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古德明:天災人禍渾閑事

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深圳恆泰裕工業園民眾起居如常。工業園後的石山之上,荒廢的採石場前年開闢為建築廢物傾倒場,月賺至少幾百萬元。廢物傾倒不斷,橫被平頂之山,高可一百公尺,突然崩倒,如飛流直下,山下三十八萬平方公尺之內,三十三幢工廠、民居全遭掩埋,死者據中共說則只有七十多人而已。大陸時事評論員賈也痛言:「諸多人禍,源頭在於官場。中國官場千百年來就是一副德性,除了貪,就是懶。」賈也言重了。舊中國官場和新中國不同。

千百年來,我國勤政清廉官吏,更僕難數。請看《新唐書》卷一二七記載:開元年間,裴耀卿為宣州刺史。當時宣州一帶曾經洪水,河堤損壞,有司未敢擅興力役修補。裴耀卿說:「非至公也(不修堤,就不是為蒼生著想)。」他親自督修河堤,不料中途奉詔,要調任他州,為恐功虧一簣,也不管上司促赴新職的命令,一次比一次嚴厲,繼續工作,直到堤成,才公布去職的消息。當地民眾「為立碑頌德」。

又《漢書》卷七十六載:成帝年間,王尊為東郡太守,遇黃河暴漲,泛浸瓠子金堤。

王尊親臨險地,祭河伯,「請以身填(塞)金堤」,並在堤上築小廬棲身,不避危殆。於是民心大振,吏民合力,洪水終不能為患。後來王尊去世,「吏民紀之」,無不感德。要說中國史,不可史實不顧,一味重複中共祖師陳獨秀所謂「歷史三千年黑暗」。

不過一個月之前,浙江雅溪鎮深夜山崩,山下里東村民居遭壓頂者,有二十七棟,死者據中共說則只有三十多人而已。當時李克強和現在一樣,「下達重要指示」,指示搶救,指示徹查,只是徹查所得的教訓,顯然轉眼就拋諸九霄雲外。

而不過四個月之前,天津危險品倉庫大爆炸。當時中共國務院成立事故調查組,抓了天津市運輸委員會主任等幾個小官,「立案偵查」了事。現在,他們又成立深圳工業園事故調查組,說會本著「尊重科學、客觀公正、實事求是」原則,「嚴肅追究責任,向全社會交代」。只是中國人都知道,那些承諾,那些形容詞,其實等於封鎖消息,禁止記者採訪。天津大爆炸如是,里東村山崩如是,深圳工業園浩劫也如是。

中共官場,向來沒有裴耀卿說的「至公」原則,也沒有「請以身填金堤」的官員。他們只知黨權第一,只會事後到災場作「指揮搶救」或「肅立默哀」狀,拍照宣傳。預防天災人禍,不是他們的責任。反正災禍死者,永遠不會是安居飽食的共干。

二零零零年,浙江紹興市不容市民異議,成立袍江工業園,園內的三江村不久就水土盡遭污染,村民紛紛患上癌症,去年終於全村遷徙。三江之滅村,和深圳之滅園,其理相同。真要追究草菅民命的責任,就是「陰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在不赦。舊中國哪裡有這樣的政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