的內涵之一,另外民國作為最大的人口大國,最突出的就是吃飯問題,也就是民生生存權問題,這是不言自明的自證的,而且不好如歐美那樣交給缺乏自覺的非政治解決,必須在當下在此時用政治之力解決或者轉化。

這就是民國的「民生使命」。美國的「昭昭天命」和民國的「民生使命」,各有偏科,互相競爭,合起來構成民族國家秩序使命的整體,一個是國體問題,一個是民生問題。因此美國與民國是民族國家秩序的代表,構成「美國-民國命運共同體」。在1912年民國成立後,美國終於發現了這個地球上的孿生兄弟國家,最像美國的國家,雖然晚生了兩三百年。美國與民國,就像該隱與亞伯。百年來,美國是對民國最好的國家,兄弟般的幫助,雖然從二戰後主要是越幫越錯。而民國對美國的認知,也是會影響美國的自我認同的。因此,這個「美國-民國命運共同體」是有歷史依據的。

問小英,美國美不美?帶我們大陸人一起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