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知風:「保證書蓋公章」,自辯才是看點

11月25日,一則《醉了!法官給情人寫保證書!還蓋了法庭公章!》的新聞引起廣泛關注。一個被“小三”揭發紅遍網路的“名人”,在七份時間跨度長達五年的保證書中,向劉英(化名)作出多種承諾。其中3份保證書上除按有指印外,還加蓋有“豐縣人民法院順河法庭”的公章。他就是曾經榮獲省級優秀法庭庭長稱號的江蘇省豐縣法院順河法庭庭長黃濤。(11月25日澎湃新聞網)

法官給情人寫保證書,還蓋了法庭公章,作為新聞確實是聞所未聞。然而,從報導的具體情節來看,“蓋公章”算不上這個新聞的“重頭戲”。因為,按照這位法官的自我辯解,他的所作所為也已經脫離了做人的底線,更別說是一名法官。即使相信這位法官的自我開脫,結果也只能證明他是一個十足的無賴。

在男女關係上,已經到了寫保證書保證“非常愛你,不再欺騙你,把你的話當最高指示,2015年五一後辦理離婚”的地步,當事人黃濤還好意思用“她就開始調戲我,經不起調戲,隨後發生了關係”為自己辯白。為了證明這一點,黃濤竟用“才貌都不出眾”來稱呼對方,似乎這樣就可以抬高自己,說明自己不可能有“犯罪動機”。可見這個男人的無恥卑劣。

在欠條問題上,黃濤的厚顏無恥更暴露無遺。黃濤用以為自己辯白的“給劉英寫的欠條有一二百萬了吧,還給她哥哥寫了一個二十萬的。但沒有打款記錄有欠條也白搭。再說,她哪有那麼多錢?”這看似在證明欠條是虛假的,但在這種反證中,卻表露出的是一副無賴的嘴臉。這其實與他對保證書的辯解是提一個邏輯,為了證明保證書的不真實,黃濤也是用“保證書有的寫了好幾遍,我跟她能有什麼感情”來反證的。把言而無信說的冠冕堂皇,這需要多麼厚顏無恥的“心理素質”?

看上去,這位法官更像是一個蹩腳的律師,為了讓當事人脫罪,死心塌地地進行狡辯。那麼,作為法官,如果遇到類似於男人不可能與“才貌都不出眾”的女人勾搭;超過對方承受能力的假條就是假的;保證書寫的多了就不起作用,法庭會採信嗎?

當然,難以置信的是有這樣一位法官,但說不定有這樣一種人。然而,這樣的人竟然是一名法官,而且是曾經榮獲省級優秀法庭庭長稱號的法官。那麼,令人匪夷所思的就不是“給情人寫保證書蓋法庭公章”了。而是一個長期在生活作風上存在問題的人,怎麼還在法官的位置上?更重要的是,一個在受到所謂的“脅迫”時,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人;一個為了錢願意與“才貌都不出眾”的女人勾搭的男人;一個把承諾當兒戲的人,怎麼去掌控法律的天平?

在相關情節中,幾乎無法斷定這是權色交易還是權錢交易。若說權色交易,但在黃濤眼裡,對方“才貌都不出眾”;若說權色交易,對方也“哪有那麼多錢”。那麼,這是不是可以減輕這起事件的嚴重性?就危害性而言,可能恰恰相反。一個如此沒有原則性的無恥小人,怎麼會出現在最講原則的法官隊伍里?即使任何崗位都有“混飯吃”的,那麼,這種比社會上小混混還“不講究”的人,怎麼會成了在同行中出類拔萃的,還榮獲了省級優秀法庭庭長的稱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