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文:IS已經瘋狂 行將滅亡

我堅持的一個觀點是:IS之所以能夠從伊拉克發展到敘利亞,就是因為敘利亞的內亂,而敘利亞的內亂則主要是因為阿薩德的不下台,而阿薩德之所以能夠死扛至今,則主要是背後有俄羅斯和中國的支持。有句古話可以形容這個極端恐怖組織: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這兩年全世界都在目睹IS的瘋狂,現在全世界將親證它的滅亡。

多國已認識到,如果敘利亞內亂不能平息,那麼就很難徹底清除IS

IS四面出擊,毫無底線地到處製造恐怖活動,終於要迎來被世界圍剿的末日了。11月20日晚上聯合國安理會以15票一致通過2249號決議案,授權“有能力的會員國”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打擊IS的恐怖主義行為。

可以預見的是,針對IS的打擊將升級,IS的一些重要頭目會被“斬首”,如同當年美國對付本‧拉登一樣。11月15日晚,法國出動10架戰機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組織進行大規模轟炸,共投下20枚炸彈,打擊了兩處目標。另外,法國“戴高樂”號航母已於近日緊急部署到地中海東部海域,法軍飛機轟炸了拉馬迪和摩蘇爾地區的目標,以支持伊拉克軍隊等對“伊斯蘭國”武裝的進攻。英國首相卡梅倫建議,對“伊斯蘭國”目標實施空襲的法軍戰機可以使用英國在塞普勒斯的空軍基地,英軍還可以為法軍提供空中加油方面的幫助。美國反IS全球聯盟的美國總統特使麥格克(Brett McGurk)也透露,數十名美國特種作戰部隊將“很快”抵達敘利亞,組織當地武裝力量對抗敘北部的IS武裝分子。

形勢可謂是風雲突變。11月11日我去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錄IS(伊斯蘭國)的節目,談敘利亞局勢和俄羅斯客機墜毀事件,當時尚未確認恐怖襲擊,只是嫌疑巨大。

整個節目錄製過程中,我堅持的一個觀點是:IS之所以能夠從伊拉克發展到敘利亞,就是因為敘利亞的內亂,而敘利亞的內亂則主要是因為阿薩德的不下台,而阿薩德之所以能夠死扛至今,則主要是背後有俄羅斯和中國的支持。

在節目現場,我對另外兩位嘉賓、尤其是一位年長者力贊普京的觀點不能苟同,他很是肯定普京在敘利亞局勢上的“積極作用”,說俄羅斯兩個月空中打擊IS的成果已經超過以美國為首的反恐聯盟。言下之意是美國打擊IS並不用心。並表示在俄羅斯客機墜毀事件上普京不會跳進別人給他挖的陷阱,俄羅斯會依照自己的戰略打擊IS。

這是我第一次在電視節目錄製現場見識普京的中國專家級粉絲,此前在微博上已經見識過太多年輕普粉,他們欣賞普京敢於和美國對抗的硬漢形象,一些女孩子甚至對普京的胸大肌產生性幻想。這幫人無視前沙俄侵佔中國上百萬平方公里領土、前蘇聯鼓動外蒙古脫離中國的歷史事實,更看不到強人普京治下的俄羅斯經濟困頓不堪。

錄完節目的第二天,周四我便離京赴雲南尋茶去了。沒想到周五晚上就傳來巴黎遭到恐怖襲擊的消息,132人遇難,300多人受傷。再過三天,俄羅斯確認墜機事件為IS襲擊所為。

在11月11日的節目錄製現場,我的一個觀點得到了其他嘉賓的認可:美國和俄羅斯很難合作打擊IS,因為兩者的根本目的不同。美國介入敘利亞局勢最根本目的是想推翻阿薩德的統治,而俄羅斯則是想保住阿薩德、進而以此與美歐在北約東擴問題上進行博弈。可以說兩者根本目的南轅北轍,很難走到一起。

