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產黨為何不同意張學良入黨

關於張學良加入中國共產黨之事,在1986年蘇聯出版的《共產國際與中國》的文件彙編里,就已經被披露出來。讓張學良想不到的是,在那裡公布了一封共產國際1936年8月15日給中共中央的電報,其中就提到了這件事。電報明確提到了共產國際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即不同意中共中央根據張學良要求計劃發展其入黨的提議。

1933年2月,熱河戰火燃起,東北軍不戰而逃,熱河迅速失陷。

東北軍的第二次落敗,全國人民再次被惹火了,連孫科也在上海對新聞記者抱怨:“熱河天險,守軍達十餘萬,中央雖然明知結果失敗,然無論如何,以為至少當能支持兩三個月。”不料戰事竟未及十日,而全線崩潰,承德陷落,誠出人意料。計算日軍每日進展,途經五十里,如入無人之境,謂為抵抗,為有激烈戰爭,其誰能信?”“在前線指揮之湯玉麟等各軍事長官,應予以嚴重。即負責最重之張學良。亦應立即引咎,以謝國人。”孫科罵得非常在理,可話又說回來,當時的地方實力派,有誰願意拼掉自己的老本,把家當拼光了,以後拿什麼混飯吃?

日本人看到東北軍隊這麼不經打,再次動手,分兵向長城沿線進犯。這回,日本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遇到了敢打能打的第二十九軍宋哲元部。3月12日,宋部先頭部隊的旅長趙登禹作了戰前動員:“我軍裝備差,火力弱,有兵無槍,有槍缺彈,只是每人大刀一把,手榴彈六枚。現在我們僅僅與強敵對戰兩日夜,就被敵機炮轟炸損失兩個團的精華,我全軍共有十個團,照此下去,只能與敵對戰十日。我決心繞攻喜峰口敵人後方,痛痛快快地與敵人拼個你死我活。叫他們知道我中華民族,還有堅決不怕死的勇敢部隊。”團長董升堂率部夜襲日軍騎兵宿營地,日軍死傷500多人。天津《大公報》盛讚宋哲元部在喜峰口抗戰勝利“竟能使驕妄氣盛之日軍受偌大打擊,以誠足為中國軍人吐氣。”

一前一後的對比,面對全國人民的譴責和唾沫星子,張學良不得不在3月11日通電下野,出國留洋。

日軍進犯在繼續,江西剿匪也在繼續,在蔣介石看來,外來的侵略不過是皮膚上的瘡毒,是不會危及國家的生死存亡的,只有共產黨才是心頭大患,所以蔣介石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內”。

1933年5月,蔣介石派人與日本人和談,並簽訂了《塘沽協定》,這個協定實際上默認了東北三省的合法性,並承認翼東為“非武裝區”,招來了全國的一片罵聲。蔣介石本是堅定的民族主義者,他這麼做心中亦有苦惱:“我屈則國伸,我伸則國屈。忍辱負重,自強不息,但求中國有益,於心無愧而已。”“於此停戰蒙恥之地,使吾人卧薪償膽,而不自餒自逸,則將建設計劃,確定步驟,切實推行,以期十年之內,可湔雪此恥乎!”

《塘沽協定》換回了短暫的和平!

1935年10月2日,張學良留洋回來後,蔣介石給他下了一道任命書:任張學良為西北剿匪副司令,帶著30萬東北軍剿共。

重新被委以重任的張學良想著有機會揚眉吐氣,決定在西北一顯身手,干幾票漂亮的為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上和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獻禮。

可是,張學良很快發現,自己接的是一單最苦的差事!

1935年12月,張學良的東北軍剿共不到2個月,就被共產黨吃掉了兩個師,還戰死了兩個師長。為此,張學良向蔣介石提出給何立中和牛雲峰兩個陣亡的師長特恤10萬元,同時恢復兩個師番號。可蔣介石回復道:“特恤礙難照准,兩師番號予以撤消,勿庸補充。”張學良氣得火冒三丈,大罵:“奶奶的,我張某現在混得連10萬塊也不值了!”

