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紅冰《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

按:《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除了袁紅冰教授的演講之外,與談來賓論述亦均極為精闢。與談來賓論述逐字稿將逐篇刊出,分享讀者。逐字稿務求不失原意,若有不足之處請讀者不吝提出,並請與談來賓指正,俾便修訂。

錄影除全程之外,為方便讀者閱聽,另分割成四段,皆在文末附上連結。

袁紅冰《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二〇一六台灣大選之後的兩岸關係變化預測”專題演講(2016/1/9)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

一、國立政治大學國發所所長李酉潭教授

(全段1:03:38處開始~1:14:00或分段第二段18:11:00處開始)

袁紅冰袁教授、我們亞太哲學出版的負責人,首先恭喜又有一本書出版,也佩服我們亞太出版社在這樣一個環境之下,能夠連續出這麼多書,讓我們非常地敬佩。

當我接到這本書的時候,我翻了一下,我們能夠知道,剛剛在前面的紅冰兄,早就在前面談到,“中華民國祭”並不是詛咒,它並不是詛咒讓中華民國死亡,而在於(如何讓)中華民國再生。

這樣一個國家的定義,我想應該從政治學切入。今天我也非常高興,來自美國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教授,昨天晚上到,在他跟我聯絡的時候,我就邀他今天來,他是在美國的政治學教授,等一下他會作壓軸的講評。

那麼,來看一個國家,來看中華民國,我想我做為一個政治學者,我想先從政治學角度來看國家,再來看台灣跟中國。

國家構成因素:人民、土地、政府、主權。我不喜歡講土地、人民、政府、主權,而講人民、土地、政府、主權,因為國家構成的第一要素就是人民;因為一九四七年的聯合國憲章,跟一九六二年的兩個國際人權公約,都保障、承認了全世界的人民擁有自決權,所以,這兩個公約,共同的第一條款就是自決權。所以國家的構成的第一個定義就是人民,人民在那塊土地建立了政府,擁有主權,這是國家的構成。

國家的性質,最重要的性質就在於,國家是手段,個人才是目的,國家的工具性。這是第二個,國家的性質,最重要的是強調國家的工具性,它只是一種手段,它不是目的。

第三個,國家的目的是什麼?國家的目的,我最喜歡強調的就是引述我的老師的老師,周文台教授,在六O年代,他的政治學理論就提到的“安全、秩序、公道、福利、自由”。第三個“公道”,所謂“公道”就是“正義”的意思。

那麼,他特彆強調,這五個目的,這五個目的現在國中生、高中生都還在念,我現在擔任高中教科書公民社會科的總主編,我們的教科書去年剛衝到課本的第一名,現在是在第二冊,我在編第二冊國家目的的時候,我特別引述我的老師的老師所強調的,一個國家人民擁有了福利,而沒有自由,全國人民像被豢養的寵物一樣,豬就是只有福利沒有自由。所以國家如果五項目的裡面,沒有自由,而只強調福利,那全國人民不是像被養的豬一樣嗎?所以“安全、秩序、公道、福利、自由”要平衡,沒有哪一個最重要。安全、秩序也是為了福利、自由,而這些衝突的時候(要)由正義來解決。

所以談了這三個以後,我們再來看一下這幾年來,台灣所面對的困境,尤其是2008到現在,2008馬英九提出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那麼這次馬習會民進黨對他攻擊就兩句話:“九二共識,缺乏一中各表”、“只有中華民族,中華民國不見了”。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如果有一中各表,那一定是兩個國家嘛,不管你怎麼解釋,怎麼模糊。

所以呢,中華民國是什麼?中華民國一九四九年的確到台灣來,一九四五年戰敗以後,台灣是屬於中華民國,一九四九到台灣,蔣介石帶他們到台灣。一九四九到一九九一,實施動員戡亂,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兩國論從哪時候開始?從結束動員戡亂。你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了中國,當然就兩國論開始。所以李登輝講“特殊國與國”的時候,他後面的詮釋是回到一九九一年五月一號動員戡亂結束,就承認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事實,這時候就是兩國論的開始。

