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拒當國安線人 南都前編輯李新在泰失聯

作者:
曾自曝被迫為國安充當線人的前南都網編輯李新,去年10月底逃到印度新德里﹐尋求庇護﹐今年初將輾轉往泰國﹐自上周日(10日)在泰國北部邊境失聯,迄周五已是第五天。流亡泰國的異議人士擔心,他已遭中共當局綁架。

2016年1月4日,李新(左)在泰國與滯泰異議人士顏伯鈞(右)等見面。(圖片來源:顏伯鈞提供)

2016年1月8日,異議人士拍下了這個不明身份的跟蹤監視者(右)。(圖片來源:顏伯鈞提供)

曾自曝被迫為國安充當線人的前南都網編輯李新,去年10月底逃到印度新德里﹐尋求庇護﹐今年初將輾轉往泰國﹐自上周日(10日)在泰國北部邊境失聯,迄周五已是第五天。流亡泰國的異議人士擔心,他已遭中共當局綁架。

據滯留泰國的難民在聊天群里透露,李新是本月10日從泰國曼谷前往廊開(Nong Khai),最後聯繫是泰國時間6:49,北京時間7:49,說是已經下車去邊境,隨後就失去了聯繫,4天來,他的手機一直打通卻沒人接聽!

據滯留泰國申請難民庇護的逸風稱,李新因為在印度沒法申請難民庇護而來到泰國,但他可能還沒有遞交申請,就在去北部邊境時失去了聯繫。

他說:他是在泰國北部於寮國邊界車站,下車之後,然後他妻子跟他聯繫了4天了,然後聯繫不上他。然後他妻子把這個情況告訴了柳學紅,柳學紅讓我們在難民群裡面公布了這個消息。讓我們這些在泰國申難的人,非常的人心惶惶。他已經來泰國一段時間了,在印度沒有接受他的申請,後來他聽說泰國那個申(請)難(民)比較漫長,好像是沒有申難,他可能想等他妻子來到泰國之後一起申難。

逸風還表示,目前難民朋友已經將此事報告給了聯合國難民署,難民署希望他們能核實到準確的消息,但目前做進一步的核實有困難。

他說:他的手機一直能打通,但是打通之後沒有任何人接,這個是比較讓人懷疑的事情。柳學紅呢,她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然後跟聯合國難民署匯報了這種情況,然後聯合國難民署讓她確認李新目前的情況,但是這個東西很難確認的。

本台記者立即與滯留泰國的原天網義工柳學紅聯繫,但她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另據正在泰國的異議人士於艷華稱,李新是本月1號到的曼谷,然後接觸了很多人,她還提醒他要注意安全。10號李新走後,到現在也沒能聯繫上。

她說:元旦那天到泰國曼谷的,在泰國呆了好多天,跟很多人接觸,很多人可能知道他來泰國。他是10號去寮國那邊的,到現在沒有音訊。他老婆當天問我,我說你別著急,因為可能就是說沒有信號,還有就是說路途上,他路可能不熟,我就那樣安慰她了。今天我才聽說,說是李新還沒有跟家人聯繫。自從抓了桂民海、董廣平之後,我聽說道路可能是高度地嚴控。

滯留泰國的異議人士顏伯鈞也稱,因多名異議人士被中泰聯手抓捕並遣返,甚至是秘密綁架,現在泰國的異議人士處境非常艱難。近日,他們也遭遇了不明身份人士的嚴密跟蹤和監視,其中,還有人直接到他和於艷華的住處進行監視。他們懷疑這些人可能是中國或泰國的特務人員。

本台記者沒法聯繫上李新的妻子。撥打李新本人的電話,則一直只有語音自動留言。

李新曾是南方報業集團所屬的南都網的編輯,去年10月30日,李新經香港逃亡印度新德里,打算向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他向媒體透露,「選擇離開中國是不堪河南情報系統,長期利用他在媒體工作的背景,搜集南都、廣州、河南家鄉NGO組織的資料,甚至前往香港搜集活躍人士的資料,不堪長期忍受充當國安人員的線人,過著人格分裂的生活」。

去年12月3日,他的妻子帶著不足兩歲的孩子試圖經香港出境時,在深圳口岸被邊檢人員阻止。當局稱,「接到廣東國保通,限制其出境」。

2016年1月8日,不明身份的人對異議人士在泰國的住處進行監視的監控截圖。(圖片來源:顏伯鈞提供)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116/677515.html