蔣介石這態度,張學良不得不重新思考東北軍的前途與命運,因為再這樣和共產黨打下去,東北軍很快就玩完了。就在這時,張學良遇到了一個同病相憐的人,楊虎城。

第十七路軍老大楊虎城對“剿共”也很不感冒,部隊在“剿匪”中也受到很大的損失。他向張學良訴苦:“剿匪”等於“遠期徒刑”,“以中央軍數量,東北軍之精銳,皆未能消除共匪,區區如彼之軍隊,能何為乎?”張學良向楊虎城透露自己“倦於剿匪”後,倆人一拍即合:投共。

說到投靠共產黨,張學良早就有想法了,多個朋友多條路嘛,1933年下野後,他在歐洲時就派人與蘇聯取得聯繫,並提出訪蘇的請求。

可那會兒蘇聯人對張學良拋出的橄欖枝壓根兒不相信,想當年,張大帥殺共產黨多狠啊,中共的創始人李大釗就死在張作霖的刀下,兒子與老子往往是一脈相承,現在張學良要蘇聯搞好關係,誰信啊?折騰了兩年多,直到回到西北,張學良依然沒打通與蘇俄的關係。

投共,遠的蘇聯搭不上線,近的不就有一個天天打交道的中共么,他們不正是與蘇聯的最好聯繫人么。和楊虎城聯手後,張學良心裡舒暢了許多,心想自己足夠誠意,一定能牽上蘇俄這層有關係,最好讓蘇俄人支持自己和中國抗日,只有抗日東北軍才能重回東北去,因為蘇聯與日本是宿敵,與蘇聯人聯手打日本人這事最靠譜。

楊奎松分析張學良投共和原因有六點:一是朋友之諷勸,如沈均儒、王造時等之鼓勵。二是少壯同志則責良,不應同所謂親日者非,同流合污。三是刺汪凶手孫鳳鳴之行為和言詞。四是黨內之紛爭,多為私,少為公。五是良認為中央負責之同志,不熱衷,而其反有內心為親日者,而良個人之觀念認為賢哲者,或在外工作,或無權位。六汪兆銘之一面抵抗,一面交涉,良認為非是對外,乃系對內。

東北軍到西北剿共,卻東北軍將士看成“紅軍在幫蔣介石解決雜牌部隊”,大夥都出工不出力,蔣介石看到東北軍剿共不力,蔣介石已經有意將中央軍調入西北剿共,東北軍難免再度成為犧牲品。

1935年11月28日,中國共產黨在瓦窯堡會議中提出“反蔣”與“抗日”,認為中國人民當前的主要敵人就是“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賊頭子蔣介石”。

共產黨提出“抗日”,背後一定會得到蘇聯人支持,張學良看到了希望。得知張學良的心思後,中共派人來了:“少帥,我們一起先搞掉蔣介石,然後一起抗日,這樣你就能打回東北去!”回東北是張學良最大心愿!可他知道,抗日一定要聯蔣,這點張學良並不笨,他知道單靠紅軍那點微弱力量根本無法與日本人抗衡。

張學良認為蔣介石是國內最大的實力派,抗日的力量越大越好,如果抗日統一戰線不包括他,他以中央政府的名義反對,不好辦。張說,蔣有民族情緒,在國民黨中領導力量最強,據他回國後兩年的觀察,蔣可能抗日……蔣介石是在歧路上,他錯在“攘外必先安內”,把這錯誤扭過來,就可以實現“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做到這些不容易,要作艱苦工作。共產黨在外面逼,他在裡面勸,內外夾攻,定能扭轉過來。張學良還表示,除非蔣投降日本,否則他不能反蔣。

有了“聯蘇聯共抗日”心思後,張學良更加關注蘇聯與中共。1936年4月29日,張學良在太原盛讚蘇聯運兵能力如何強大:“一旦同日本開戰,蘇聯一次就能將一萬兵力運送到前線。顯有暗示聯俄、聯共、抗日之意。”

把小張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後,共產黨開動了。一番攻心戰後,張學良的態度改變了,原因是“此外加上他的大老闆越發在他面前現惡,他家大大小小的嘴也利害,很多人逼他,而且他已經感覺到大老闆對他開始了惡毒的布置。”

張學良下定決心反蔣,只待時機,他曾電中共“希望我們不要迫他太急,他希望在11月騙到蔣介石一些武器補充後,再約公開。他希望紅軍不要寫紅軍與東北軍聯合起來,他將我黨口號修改後,一下子印了許多。現在外方很懷疑,說東北軍的口號為什麼與紅軍一樣的。

有了十幾萬東北軍作盟友,中共做夢都偷著樂呢。

為表示自己的真誠,張學良還向中共提交了入黨申請書。

關於張學良加入中國共產黨之事,在1986年蘇聯出版的《共產國際與中國》的文件彙編里,就已經被披露出來。讓張學良想不到的是,在那裡公布了一封共產國際1936年8月15日給中共中央的電報,其中就提到了這件事。電報明確提到了共產國際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即不同意中共中央根據張學良要求計劃發展其入黨的提議。

共產黨同不同意那不重要,入黨只是表明張學良要跟共產黨一起干,批不批准那是中共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寧寧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