但是現在IS向多國同時發起恐襲的做法將逼迫世界大國團結起來,這將導致它的末日提前到來。如果說此前各國各懷心思,那麼此後會更加團結了。更為關鍵的是,世界在敘利亞問題上達成共識的可能性大大提升了:大家都會認識到,如果敘利亞內亂不能平息,那麼就很難徹底清除IS。因此必須在打擊IS的同時解決阿薩德的政權過渡問題,使敘利亞政局逐步平穩下來,壓縮IS在敘利亞的生存發展空間。

據一名聯合國特使透露,沙烏地阿拉伯將在12月15日舉行會議,屆時敘利亞的各個武裝派別和政治反對勢力一起就終止敘利亞近5年的內戰進行商討。該特使還透露,約旦正在擬定一份參加和平會談的反對派代表清單。一旦組成反對派代表團,除了由IS控制的地區,敘利亞全境的停火協議將有望生效。

在此有必要簡要回顧一下敘利亞問題的由來:2011年3月,15名少年由於在學校牆壁上畫反政府的塗鴉被抓,引發學生家長的示威遊行,他們除要求釋放學生外,還要求政府擴大民主、懲治腐敗。阿薩德政府逮捕了一些反政府人士。4月22日出現了最大規模的抗議,政府鎮壓從當天開始升級,到4月29日短短一周時間造成約450名平民喪生。反對派開始武裝對抗政府軍,敘利亞局勢步步惡化。

此後便是聯合國的介入,然而遺憾的是:2011年10月4日,法國和英國提交的旨在督促阿薩德和平交權的決議草案被俄中兩國投反對票否決掉;2012年2月4日,阿盟提交的決議案草案再次被俄中兩國聯手否決。

從此,敘利亞局勢就在無解狀態中越來越嚴重。反政府武裝和政府軍在敘利亞境內開戰,殃及平民,引發巨大的人道災難。而原先主要在伊拉克活動並遭伊拉克安全部隊和美軍沉重打擊的IS趁亂而入敘利亞,一下子擴大了生存空間,並在此過程中步步坐大。

從這兩年來的情況看,如果國際社會不能團結,那麼IS的勢頭不可遏制,文明世界將遭遇納粹德國以來的最嚴重挑戰。目前多國遭遇恐怖襲擊的血淋淋現實已經昭示了此點。

11月19日中國公民樊京輝被IS處死的消息得到確認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發表講話強烈譴責IS暴行,並稱“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中國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堅決打擊任何挑戰人類文明底線的暴恐犯罪活動”。

在習近平表態之前,某些中國人的言論很奇葩,例如社科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的朱繼東就在微信朋友圈中說“所謂的伊斯蘭國其實是美國、英國和以色列策劃破壞阿拉伯世界的一個布局,其目的是為了把世界上不同的極端組織聯合在一個極端組織之下,以便在中東製造更大的混亂”。

更早一些時候,環球時報發表一篇題為“美國號召打IS夾帶不少私貨”的評論文章,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係學院研究院副研究員田文林,他在文中說了這樣一段說話:“西方媒體一味渲染IS殘殺俘虜、斬首人質的極端性一面,對該組織的其他側面卻鮮有提及。該組織在佔領區內提供水電、支付工資,控制交通,並管理著麵包房、銀行、學校、法院和清真寺等。因此,伊斯蘭國到底是十惡不赦的恐怖組織,還是當前中東政治發展的必然產物,仍很難定論。”

這種“陰謀論”以及針對美國的“仇恨”,半個多世紀來一直在吾國暢銷不衰。當年“911”,不少國人歡呼雀躍於美國遭到恐怖襲擊,至今仍有人相信美國亡華之心不死呢!這些人大概不知道很多高層子女都自願去美國學習、工作,留在美國當“人質”,而他(她)們的父輩卻大言不慚地向國內民眾宣揚美國的“險惡企圖”。

最後再回到IS話題上,有句古話可以形容這個極端恐怖組織: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這兩年全世界都在目睹IS的瘋狂,現在全世界將親證它的滅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