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黑色幽默 擁護江澤民的人民代表有多少?

王滬寧“輔佐”江澤民(網路圖片)

擁護江澤民的人民代表有多少?回答說,數來數去,只有“三個代表”。

在江澤民使用的三個御用文人滕文生、王滬寧和劉吉中,滕文生是和江關係最遠的一個,王滬寧是江最崇拜的一個,劉吉是私交最好的一個。江澤民做秀的東西,大多就是從這三個人中搬來的。

據《江澤民其人》披露,1955年10月6日上海出生的王滬寧,1995年進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前,是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2000年3月初,《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員文章,推出三句話,即“三個代表”,首次作為江澤民的“思想”理論在全國範圍內推出。但不久,這場轟轟烈烈的宣傳就被證明是一出鬧劇。

“三個代表”的出籠

“三個代表”到底是怎麼出來的,剛開始一般人誰也說不清。後來“三個代表”最紅的時候,王滬寧忍不住吐露真言,說自己是原作者,引起嘩然。這其實並不奇怪: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就大段大段地背誦王滬寧的文章。在江進京以後,曾慶紅和吳邦國念念不忘要王滬寧“輔佐”江澤民,多次在江澤民面前提起王,王由此而被調入中南海。

王滬寧把“三個代表”的理論定下之後,2000年2月25日下午在廣州珠島賓館與廣東官員的座談中,江澤民第一次完整地背誦下來:“共產黨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社會生產力發展的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後來王滬寧又為江加了幾句話。5月14日,江在上海主持召開黨建工作座談會說:“始終做到‘三個代表’,是我們黨的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力量之源。”後面幾個詞就是王滬寧新加的。

翻遍所有的官方媒體報導,包括江澤民在內,沒有一個人可以說清楚什麼是“三個代表”。不過下面不會有人追究這些事情,貪官污吏們整天想的是吃喝嫖賭貪淫占,上頭讓吹捧什麼大家就跟著吹捧,事情到底是咋回事,誰也不在乎。

“三個代表”不過是幾句並無實質內容的空話,一般臉皮薄一點的人還不好意思吹噓。但“三個代表”對於江澤民實在是太重要了,因為他必須得有理論才能站得住腳。江澤民也著急要為自己立碑,想方設法與毛、鄧理論並列,塑造出江澤民“第三代理論權威”的形象。於是,這個空洞無物的“三個代表”在江澤民的命令下被官方喉舌捧上了天。江在任時,費盡心機要把這三句話寫入黨章和憲法。現在,現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胡錦濤必須高舉“三個代表”,哪個官員講話都不能離開“三個代表”。

學習“三個代表”百態

不管江澤民怎麼想,不管媒體怎麼吹捧,大會小會地學習、貫徹,還是沒有多少人把“三個代表”當真。

當全國掀起學“三個代表”高潮時,央視天天在專題里採訪民眾。有的老農說:俺村搭了一座橋,感謝“三個代表”;有的婦女說:俺兒媳婦生個胖小子,感謝“三個代表”;也有人提出,要以“三個代表”為指針,建設一流的國際標準公共廁所;在某農村牆壁上,赫然出現大標語——“用‘三個代表’指導我們的屠宰工作”。五花八門,什麼說法都有。

歷經中共三年煉獄的原北京記者王斌出獄後講過一個真實的笑話。監獄當局組織犯人做工牟利,有些犯人被指定專門裝訂、製作淫穢書刊(再拿到社會上出售),那段時間“三個代表”在政治敏感的政法系統成了口頭禪,什麼都要跟“三個代表”掛鉤。犯人製作淫穢書刊超產,也說自己是在“三個代表”的指導下才有那麼大的幹勁。

在學習“三個代表”的會議上,面對無精打採的大小黨官,某省委書記無奈地說:“規定學習時間,會議樣子要擺,功課要交好,不然,我這個省委書記怎麼當?大家要配合。”

但也有人不客氣地反問:“三個代表”思想能創造出高科技,能解決職工下崗、失業人口,能解決農村數億剩餘勞動力問題嗎?西方工業發達國家的成功,是靠什麼要求、什麼思想?

有的領導幹部在省黨校說:取得成績是貫徹了“三個代表”要求,那麼出了問題、工作受到挫折,又怎麼解釋?是“三個代表”思想出了問題嗎?

還有人乾脆取笑道:“安排‘三個代表’思想的學習先進份子參加世界體育比賽,保證都能摘金牌。”

“三個代表”碰壁

自“三個代表”出台以來,三個代表論在黨內外遭到廣泛批評。

《求是》雜誌研究室、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在“三個代表”思想學術研討會上提出:“三個代表”思想究竟是在什麼時期形成的,黨內是個謎,理論界也是個謎。”會上有人表示,“三個代表”是黨內人為地樹立江澤民“偉大”、“英明”、“卓越”的形象。還有人說,黨內對“三個代表”思想學習、實踐的宣傳,在很大程度上是交任務、搞形式、教條,是政治上的欺騙。

前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鮑彤認為三個代表論起到的是照妖鏡的作用,因為“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是空話,“始終代表先進文化”是謊話,“始終代表先進生產力”則是官商一體的同義語。

中國社科院有的學者提出:三個代表思想空泛,不合時宜,是搞形式主義。地方黨委、政府大多數是在應付。三年多的實踐,究竟解決了多少問題?搞形式主義是禍國殃民……

有人說,所謂“先進文化”、“先進生產力”,實際上就是墮落文人、專制吹鼓手和新興官商、資本家的集合體,至於說“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則是徹底的謊言。最廣大的農民中許多人靠賣血賣腎賣淫活著,得了愛滋病,死活無人問;中共常說的“工人階級老大哥”至少有三千萬下崗,江澤民可從來沒有想過去代表他們。

後來,原定在四中全會前夕出版《江澤民軍事思想文選》一事遭到擱置,因為軍中張震、洪學智、楊白冰等十多位老上將上書反對,說江澤民把自己放在一個不合適的地位。楊白冰更公開說“三個代表”是垃圾思想。

2002年,中共十六大被推遲,據內部消息披露,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黨政內部對“三個代表”思想的認識和貫徹都有“較大”差距。

“三個代表”的幽默

在民間,黑色幽默已經傳遍全國。早在阿富汗戰爭之前,大陸就流傳了一個政治笑話,說布希邀請普京和江澤民一起商量如何消滅本·拉登。布希說:我要用導彈打死他。普京說:我要用美女迷死他。而江澤民說的是:我要用“三個代表”煩死他。

還有一則笑話,說毛澤東在陰間看見連江澤民也要搞造神運動,很不服氣,就問小鬼道,江澤民選集有幾卷?回答是,一卷還沒有湊齊,只有“三講”。毛又問,擁護江澤民的人民代表有多少?回答說,數來數去,只有“三個代表”。

全國上下對“三個代表”的抵制、厭惡和譏諷,一目了然。

這場轟轟烈烈的宣傳鬧劇,最終沒有成全江的“偉大”、“英明”、“卓越”的形象,反倒應了一位名人的話: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頭上想不朽,名字比石頭爛得更早。這樣幾句遭到廣泛譏諷的空話,最後卻被寫進了中共憲法和黨章,使中共的政治舞台因此而多了一則笑話和醜聞。這或許是“三個代表”的真正偉大貢獻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