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慕春曉:美國海軍生活紀實

————出發前一天

9月21日,我入職前三天,又來到海軍辦公室。朱先生讓我們把身份證、綠卡和社會安全卡都交給海軍辦公室保存以防萬一。起飛的前一天,再把這些證件交還給我們隨身攜帶。

因為朱先生要去醫院,所以我們9月23日上午就到離舊金山市最近的帝利市的海軍招募辦公室報到。一個菲律賓裔的招募官接待了我們,第一件事還是驗毒,都通過後開車送我們去舊金山南灣。上車時,我的腳被車門夾了一下,自己沒覺得怎樣,倒是招募官看起來有點緊張,要是這個節骨眼上出問題,那可真是……

開車前往南灣的假日酒店(Holiday Inn),同時到的有五個人。招募官給我們開了個簡單的會,幾准幾不許:在賓館裡可以會見家人,但是要在一樓的會客廳,不可以帶到自己的房間里……,還有一條是在旅館不準交男女朋友。我心裡暗暗發笑:半天怎麼交什麼朋友啊?哦,是不準一見鍾情嗎?在我到了集訓營之後,聽我們的第二教官說她當招募官時的一個故事時,才回過這句話背後的含義,直率的美國人也有含蓄的時候哦!什麼叫不準交男女朋友,其實就是不準在旅館裡亂來。

到了房間,另一張床上是空軍的一個小姑娘。她爸爸年輕的時候想參軍,因為超齡未果,於是讓她來完成這個心愿。晚上六點,需要給我們的Master chief打電話,向他報告我準備好了要去集訓。打了三次沒人接,按規定就可以不用再打了。我鬆了口氣。我說這個細節是覺得海軍的工作非常的細緻啊,每一個環節都有人關照。

這位Master chief在我們每月例會時有時也來參加,問問我們為什麼要參加海軍,講一講海上生活等等。我記得他給我們講航空母艦上的生活時,說那就是一個漂浮的城市,你在亞馬遜上網購的東西,海軍都可以用飛機給你們送到。還有一次是逐個問我們為什麼參加海軍時,我一進房間,他剛剛一問我的名字,馬上說,談話結束了。我退出來覺得好生奇怪。關先生說,你的經歷我和他說過了,他覺得不需要再問了。

晚上八點,所有準備入職的人,海軍、空軍國民兵衛隊的人都被叫到一樓的軍人俱樂部。還要簽到啊?把上述事項重申一遍,再一次強調在旅館“不準談戀愛”。海軍如此強調,或許有過前車之鑒。海軍不願意輕易開人,招募官說這個時候政府僅僅在我們的體檢上已經花了很多錢了,一旦犯錯開人,於政府於個人都不是好事。

我看看旅館的俱樂部,就是一個大的活動室,可以打電玩什麼的。美國人愛玩,海軍也夠體貼,就這麼一晚,也不忘提供一個俱樂部讓這些大孩子玩。

散了會有幾個人留在俱樂部繼續玩,我回房間後不久就休息了,準備明天的旅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