你要九二共識,一九九一結束動員戡亂,九二共識當時是不承認,是沒有共識的共識,這種情況之下,你不可能放棄國家的角色。

這八年來,我喜歡(在)參加兩岸關係研討會的時候,特別注意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對待中華民國,也特別注意到,支持國民黨的學者如何捍衛中華民國。

最新的一次,十一月在北京,我看到就有曾經擔任過新黨的一個人,擔任過立法委員,他就跟大陸講“中華民國是你邁不過的坎”,所以他們的確在捍衛中華民國。但是我更喜歡強調,剛才紅冰兄有特彆強調的:“捍衛中華民國什麼?捍衛中華民國人民所擁有自由生活方式。”

如果國家是手段,個人是目的,國家是一個人民組合,這樣的一個詮釋,國家是不是維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台灣、中華民國、自由民主國家的軍人根本不可能有為誰而戰的問題,因為他為了維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而戰,就這麼簡單的道理。

而這種情況之下呢,紅冰兄他寫的《中華民國祭》,他所看到的是,我引述他前面那本書所談到的——“被逼迫的正義”。也就是說,紅冰兄所強調的,如果要證明,如果要找時機創建台灣共和國,是中共不斷逼迫台灣,台灣要保留、擁有最後透過公投,或透過制憲、修憲的方式,來創建一個台灣共和國的可能,而他特彆強調這是“被逼迫的正義”。

為什麼講這本書不是詛咒?因為他說中華民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部分,還要待(回歸)東亞,回到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這個創建中華民國民主共和國(的地方)。這一點也是我想要強調的,(就是)孫中山過世前強調的:“有民國之名,沒有民國之實,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他的革命成功(在)哪時候?一九九六年在台灣成功。孫中山革命,一九九六年台灣創建了真正的華人世界一個民主共和國,因為一九九六到現在,台灣被“自由之家”評為自由民主的共和國。

這樣一個概念來看,捍衛中華民國,跟要改國號為台灣,這裡面是不衝突的。捍衛中華民國,這表示中華民國跟未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變成民主的國家,這裡面國號都不是最重要的概念,而在於台灣人民要擁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我們期待中國大陸的人民也擁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而至於國家的國號是什麼,其實都不是最重要的概念。

中華民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制統一,中華民國當然就會、就要被當作(形式)放到祭壇上去。但是如果做為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台灣只要(能)捍衛住,那麼中華民國是國號,或者台灣共和國是國號,那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國旗、國號、國歌,都不是構成國家的因素,只有人民、土地、政府、主權,才是構成國家的因素。那麼這樣一個詮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詮釋這樣一個概念,是不是可以提供給大家參考。

我看了這本書,所以我今天講了這麼多,用政治學的角度詮釋,我的題目就是“另類捍衛中華民國”,我來看這本書就是“另類捍衛中華民國”。而“另類捍衛中華民國”就是捍衛中華民國的台灣的自由民主生活方式,還期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十三、四億人口未來也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這樣一個《中華民國祭》,它的很深刻的一個,很讓人家非常怵目驚心的一本書,它其實隱含深意是為了我們自由民主的台灣,跟未來中國而努力。

今天,不管你是同意這本書,或同意這本書哪些內容,每個人有機會看這本書的時候,就已經是在台灣實踐了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之一,就是我們擁有了言論自由,也有人透過出版自由來表達。從這本書也可以反映出來為什麼要反服貿,就是因為不只是這本書沒辦法送到中國大陸去,我所出版的高中公民與社會的教科書,大陸也不可能讓我們進去。

教育部所同意的,我拿進去,還兩次被檢查,裡面因為有寫到,我引用“自由之家”提到“中國是專制”,中國大陸還要去(上頭)請示,不敢讓我的書進去。所以連我們的教科書它都不讓我們進去,何況這種書。

但是我們在台灣捍衛中華民國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就是這本書不管你是完全同意,或者你同意部份觀點,這本書都可以在台灣出版。這一點也是香港現在正在追求的(政治地位),香港正在流失(自由),台灣要捍衛。

我用我的角度來詮釋這本書。我希望帶給大家(概念),共同來捍衛我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謝謝各位,謝謝。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01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A7oT3UlKo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0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ieoDejB3I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0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eHT7rBWNHw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0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Ez9-JLs95w

全程不分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VAW2-RP_3Y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